觀點

蔡子強

筆陣

下一篇

筆陣:早在衝擊前 立法會已是被體制暴力夷平的廢墟 /文:蔡子強

【明報文章】若要100萬、200萬人上街才可叫停政府一項立法或政策,那麼我們的政府顯然已病了。若年輕人要通過衝擊和佔領立法會才可讓主流社會察覺到他們的不滿、沮喪和絕望,那麼我們的政治制度、選舉制度亦已病了。若付出了3條人命,社會仍然可以視若無睹,當作無事發生,「重新出發」的話,那麼整個香港也都病了。我不贊成衝擊/佔領/破壞立法會,但我卻希望當權者想想,單是譴責,但我們的體制卻依然封閉,不能反映和疏導民意,只能招惹和集結負能量,不能讓年輕人把他們的青春轉化成改變政府、改變社會的正能量,那麼儘管譴責有幾強烈,又會否是正本清源之道呢?或許在年輕人心目中,早在他們衝擊前,立法會已是一片被體制暴力夷平的廢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