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杞浚
下一篇
上一篇

歐陽杞浚:電子道路收費做法正確 但未必成功

【明報文章】自年初起,《明報》時有報道中環核心區的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下稱「電子道路收費」)。 事實上,政府在30多年前已開始研究相關計劃,目的是要紓緩交通擠塞。這項計劃是政府推動智慧城市發展的一部分,也配合近期中環灣仔繞道通車。我認為推行這項計劃做法正確,但除非政府改變接觸市民的策略,否則計劃最終可能會如三隧分流的「隧道費調整方案」一樣,注定失敗。

思匯政策研究所最近就此計劃諮詢本地交通專家,發現各方的觀點一致:電子道路收費作為政府紓緩交通擠塞的相應措施,做法正確,但政策定位卻做得非常差勁,引致不少立法會議員和公衆都表明反對。

兩個定位問題

現時的定位至少有兩個問題。第一,電子道路收費似乎被定位為零碎的倡議,而非一項貫徹而且有利本地乘客的交通政策。在此定位下,電子道路收費只被視為一項懲罰司機,卻沒有為社會帶來具體好處的政策——對大衆而言,紓緩道路擠塞是唯一好處,但該好處卻難以計量。

這就帶出第二個問題:政府沒有提出充分理據闡述在電子道路收費下誰會得益,及具體為他們帶來什麼好處。現時公共交通工具佔整體交通行程的90%,換句話說,這批非乘搭私家車的市民將會是受益的一群。假若將電子道路收費所得的收入用之於公共交通服務(例如提供更多路線選擇或增加班次)和改善基建(例如翻新破舊不堪的公共運輸總站或發展智慧城市的相關科技),使好處變得更加實在,相信會較容易獲得區議會和立法會議員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有運輸專家認為政府缺乏電子道路收費的推動者,去糾正目前道路交通政策的不足,特別在道路空間逐漸減少下,更加要分配好使用道路的優先次序。相反,在倫敦或新加坡等城市,政府高級官員往往倡導整體政策願景,並能夠向公眾解釋特定公共政策如何配合整體的政策目標。除非我們能克服以上問題,否則電子道路收費將會遭遇與「隧道費調整方案」的相同命運。

作者是思匯政策研究所主席

[歐陽杞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