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森
下一篇
上一篇

楊森:港府懸崖勒馬 莫強行修逃犯例

【明報文章】近月《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引起本港滿城風雨。早前13萬市民參與「反送中惡法」遊行,而經過兩個星期,該法案委員會在混亂情况下,仍未能選出委會主席。本文想從兩方面提出一些評論:一方面是如何看待和評估政府提出的條例修訂;另方面是如何處理此條例修訂。

首先,如何看待和評估此條例修訂?根據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在立法會答問大會的講法,當年逃犯條例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並非刻意而為,亦非憂慮內地法制,甚至是內地擔心影響香港移交,「全部都是廢話」(引《明報》所載,5月10日〈林鄭:逃犯例刻意避內地是廢話 胡志偉批破壞更甚梁振英 台:縱修例也不同意移交〉)。另邊廂,政務司長張建宗在網誌又指出,當年訂立逃犯條例,目的是將港英年代沿用的法例本地化,令香港回歸後有本地法例作移交逃犯安排;由於當時安排不包括中國,條例本地化時無處理地理限制,並非刻意不與內地設立移交逃犯安排。他更指出,很多人對條例修訂不滿,是出於誤解,而政府提出修例建議是無隱藏議程的。

以上兩名主要政府官員的講法,筆者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所指的「廢話」並非廢話;而對政務司長張建宗所說的,筆者認為政府修例是有議程在內,並非單是本地立法的問題。

逃犯條例經中英聯絡小組討論和同意

筆者自1991年出任立法局議員(回歸後稱立法會),直至2008年從立法會退下來,故一直密切關注中英談判和回歸前的本地立法工作。逃犯條例是經中英聯絡小組討論和同意的。當時立法局於回歸前一年,即1996年11月20日成立「逃犯條例草案委員會」審議條例草案,及後經立法局辯論後通過。條例於1997年3月27日刊憲,條文是包括「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

大家試想想逃犯條例的條文寫法,是經中英聯絡小組討論和通過的。若無中方代表的同意,該條文根本無法通過,及後更不會在回歸前於立法局通過後刊憲生效。再者,中方代表的意向,又豈不受命於中方當時的領導人鄧小平呢?無鄧小平的授意和認可,中英談判的進展會是寸步不行,甚至舉步維艱。

當年鄧小平在香港前途談判,往往是一錘定音的。相信大家猶記得兩件事:一是中英談判期間,本港有論者提出要有港人參與談判,被鄧小平斥為「三腳凳」,認為是不可行,中方是不會接受的;二是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於中英談判訪華期間,中英聯絡小組談到解放軍駐港問題,當時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耿飈指出,中方可考慮不在港駐軍,即被鄧小平怒罵為胡說八道,認為耿飈無資格就此發言,因駐軍是主權的象徵。

中方關注法律差異 以配合一國兩制

回看歷史,鄧小平當時提出一國兩制,關注的是平穩過渡。當時中方溝通之門是廣開的。筆者當時參與論政團體的工作,也有多次機會與官員接觸,表達港人關注的議題。所以,有報章報道了中英談判期間英方的解密檔案,提到中英聯絡小組,討論到逃犯條例時,中方代表是關注內地與本港法制的差異,故同意了逃犯條例的條文寫明是「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目的是避免港人的恐慌和國際的關注。中方代表願意接受該逃犯條例條文的寫法,和接受內地與本港法例差異的關注,正回應了鄧小平對中英談判問題的處理手法和策略。一國兩制的安排,寫於《中英聯合聲明》,其後更成為《基本法》的依據,就是考慮到本港與內地的差異。當時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50年不變,本意是將本港之一國兩制模式,作為澳門的「澳人治澳」和台灣的「台人治台」的依據。可惜本港一國兩制的模式發展,經本港回歸22年後,其模式已變樣了,甚至有走向「一國一制」的趨勢,每况愈下。

以上的討論回應了兩名特區高層官員的言論。特首林鄭月娥將那些反對意見視為「廢話」,筆者認為並非廢話。中英談判期間,討論逃犯條例時,中方代表是關注了內地與本港法律的差異,以配合鄧小平當時提出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主意,甚至想藉此對澳門和台灣產生模範的作用。坦白說,這亦是筆者支持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初衷。

刪「不適用中國其他地方」 違條例初衷

此外,政府是次修例,是否如政務司長張建宗所言是「無隱藏議程」,只想解決兩個問題—— 一是解決早前港人涉嫌在台犯案的個案,二是要補逃犯條例的漏洞,並無其他原因?筆者亦不同意他的公開表白。因為筆者認為逃犯條例並無漏洞,其條文的寫法正正是關注了內地與本港的法律差異。反而現時政府提出的修例,正是在條例上開了一個缺口,破壞本港法制,因政府的建議是刪除「不適用於中國其他地方」的條文,實在地違反了當年通過逃犯條例的初衷,於是就出現所謂將逃犯「送中」的問題。這是筆者反對的原因。

事實上,中共中央所指的依法治國,所依的仍是人治制度而非法治制度。內地既缺乏人權、自由的保障,司法程序和法庭亦非獨立於行政機關運作。中國雖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多年,但至今國務院仍未向人大常委會報請及批准,故很難期望會有公平審判。

政府要撤回草案 「港人港審」可考慮

怎樣處理草案審議的亂局呢?首先,筆者反對曾鈺成兄「將條例草案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的建議。這是破壞立法會運作機制,立壞先例,且後患無窮。由他提出令人失望,而筆者估計港人會強烈反對。現時要議員們冷靜處理草案,唯一辦法是政府撤回草案。涉嫌在台犯罪的港人,已因其他罪行入獄,或於本年10月出獄。因此政府的確無迫切理由,一定要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通過條例草案。二是各派議員應協商,解決審議工作,以盡本分。三、筆者認為法律學者、基本法委員會成員陳弘毅教授提出的「港人港審」,是可考慮的。

作者是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楊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