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蔡熾昌
下一篇
上一篇

蔡熾昌﹕修逃犯例的5個「為什麼」

【明報文章】洪錦鉉先生5月8日《明報》觀點版鴻文〈修訂逃犯條例 因選舉被政治化〉有如下論述:

「今年11月24日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各黨各派已摩拳擦掌部署選舉……建制派……無論貼身服務居民還是為民爭取地區權益……都比反對派更勤力和積極……反對派為填補在服務上的缺失,每逢選舉前就會尋求『政治議題』,包括將一些議題政治化。操作政治議題,最常見的手法是負面宣傳,千方百計扭曲某一議題,擴大其負面的影響面,引起大眾不安……最近趨勢來看,反對派似乎已找到突破口:政治化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而且全力發起猛烈進攻。」

洪先生為政府背書的手法高明,遠勝湯大狀「沒說服力的民意是不具代表性的」妙論。相信有人同意作者的看法,認為反對派為私利搞事,不應支持,因而把《逃犯條例》置諸腦後。不過相信明報的讀者是不會因此而轉移視線的。

當然,作者的揣測也許有他的道理,筆者無意否定。誰能了解有關人士內心深處的想法?而且古今中外,從政者借題發揮是常態,並無不妥。重要的是,所借之題是否為了公眾利益?

政府可以向市民解釋嗎?

判斷這個重要的議題,是否應該深入了解它的內涵,明白它對香港的影響,提出相關的問題,而非單憑揣測而對事情漠不關心呢?例如,下列的「為什麼」,政府可以向市民解釋嗎?

(1)政府對一年前在台灣受害女士的家人的同情是對的,應該支持;可是為什麼蹉跎時日到今年才處理呢?既然有快速的方法可對受害者家人提供協助,為什麼要把它與複雜的逃犯條例綑綁在一起?

(2)為什麼修訂這麼重要的條例,諮詢期只有20天,而對市民的反對聲音卻以「不明白條例內容」作回應?

(3)為什麼建制派——包括一些一向支持政府的商界、傳媒和法律學者——都出現反對聲音?

(4)為什麼特首5月7日早上還說願意聆聽意見,下午律政司長和保安局長便開記者會否定所有外界建議?

(5)為什麼政府對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提出的意見置若罔聞?立法會法律顧問提出的25個問題(包括是否改變當年立法原意)似乎遲遲未見回覆,為什麼?

最近在YouTube看了一套歷史劇《大秦帝國》,是講秦孝公與衛鞅(後被封為商君,故又名商鞅)變法強秦的故事。其中有一個片段令我印象深刻。衛鞅的親信警告他,說一股反對變法的舊勢力正準備反撲,力主先下手為強,消滅反對勢力於萌芽。當時衛鞅獲秦孝公極度信任,位高權重,完全可以處理潛伏危機。但他嚴正拒絕,鄭重回應:「法治不誅心,對方未有違法行為,不能採取行動。」真是擲地有聲!公元前300多年的戰國人物,其法治觀念竟然如斯成熟,直追現代,不以「誅心論」猜度別人行為,令人佩服。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誅心論』管用嗎?」)

作者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前秘書長

[蔡熾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