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曦彤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曦彤:通識下一個10年:論課程減量分流方向

【明報文章】隨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公布諮詢文件,新高中四大核心科目的必修必考地位得以保留,但需「減量」及「分流」,以騰出課時空間。通識科貴為多年「風頭躉」,已被建議把校本評核轉為選修。筆者認為此舉實際作用不大,因放棄校本評核換來的代價(最多等級4)高昂,棄修人數成疑。要精準開刀,必須針對現時臃腫的課程內容精簡重組,在不違背其初心下,予前線更具體精準的方向規劃教學。

具體化內容 以堵塞課程漏洞

通識課程之所以臃腫,主因是課時安排混亂。現時通識科250小時課時分配建議,並不合理明確。以校本評核為例,佔高於三成課時的比例並不實際(文憑試佔分就只有兩成)。而剩餘六成多課時的分佈,則未有建議分配方法。如此模稜兩可的指引,間接造成課時錯配,師生難以掌握通識課堂節奏,出現過多資料輸入或探究面向,導致「教唔切」而補課,最終構成壓力。通識應參考數學科為每學習單位設課時,透過各專業團體統計業界任教每議題所用課時,加入各議題建議課時長度,切合現時減量的要求。即使礙於校本差異不能太準確,也應詳細羅列課時範圍及具體教學目標。

課程臃腫另一原因,亦源於官方指引過於空泛而失去應有作用。首當其衝是各單元內,用作引導課堂討論及定義探究深廣度的「探討問題」。10年下來,通識科已累積了更具體、更有層次的探究框架。課程發展議會應更具勇氣承擔,縮窄探討問題及公開試試卷題目的差距,讓師生更容易感受到課程及評估間的聯繫。同樣情况,亦適用於校本評核。為避免學校在時間或人手上編排不當,增加師生壓力,各專業團體亦可就其開展時間及長度向前線作資料收集及倡議。在校本評核新模式實施多年後,更精簡具體及一致可行的操作方式,相信已具備條件成為課程一部分。

建立新架構 以規範課程內容

但上述做法只能修正現有課程漏洞;要達至大幅度減量效果,則必須反過來豐富課程,以達拆牆鬆綁之效。當務之急,是具體說明通識科六大單元之間的關係。筆者倡議把「自我與個人成長」單元分別融入「社會與文化」的香港、中國及全球等地理單元,並把「科學、科技與環境」下的兩大單元定位為輔助範圍。在規劃課程時,各校應先辨識議題所屬地理單元及其脈絡知識,並突出議題相關科學科技內容,最後以個人成長探討問題作結。在減量角度,這架構可以教學程序理順各單元,節省教學上獨立教授非地理單元的課時。在分流角度,課程可把跨地理單元的議題列入延伸範圍(例如人大釋法、一帶一路、金融危機等),容讓教學期望較低的師生可免修相關內容,照顧學習多樣性。

精簡單元架構後,下一步便須防止個別單元過度擴張。筆者倡議通識科需發展「概念為本」課程,抽取課程內的核心概念扣連議題及單元,並以某議題所能涵蓋的核心概念數量,作為應否把其帶入課堂的準則。 以「可持續發展」這核心概念為例,「動態平衡」及「跨代公平」則為輔助概念,「保育」、「荒漠化」、「生物多樣性」等則為相關概念。如果在上述單元架構下,把這些原已包括在課程指引的概念重整為金字塔架構,並用之選取議題,單元的擴展便必然受限於其概念數量。當其概念已被所教議題充分涵蓋,學校課程便沒有必要探究與此相關的議題,為單元範圍及議題數量設限,達至減量之效。

當單元受規範,減量的最後一步便為定義議題。現時課程內各主題方向清晰,但主題以降內容卻缺乏細緻描述,以致前線教師不時出現混淆主題與議題,又或議題探究範圍過闊的情况。通識新課程內容宜提供介乎主題與議題之間的「課題」,如中國單元主題改革開放下,可包括人口政策、政治制度、環境保育等課題,並建議教師從各課題中選取新近相關的議題作課堂探究之用,以縮小探究範圍,避免議題探究異化為理論傳授甚至主題演講。

畢竟,若要堅持通識初心,無論是有涯隨無涯地追趕議題,抑或漫無目的地游走,都比不上有結構有方向的課程及教學來得有效。若上述建議能落實,通識科課程將會更清晰、精簡而靈活,為師生創造空間,透過受概念規範的跨單元議題認識世界,培養批判思考及價值觀,為通識科另一個10年奠下堅實基礎。

作者是通識教師

[陳曦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