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曉華
上一篇

陳曉華:優化通識 必須釐清課程內容要求

【明報文章】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出台,作為前線通識老師,筆者喜見專責小組聆聽業界聲音,採納建議維持通識科必修必考,肯定通識科對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明辨思維、公民意識及共通能力的重要。然而諮詢文件一出台,梁美芬等9名建制派議員隨即發起聯署,對專責小組建議表示極度失望,更指通識課程內容鬆散,欠缺規管,令老師有機會在課堂上宣揚偏頗的主張。通識科實行10年,建制派議員一直惡意攻擊本科,同工一直積極於報章寫文向公眾解釋通識課程考評,但建制派議員無視這些聲音,堅持自己的偏見。對此,筆者表示極度遺憾。

誠然現時通識課程以議題為本,課程文件只有探究問題,沒清楚列明課程內容及主要概念,亦不設建議教科書,老師有很大空間自選議題,自編教材教學,但這不代表老師有空間宣揚偏頗的主張。眾所周知,多角度思考是通識老師的「緊箍咒」,公開試大部分試題都要求學生展示多角度思考;要求表達立場的題目,學生必須就正反論點作平衡討論,才能取得一半以上的分數。老師需就學生公開試成績有所交代,很難向學生灌輸偏頗的主張,希望建制派議員認清事實。

不列明概念及知識 引起很大問題

開科之時,通識課程文件只列明探究問題,不列明主要概念及知識內容,相信是為了讓老師有最大空間設計校本課程,讓學生有空間建構知識,避免學生死記硬背應付考試。初衷雖好,但10年的課程及考評實踐經驗證明,完全不列明主要概念及知識內容亦引起很大問題。最大問題並非建制派議員所指的老師可宣揚偏頗主張,而是課程及考評的連繫。

課程文件沒有概念知識範圍,考評局便有極大空間選取議題及概念出題。什麼議題是課程範圍內,什麼不是,很難建立共識。例如文憑試2012年的政黨政治、2013年的拉布,及今年的行政長官政黨背景,是否課程範圍,極具爭議。考評局認為這些議題都屬課程範圍,因為單元二主題二「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有探究問題關於政府對不同群體的訴求的回應,及其回應對香港管治的影響。說明部分寫明不同群體包括參政團體,因此一切與政黨、管治有關的議題都屬課程範圍。然而要理解政黨、拉布及行政長官政黨背景對管治的影響,學生需對立法會組成等政治制度有一定認識,但現時課程文件沒有政治制度相關的探究問題。當然,考評局仍可自圓其說,課程文件說明部分包括政府制度化的回應,政治制度當然屬課程範圍。課程內容籠統至此,有什麼議題不在課程範圍內?

師生為考試要「大包圍」 減學生思考空間

筆者剛投入教學生涯時,學校提供的教材不包括政黨政治及政治制度。現時相信很多學校都教,不是因為老師對課程有更深入認識,只是因為大家都知道考評局會考,這便是「考試倒流」。通識課程不寫明概念及知識內容,師生為應付考試要「大包圍」。公開試題目累積愈多,老師要教的議題亦愈來愈多,教學時間愈來愈緊絀,課堂容許學生思考的空間亦愈來愈小。

當然,考評局亦可說這是老師誤解課程、不掌握考評要求所致。通識課程從不要求老師教授所有議題,考評旨在考核學生理解、運用資料及概念的能力。考試亦不要求學生有專科知識;學生答題需要的知識,卷一資料題都有提供。

話雖如此,某些議題學生若缺乏背景知識,在短時間內很難理解資料作答,政黨政治、拉布等便屬此類。每年通識科公開考試簡報會,講者都會講解每條題目考核的相關概念,然後不經意帶過一句:「相信這些概念老師與學生作議題探究時都已涉獵。」彷彿老師沒有教過課程文件沒有清楚寫明的知識概念,就是老師的問題。這便是為什麼老師不得不「大包圍」,學生為什麼忙於「貼題」。

筆者無意藉以上討論指摘考評局以政治議題出題,或提倡通識科該去政治化云云。筆者希望指出,現時公開試離不開傳統的紙筆考試,在通識科必修必考的前提下,通識課程必須釐清考核的知識概念。至於如何修訂課程文件、如何修訂考卷設計,才能平衡建立校本課程所需的彈性及公開試標準化的要求,則是課程發展議會和考評局的共同艱巨任務。筆者希望兩個組織能通力合作,優化通識課程考評,更希望建制派議員能認清事實,停止攻擊通識科。

作者是通識教師

[陳曉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