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美帝「以法制港」的新格局

【明報文章】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送中條例),來了一個大轉彎。特首在內外夾迫之下,宣布「暫緩」處理,但仍然無法平息市民的不滿。觀乎這場風波的原因,內部方面,是市民對過去幾年,政府種種倒行逆施的公共政策之總爆發。外部方面,就是美帝及西方國家步步進逼,藉着北京急欲在G20峰會促成美中元首會面的需要,藉香港的送中條例向北京施壓。當中,美帝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武器,就是在6月13日出籠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2019》草案(「草案」)。

這條草案的目的,是修訂《香港政策法》。現在出街的是參議院版本的草案。近日談得比較多的,是裏面有關香港立法會普選的部分。不過,草案還有待眾議院的修訂以及行政部門的進一步磋商,但早前眾議院院長也暗示,想草案盡快通過。就草案有關政治自由的部分,筆者有3個初步觀察。

美可用自訂準則 衡量港高度自治

其一,是草案開宗明義提到,香港日後若要繼續享有美帝的特殊待遇,必須要保持「足夠自治」(sufficiently autonomous)。查「足夠自治」一詞的來源,相信是來自最新一份、3月份公布的《香港政策法報告2019》。在這份報告之中,美帝以香港維持了「足夠的自治(雖然在減少之中)」(sufficient - although diminished - degree of autonomy),來形容香港過往一年自治狀况(而2018年美帝的《香港政策法報告》,就指香港的自治情况是more than sufficient,即是「比足夠更多」)。然而,「足夠自治」一詞,到底只是行政部門的用語,並非法律的要求。今次參議院的修訂,是將「足夠自治」的用語放在法律之中,明確要求美帝國務院在日後處理香港政策法時,需要審視香港有沒有足夠的自治。但「足夠自治」的定義呢?在這份草案之中,沒有提及。於是,假如此草案通過的話,美帝行政部門在詮釋香港自治方面,存有極大的彈性,可以用自身訂下的準則,來衡量香港的高度自治,為日後處理香港政策法,以至於報告,立下了審查的標準。

和平示威被定罪紀錄 不影響申請簽證

其二,是草案提到,任何人士若因為參與2014年傘運,又或者參與其他和平集會,而被捕及定罪的話,美帝領事館在審批其赴美申請簽證時,這些刑事紀錄將不被考慮。美帝會制定有關人士的名單,並且這份名單會給予其他民主國家。外界都知道,申請外國簽證例如美帝,都需要填寫大量個人資料,若有刑事紀錄的話,其申請會有極大的困難。如果這草案通過之後,和平參加示威而最後被定罪的青年,其刑事紀錄,不會影響申請赴美簽證,相信其他西方國家,亦會這樣做。

其三,是草案針對送中條例,做了兩個主要的反制。第一個反制,是在香港立法之後,美帝有需要檢討美港雙方的有關逃犯移交的雙邊協議,並且要加強協助美帝在港的國民等。更重要的是,在送中條例通過之後,總統需要擬定一份人員名單,包括負責執行送中條例的人士,以至負責將疑犯送交中國大陸的人士等等,對其進行簽證及資產制裁。這裏需要指出,從草案的字眼來看,這不止是針對負責送中條例的香港官員及相關議員,而是所有人士(person),沒有地域上的限制。換言之,若草案通過了,任何負責送中條例的官員、議員,以至支持者,以及在條例通過後將疑犯送交中國的相關官員及其他人士,都有機會列入名單,受到制裁。

23條立法與制裁掛鈎 港府更難提惡法

第二個反制,是把《基本法》第23條立法與香港政策法的制裁掛鈎。草案提到,一旦香港提出23條立法,總統就需要作出行動(take the actions)中止香港政策法內有關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條文,除非國務院認為這個立法沒有違反聯合聲明內的保障,以及香港人及外國居民的人權並沒有受到限制。眾所周知,北京一直強調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歷任的行政長官都有責任完成。但是,假如這一份草案獲得通過,行政長官在23條立法之時,就不能只看北京的旨意,因為一旦23條的立法違反了人權標準,美帝就會即時採取行動取消特殊待遇。換言之,23條立法已不止是香港的內部事務,也變成美帝的家事。香港的23條憲制責任直接衝撞政策法,特首該聽誰?

對泛民而言,這是一份遲來的支持。這顯示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帝的對港政策,不再停留在口水階段,而是會有實質的行動,保護公民抗命及和平示威的抗爭者,也有力地協助及推動香港的民主及人權。更重要的是,草案將23條立法與政策法制裁掛鈎的條文,有助日後23條立法不再完全受北京操控,意味着日後香港政府更難提出惡法,除非香港政府願意承受,因為23條立法而受到美帝取消特殊待遇的風險。

港府堅持不「撤回」 美議員有藉口制裁

對現政府而言,堅持不用「撤回」之字眼,留下了政府「翻閹」送中條例的可能。既然特首堅持不撤回,留下了尾巴,美帝參議院相關的人員制裁及資產制裁的部分也沒有可能被刪走。究竟香港政府有沒有想到,堅持不用「撤回」一詞,讓美帝議員有藉口利用此次修訂,以制裁的招數,對付處理送中條例的負責官員及其他人士呢?

長遠而言,這條法例是美帝利用國內法律,延長其法律控制,將香港納入美帝法律體系的政治行為,立下了中美港三角關係的新格局。

而且,條文內有關出口管制的制裁條文,亦相當辛辣。篇幅關係,下次有機會再談。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