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熊永達
下一篇
上一篇

熊永達:推電子道路收費 不能墨守成規

【明報文章】政府現正展開在中區實施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的諮詢。2019年3月已向中西區區議會呈交文件,要求區議會討論,區議會排期至5月16日才列入議程討論。

和上次政府試圖推行三隧分流方案一樣,政府在處理這有爭議的建議,採取的手法毫無進步。似乎今次負責的官員,只有運輸署,連運房局官員都未見露面。和上次三隧分流由特首林鄭月娥帶領,規格上已經低了一節。除非在未來數月政府有一些思維上的突破,否則電子道路收費將會和三隧分流的建議有相同命運,遭遇滑鐵爐。筆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厭其煩向政府提出以下意見,希望會有奇蹟出現,讓電子道路收費計劃起死回生。

運輸署給區議會的文件是十分傳統的官樣文章,交代電子道路收費是要紓緩現時中環交通擠塞(現時交通流速比步行還要慢);強調收費是其他世界城市解決交通擠塞的萬應靈丹,在中環的試驗計劃,目標是減少15%車輛進入中環,那麼每名市民就可以省回幾分鐘的出行時間;然後解釋收費的車種和包括的範圍,更強調收費用的系統是智慧城市的一個重要單元。

可以推斷,市民和區議員看了文件後,即時的反應是:政府為什麼要苛捐雜稅?有其他不收稅而可解決交通擠塞的措施嗎?他們大多認為中環塞車,主要是有許多違泊車阻塞交通,尤其是很多「老細車」,霸佔了路旁起碼一條行車線;警方勤力執法,就可解決問題。情感上,許多市民就算不是車主,也對政府增加收稅反感。由於這個反感,就必然會問:有其他方法嗎?

冀政府紆尊降貴 給市民自決空間

政府要推動一項市民反感的政策,必須採取和現時不一樣的處理手法。可能政府高層的思維,首先必須有所改變。政府往往給市民一個印象,就是政府堅持的建議是最好的;民間說些什麼,都只是說三道四,根本全不可取。市民或議員要麼就接受政府的一套,要麼就什麼都沒有!

我期望政府可紆尊降貴,把對市民有好處的措施,給市民有主人翁的自決空間。事實上,要市民接受政府的措施,必須給市民充分時間和充分空間討論,才可能產生自決的效果。否則就算政府能強硬推動措施落實,市民的反感,仍會揮之不去,對政府是得不償失的。

因此,我建議吸收三隧分流的經驗,不要匆匆要求議員表態,數夠票數就算了;而是要在民間,細水長流地解說,讓市民理解推動電子道路收費的好處。

講到好處,似乎文件輕輕帶過,只提出市民會省回幾分鐘的行程時間,又會減少一些廢氣排放。這區區幾分鐘,或以百噸計的廢氣,市民是毫無感覺的;就算得益,都不會主動支持。但只要觸及收費,住在中西區的車主必然群起反對。什麼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為公眾利益,統統都是廢話——就連聲稱環保人士的車主,都一樣!

理論上香港有九成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擁有車的人不到一成。如果針對一成人,繳多一點費用,讓九成人得益,在民主的社會,讓全民投票的話,結果已經寫在牆上。事實上,瑞典斯德哥爾摩政府是讓全民投票通過實施電子道路收費計劃的,實施試驗以後,當地市民得益,不願取消,要求持續執行。

我建議政府必須讓市民感受到好處,只是字面上的幾分鐘或幾百噸的廢氣,是打動不了市民的。既然政府承諾收到的擠塞費不會送去庫房,而是會回饋市民,用於提升公共交通服務,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增加市民使用公共交通的補貼,進出中環,讓市民對政府鼓勵私家車使用者利用公共交通的意圖更明確。

政府更可進一步邀請市民提供意見,如何有效運用徵收到的擠塞費。這樣可以把如何徵收擠塞費的討論焦點,擴展到如何有效分享擠塞費。收費愈多,市民得益愈大。討論以後再進行大規模的民意調查,作為實施的基礎。

最近英國一班年輕人發起了一項「拒絕滅絕」抗議行動,帶頭的是幾名還不到20歲的年輕女士。他們的發言激動人心,他們在倫敦佔領繁忙路面,許多人和警方合作,自願給警方逮捕。他們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堅守崗位,迫使國會通過「氣候危機」的議案,令人動容。

這個例子說明,推動有爭議的政策,要有一個能說服市民的倡導者。現時推動電子道路收費的官員,完全沒有一個是市民認識的人,好像沒有一個官員願意公開向市民倡導這項有爭議的計劃。

應委任具公信力人士作倡導者

我建議就算政府自知無能為力,但仍然有心推動電子道路收費的話,就應該委任一名有公信力的人士作為倡導者;或退而求其次,也可成立一個專家組,讓專家組展開民間討論,向特首和議員們提供專家報告,集合市民智慧,讓市民自主,決定電子道路收費安排。

若政府墨守成規、一成不變,用所謂持之以恆的方法推動電子道路收費,相信失敗就難以避免。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如何能讓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起死回生?」)

作者是香港運輸研究學會資深會員

[熊永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