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森
下一篇
上一篇

楊森﹕港人齊心 保護法制 邁向普選

【明報文章】本港經過連續兩個周日,即6月9和16日的大遊行,參與「反送中」惡法遊行示威的人數,由首周日的103萬增至次周日的200萬,其波瀾壯闊的情况,可謂盛况空前。本文想回顧這兩次大遊行,首先是論述港府反應,其次是關於本港公民社會。

為何港府要突然修例? 為何中央支持?

今次港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一般評論都指是中央政府的旨意。故特首林鄭月娥別無選擇,要直推修例至通過為止。不過早前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指出,是次修例並非中央政府指令,而是港府方面,即特首主動提出。問題是回歸了近22年,為何港府要突然就逃犯條例提出修訂呢?

根據現有逃犯引渡條例,其要旨是該條例是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林鄭月娥多次指出,這正正是條例的漏洞,更認為過去多屆政府採用鴕鳥政策,對問題視而不見,故她要補救此漏洞,以免本港成為「逃犯天堂」,這就是她修例的初心。另一個初心,是修例後可將在台灣犯罪而逃回本港的人引渡到台灣受審,為被害人主持公義。直至現時,林鄭仍堅持其初心是無錯的。筆者曾撰文指出,據筆者出任立法局議員時的法律本地化經驗,逃犯條例指明不適用中國其他地方,是刻意的安排,根本是因鑑於本港與內地法制不同而特別設置的防火牆。

另一問題是,若修例不是中央要求,為何中央又支持港府提出修例呢?其實本港回歸前和回歸後,中共中央對港政策的確出現很大改變。據了解,中共中央如朱鎔基於1998年任總理時,全力打擊貪污,已很想可將逃港的犯人引渡到內地受審。若林鄭月娥領導的政府可成功修例,自然會立下汗馬功勞。可是當港府提出修例草案後,經過20日匆匆諮詢,並定於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時,就引起連串大風暴,激起廣泛民憤,可見港府連番失誤。

港府嚴重低估港人對修例反應

首先,港府嚴重低估港人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反應。兩次連續的周日大遊行,參與人數由100萬增至200萬之多,可見港人對修例的強烈不滿。港府可能覺得修例只是法律條文的技術問題,既不是民生問題,又不是敏感的民主政改問題,照計不易觸動港人的神經和關注。可是港人深深體會到本港民主有限,但港人卻享有法治,而法治令港人享有自由、人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享有公平審判。事實上,本港市民戰前、戰後一代,深知中國內地在一黨專政下,人治當道,法庭只淪為政府施政的一部分,內地根本就無公平審判和人權、自由保障。當法治受破壞時,大部分港人都起來抗爭。在抗爭「送中」惡法期間,多人被捕,更有一名市民在抗議行動中犧牲了性命,令人痛心。

警方不應濫用暴力 和平示威不應定性暴動

第二項港府失誤,是警方向示威者濫用不合比例的暴力,及將和平示威定性為暴動。事件發生在6月12日,修訂草案於立法會恢復二讀前,早上就有大量市民從四方八面湧向立法會大樓,並包圍立法會,及佔據了金鐘一帶的馬路。當日下午3時許,大量示威者更湧向立法會示威區和大樓,繼而引起警民衝突,及警方對示威者採取不合比例的暴力行動。警方不單揮動警棍,毆打示威者,更發了逾150枚催淚彈,甚至用槍指向示威群眾,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令多人受傷。其後,警務處長盧偉聰宣稱當日出現暴動情况。林鄭月娥亦於當晚推出短片,形容金鐘一帶的情况「令人痛心」,指「這些破壞社會安寧、罔顧法紀的暴動行為」,是「任何文明、法治社會都不能容忍」。她更指這不是和平集會,而是「公然、有組織地發動暴動」,「不可能是愛護香港的行為」。從法律角度看,「暴動」除行動破壞公眾秩序外,還要引起社會恐慌,况且還要法庭判斷的。筆者認為警方不應對示威者濫用不合比例的暴力,林鄭更不應將6月12日的和平示威定性為暴動。大家不妨重溫特首於6月12日晚推出的講話短片,以求證一番。

林鄭剛愎自用 港府管治舉步維艱

第三項港府失誤,是林鄭月娥在處理逃犯條例修訂時所表現的剛愎自用,令港府日後管治舉步維艱。特首的舉措令港府失人和、欠民心和信任。6月18日下午,林鄭再次召開記者會,親自在傳媒面前向全港市民道歉。她說是「真誠的道歉」,對修例引起市民不安和社會分裂,認為自己要負大部分責任,但又不願問責下台。其實特首的所謂「真誠道歉」,可謂來得太少和太遲了(too little, too late),因在6月16日第二次周日大遊行時,晚上港府已透過政府發言人指出行政長官向市民致歉。筆者很詫異,林鄭向全港市民的道歉聲明,竟然不見特首本人現身於熒光幕,而要間接地透過政府發言人提出,委實令市民由衷地感覺到,特首的道歉是全無誠意,只是交功課而已。

更令市民不滿的是,林鄭的真誠道歉根本就無回應市民訴求,例如不改對遊行示威的「暴動」定性,不肯清楚說明撤回條例,只迂迴地重複指出港府無時間表提出恢復二讀,又不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用權力的問題,及更不願問責下台。在此,筆者真懷疑特首在大失民心、面向中共中央之情况下,如何可有效地管治本港下去。

普選目標非奪權 是改善管治根本法門

不過話說回來,筆者對本港公民社會是抱有希望的。首先,從今次修例事件可見,本土派和泛民彼此合作,維護法治,保人權和自由,手法上各師各法,互不作批評,於同一目標下共同努力,放下分歧。其次,市民廣泛參與維護法治,保人權、自由的運動,此起彼落,社會力量來自各方,包括中學生、家庭主婦、退休公務員和神職人員等,更一度有罷課、罷市和罷工等行動。

其三,策略多元而配合,有區域佔據,亦有零散游擊,很有動力地運作。不過零散游擊固然有其靈活性,但在缺乏「大台」的情况下,又難以作有效的行動協調,而與政府談判時亦面對一定的困難。

在本港爭取民主、維護法治和自由,是長期抗爭,亦是永恆的警惕。最後筆者想指出,已經多次更換特首,人選由商人、專業人士以至資深官員,但仍未能處理好本港管治問題。除了中共中央對一國兩制、本港高度自治多次干預,如多次釋法及中央駐港機構漸成另一個權力中心外,總的原因仍是特首及其行政機關根本就缺乏認受性和代表性,令殘缺不全的行政機關和不接軌的行政與立法關係難以有效運作。面對社會階層的矛盾,如貧富差距和貧窮每况愈下,以至土地分配等問題,均難以協調和作出有效平衡。市民亦沒有選擇政府及其政策的權利,而更重要的是特首及其行政機關根本不用問責。是次修例風暴,特首也不用問責下台,就可見一斑。故此,重啟政改、推行普選是不二法門。要指出的是,普選的目標不是奪權,而是改善本港管治的根本法門。

作者是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楊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