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陸頌雄
下一篇
上一篇

陸頌雄:放一着退一步 能心安嗎?

【明報文章】昨日一早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再一次遭反對派阻撓,石禮謙再一次宣布休會。立法會鬧劇持續,愈來愈多聲音表示希望立法會回歸理性,如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認為兩派應「坐低傾傾」尋求共識。前主席的建議意願雖好,但筆者實在不敢太天真太樂觀,因為「傾」是在雙方都有誠意和基本信任才有基礎的。而今次反對派由拖延主席選舉程序、自行召開非法會議自立主席,到暴力衝擊及阻撓石禮謙主持的合法會議,明眼人都看得出反對派有多大誠意去「傾」,還是非拉倒逃犯條例修訂不可。反對派不惜破壞議會傳統,將矛盾推到極至,但昨日又一次暴力阻停會議後,涂謹申接受訪問時卻建議舉行政府、民主派及建制派議員三方政治協商,化解緊張氣氛。「撩完人打交,之後又做和事老,神又係你,鬼又係你」,令人嘆為觀止。

反對派是真心想「傾」還是做「政治騷」?

筆者認為「傾」固然是好,我們建制派亦歡迎理性討論,使立法會早日回歸正常秩序,但前提是要「有得傾」。反對派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目標就是「撤回」,但反對派昨日卻呼籲多方商討,這到底是真心想「傾」,還是做「政治騷」以討論為名,繼續升溫為實?七一來個大遊行,本立法年度修法不成,暑假後復會逼近區議會選舉,為選舉創造最熾熱的政治氣氛。若是政府「跪低」,到時就是成功爭取撤回草案,民氣大增;若是游說不果,到時又有道德高地,振振有辭地罵政府強推惡法。一個政治操作便使自己立於道德不敗之地,涂謹申不愧是本會最資深的議員。退一萬步,即使反對派是真心想「傾」,反對派能否達成共識派出有代表性的人選,能為整個反對派作主的人出來商談呢?反對派在逃犯條例修訂上有沒有一個統一立場或底線呢?按以往經驗,反對派連陣營內都難以統一方向,激進派又會倒逼溫和派,如何與多方協商呢?說得好聽就是鏡花水月,難聽一點就是騙人騙自己。

面對如斯亂象,政府應否暫時停一停,甚至撤回修例呢?筆者認為不應該,逃犯條例的漏洞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修訂條例堵塞漏洞關乎維護公義,正當性和必要性無可置疑。擺在眼前的現實問題,更不應因反對派危言聳聽和政治流氓的手法就半途而廢。這不單可能令香港有成為「逃犯天堂」的危機,政府無原則的退讓不單嚴重打擊管治威信,也是變相鼓勵反對派這種政治流氓的激進手法,開了一個極壞先例。下次面對同樣具爭議的議題,反對派「食髓知味」,定必後患無窮。

法例細節有不少可議之處,包括移交逃犯的門檻、如何確保逃犯得到公平審訊、進一步加強本地法庭把關角色等。但這都需要正常的程序審議深入討論,這才是最能符合市民對立法會和議員的期望。文明議會是香港的成功基石,我們要向流氓政治說不,這是我們應堅守的原則。最後,我引用黃宏發常引用出自鄭板橋的一句作結:「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着,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作為一般人的安身立命之道未嘗不好,但作為從政者,面對原則,糊糊塗塗地「放一着,退一步」,是負責任、有承擔嗎?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工聯會立法會議員

[陸頌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