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瀾昌
下一篇
上一篇

劉瀾昌:台灣大選對大陸而言 最緊要是美會否放棄「一中」

【明報文章】台灣新一任總統大選明年1月決戰,可當下已經呈現白熱化狀態,藍營有郭台銘與韓國瑜之爭;綠營則是蔡英文不擇手段地迎接賴清德不守信用的挑戰;螳螂在前,還有黃雀在後,白色的柯文哲也不是沒有勝選的可能。戰局雖然混亂,但是筆者以為,對大陸來說,可以是「兩個可接受,三個不着緊」。最緊要的不是誰當選,而是美國是否會徹底放棄一個中國政策,從而導致台海地區出現無法控制的局面。

「兩個可接受」 「三個不着緊」

所謂「兩個可接受」,就是郭台銘和韓國瑜都可以接受,而且可能郭台銘最後出來選總統,韓國瑜留守高雄為最佳選擇。對於兩人在競選中提及兩岸關係是可能有違北京的一中原則的,北京也都不計較,也接受這是選舉語言,接受他們勝了再說的說法。總之,兩人中一人勝選,就可以給予蔡英文重槌打擊,使到「去中國化」的路線受到重挫,而至於郭韓兩人是否會回應習近平今年1月發出的「習五點」,則是以後的事情。

至於「三個不着緊」,自然首先是蔡英文繼續連任不着緊,即使賴清德上場也不着緊。現在,已經確定蔡英文繼續代表民進黨出戰。再就是,白色的柯文哲走上大位,也不着緊。客觀而言,人家勝了你又能怎樣?但是,第一,蔡英文已經證明她不可能做好,她背負兩大包袱,一是和大陸對抗的包袱,搞不好兩岸關係,使馬英九時代兩岸營造的和平發展局面被嚴重破壞,韓國瑜掀起的「韓流」說明島內的主流民意還是經濟民生為上,這也是蔡英文民意低迷的原因。二是廢核的包袱,不可能改變台灣缺電的瓶頸,而制約島內工業再起飛。就此,偏偏被藍營抓住,要求重啟核四。事實上,蔡英文對台灣主流選民的不可改變的烙印就是無法搞好經濟民生。所以,她只能求救美國,問題是,這樣將台灣更加推向危險的邊緣。

原來賴清德還有機會上場時,大陸也有學者認為他是否比蔡英文更加激進,其實決定權也在美國手上,美國讓他走多遠他才可以走多遠。而綠色執政,對於大陸的最大好處是可以進一步壓縮台獨的國際空間而顧慮少,陳水扁時代是這樣,蔡英文這3年多也是這樣,賴清德如果做得過分,還給了大陸武統的藉口。

美打台灣牌 蔡英文打美國牌

迹象顯示,當下蔡英文與特朗普政府頻拋媚眼,可以認為蔡英文仍是美方的最佳人選,偏偏蔡英文的支持度低谷徘徊,美國為了支持蔡英文,也只能在衝撞一中原則上做文章。事實上,剛剛在美國主導下台灣「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華府出這招既挑戰北京,也藉此拉抬蔡英文選情。之前,台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訪美會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創下1979年美台斷交後的首例;美眾議院5月7日通過《2019年台灣保證法》與「重新確認美國對台及對執行台灣關係法承諾」。美國這些動作基本已把台灣當成「準國家」,衝擊了一中原則。之後,美國為了保住蔡英文大位,是否會邀其到美國會演講、會見特朗普?不斷過台灣海峽的美艦,是否會停靠高雄基隆?這些看似不可能也或會出意外的疑問,無疑將絕對繃緊台海局勢觀察家們的神經。

日前,蔡英文打破30年慣例,在總統府接見大陸民運人士,包括多位在天安門事件中曾擔當重要角色者,如王丹、王軍濤等。她為什麼打破慣例?有評論家說,看來「民進黨和中共沒有歷史恩怨」這句話再沒有意義了,蔡英文為了連任保住大位,已經是不擇手段了。重要的是,這個動作,其實對習近平沒有意義,因為他與六四沒有一點關係,而他父親習仲勳當時還是溫和派,蔡英文這是做給老美看的,是要配合美國對華貿易戰以至整體戰略遏制。這,必然是北京最關注的,那就是未來美國對「一個中國原則」的衝擊將走到什麼地步。從這個意義而言,北京對這次台灣總統大選,關注美國的兩岸政策變化可能更重於關注誰是下一個台灣總統。

當下,美國在對華博弈中大打台灣牌,蔡英文則打美國牌保大位,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不過,美國到底會走多遠,還是有待觀察。特朗普在對華「極限施壓」中,鷹派幕僚、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頗為得意。博爾頓2018年曾計劃訪問台灣,但因特朗普政府當時忙於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晤,在朝鮮事務上有求於中國,故而這一計劃最後被迫取消。此次博爾頓在華盛頓秘密會晤到訪的李大維,實際上就是以踩「紅線」的方式向北京施壓。博爾頓擔任國安顧問前後,基本上都在推行自己的理念,包括宣揚中國軍事威脅論。最重要的是,博爾頓一直質疑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傾向於將台灣當做納入美國第一島鏈,在台灣駐軍,給予美軍在亞太部署的更大靈活性和機動性。蔡英文政府一方面公開宣傳維持兩岸現狀,現在又在行動上和博爾頓這樣的好戰人士保持熱絡,並將其視為台灣在「外交」上取得的成績,只會挑動兩岸神經,為台海局勢增加不穩因素。

特朗普目前為止非常謹慎

台獨必然導致戰爭。這,其實在台灣島內也形成了共識。美國也是有這方面的認知。美國熟知兩岸政策的包道格日前登門拜會高雄市長韓國瑜,包提醒台灣不要做一個「意外製造者」;韓國瑜則說他絕不會帶領2300萬人走向危險道路,台灣絕對不能當麻煩製造者。

包道格其後在接受媒體訪問還說,美國在處理台灣問題上有成功的40年的架構,當對此想進行某種調整,比如制定《台灣旅行法》、對台出售F-16戰機等,必須思考那會對那個架構產生什麼影響,是使之更穩定還是更不穩定?迄今為止,特朗普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做引發不穩的事情。特朗普到目前為止在台灣問題上非常謹慎,儘管他的屬下,像博爾頓等人想做的很多,但終究還是由特朗普決定怎麼做。

有趣的是,特朗普也對博爾頓微言,指其出錯誤主意。自然,台海的局勢與中美博弈的大局緊密相連,事態仍然在發展中,我們只能密切注視。而相互作用的變數實在太多,只是相信,一個不穩定的台海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這在九六台海危機和陳水扁做麻煩製造者時代已經證明。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台大選『兩個都可以』『三個不着緊』背後」)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瀾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