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振球
下一篇
上一篇

黃振球:與其惡意批評大灣區 不如積極參與

【明報文章】上世紀60年代初至90年代,香港經濟騰飛,躋身「亞洲四小龍」。近年屢傳本地經濟增長落後新加坡、上海甚至深圳,港人心裏滋味委實不好受。

但當前香港正面對一個全新「物種」:面積5.6萬平方公里,人口達7000萬,經濟總量達10萬億港元的粵港澳大灣區。有人詮釋此為千載難逢的蘇州艇,同時亦有人形容為撞冰山的鐵達尼號。

布幕打開,香港正在上演莎翁名劇《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場,王子在念的一句:生存還是毁滅,哪一種更高貴?

創科龍頭 爭先恐後

這個旣是對手亦是朋友的大灣區,無可否認將會是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在國家整體發展大局中具特殊重要戰略地位。雖然它土地面積僅佔全國1%左右,人口卻超越意大利甚至英國,經濟總產值足以媲美澳洲甚或南韓。

大灣區包括香港、澳門,及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以下稱「珠三角九市」)。這個兩區九市「2+9」格局,透視一隊「大灣區足球隊」隱隱然誕生。當中港、澳、穗、深定位為四大中心城市,成為大灣區內的四輪驅動經濟引擎,擺出進取的「334」陣式。

近月有關大灣區的建構,特別是香港角色及定位爭論不休。談論建構大灣區,就離不開經濟利益、政治立場:「藍絲」立場的就話香港未來機遇處處,想窮都難;「黃絲」則批評香港「被規劃」,得番「1.5」制。真正作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考量的深度論述,卻是鳳毛麟角!

其實大灣區內有兩種政治制度、3個獨立關稅區、3種貨幣、3個司法管轄區、4個中心城市、11個行政轄區。面對這樣一個複雜城市群的格局,中央與地方政府都必須有全盤計劃,採取戰略部署,協調好區內公共政策包括人才配置、產業分工、基礎建設、制度兼容、生產要素流通、環境保護、空間佈局等,以實現規劃綱要提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完善區域協同」的創新發展模式。這就突顯各地政府協調公共政策的重要!

試以創科為例,微如區內電話漫遊費價格,細至各地對科研項目的補貼資助,大若各具特色的智慧城市定位。不難理解大灣區需建立一個高層次的科技評議會,為兩區九市的領導在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政策創新元素如何能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舉措出謀獻策。

然而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世界,只有回到科學、服膺於事實,才可避免互不相讓的政治偏執。世上亦唯有物理定律不受輿論擺佈,所以公共政策制訂必須尊重科學、重視客觀標準、相信事實與證據。科技發展一日千里,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所以公共政策的選項和決定可謂環環相扣。况且科技永遠走在政策前頭是不爭事實,公共政策制訂唯有與前沿科學緊靠在一起。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2009年英國劍橋大學建立了科學與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Science and Policy, CSaP),旨在把學界與政界對接,打開直接溝通管道,建立互信機制,最終達到完善公共政策的整個生態環境:從理念設計到選項決定,至落實執行以惠民。

輾轉10年間,CSaP為英倫三島以至歐盟政府300多名官員與1400名專家學者做紅娘,總計有超過7800場一對一的深度會談,覆蓋公共政策範圍包羅萬有,從環保、教育、居住、醫療、交通、創科、公共衛生、安全防範以至智慧城市,可謂應有盡有,而且大受好評。結果影響了倫敦希斯路機場建設第三跑道、大曼徹斯特城公共服務改革、英國政府對基因組醫學研究的優次等,比比皆是。

埋首近兩年,劍橋大學快將公布與本地一所大學合作,期望把這個CSaP模式移植到香港,共同成立首個在劍橋以外的中心。將來被挑選的港府高級官員除了獲得CSaP政策院士銜(Policy Fellows),並有跟逾2000名本地科大與英國劍大的專家學者在政策制訂過程作深入交流的機會。借鑑在歐盟格局下英國政府的經驗,相信未來港府在政策制訂會更貼地,推行會更有效。若CSaP模式真的能在港帶來顯著效果的話,推廣至整個大灣區將更有意義。

過去港英政府管治沿襲殖民地傳統,以文官體制為主,回歸後仍舊奉為圭臬。這種通才制度,在21世紀、科技一日千里的年代就顯現力所不及之處。在未來大灣區的發展戰略與區域協同,這些複雜及跨域政策問題若沒有妥善處理,將會被放大至成為主要障礙。

國際品牌 香港打造

規劃綱要給香港的定位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國際航空樞紐地位;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

香港擁有全中國最高度國際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深受國際社會廣泛認同。更值得一提的是,有別於澳門,香港是中國唯一行使普通法的特別行政區。香港境內信息流通自由,更具有先進的會計核數體制、國際認受的行業標準、嚴謹的個人私隱和知識產權保障等,在一國兩制優勢下,最能協助國家實現大灣區經濟發展的國策。香港的專業認證制度就可以發揮作用,特別是透過香港引領國際化的傳統優勢,然後因應本土特色轉化出最佳效果。香港與國際接軌的專業認證制度就是其中表表者。

華盛頓協議(Washington Accord)是國際工程師互認體系中最具權威、國際化程度最高的協議,主要針對本科工程學歴。正式成員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愛爾蘭、香港、日本、南非,及2016年才獲加入的中國大陸。2013年香港工程師學會破天荒地跨境為澳門大學作專業評審,自此澳大學歷獲得國際認受。澳大工程系畢業生資歷可以申請成為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員,通過專業評估,有機會成為註冊專業工程師。事實證明,並沒有太多澳門工程師在港執業,但香港專業工程師註冊制度儼然為澳門工程人才質量把關。放眼未來,香港在專業認證及嚴謹註冊制度方面,可為大灣區作領航員。

與其惡意批評,不如積極參與。香港品牌,對外不單有國際聲譽,國內更是質素保證。若區域融合加強、資格互認,各行各業人士通過磨合之後,或出現兩個可能:一個結果是香港取回主導權,影響及引領大灣區公共政策、金融資本、信息、數據、技術標準,擔任正前鋒,重拾射門入球者的角色;另一個結果是正面積極的人返回內地,負面消極的人留在香港,那對香港是一個悲劇!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To Be or Not To Be——That's the Question?」)

作者是上海大學智慧城市研究院客席教授、劍橋大學科學與政策中心院士

[黃振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