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濼生
下一篇
上一篇

何濼生﹕期盼年輕人有世界公民的文化和胸襟

【明報文章】我明白今天的香港青年,對今天的中國多不認同。個人認為,這既可理解,亦不必大驚小怪。我本人對身分認同這課題從來不太在意,但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只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有世界公民的文化和胸襟。無論如何,狹隘的民族主義在歷史上衍生了無數悲劇。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對非我族類的歧視甚至敵視的情緒,舉世而言仍非常普遍。我樂見今天的年輕人關心政治和公義,但我衷心希望他們能虛心探討民主和公義的內涵。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