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鶴
下一篇
上一篇

劉鶴﹕中美經貿談判的3個「不一致」

【明報文章】(編者按:中國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於本月9、10日與美國展開第11輪經貿磋商,劉鶴在啟程返國前接受媒體採訪,以下為劉鶴答記者問全文,摘自5月11日「鳳凰網」(news.ifeng.com/c/7ma1xgATP3g);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文內小題及重點黑體為編輯所加)

我這次來美國,是抱着非常坦誠的態度,來推動中美的經貿合作。從中方的態度來說,中美關係至關重要,經貿關係又是壓艙石、推動器。不止涉及到兩國的關係,也涉及到世界和平和繁榮。所以儘管現在加徵關稅,以及我們有一些暫時的問題,但是我還是代表中國政府,本着誠意到這來。我們雙方進行了坦誠的、建設性的交流,大家都一直認為,雙方需要保持這種繼續磋商的良好的勢頭,儘管暫時有一些阻力和干擾。雙方也同意,在未來,在北京再見面,繼續推動我們的磋商。

中美談判沒有破裂 小曲折無可避免

磋商並沒有破裂。我這次來和美方萊特希澤大使和姆努欽財長,我剛一到舉行第一輪第一次磋商,然後共同吃了晚餐,今天(編按:5月10日)上午又進行進一步磋商,雙方在很多問題上首先是澄清立場,討論下一步磋商內容,並且進行比較好的溝通和合作,所以我不認為談判有破裂。恰恰相反,我認為是正常的兩國談判之中發生的一些小曲折。但這事不可避免,對未來我們是審慎樂觀。

現在雙方在很多方面有共識,但是坦率地說,也有不一致的地方。不一致的地方過去我們沒有向媒體披露,現在可以說,主要是3個方面。

第一就是,就這個關稅是不是要取消,我們正在討論之中。中方認為,關稅是雙方貿易爭端的起點。如果要達成協議,那麼關稅必須全部取消。這是第一點,這個事不止是經濟問題,而且涉及到更多的問題。

第二點就是關於採購的問題。兩國元首在阿根廷共識,在阿根廷見面形成共識,當時形成一個對數字的初步的認同。那麼究竟數字是多少,現在雙方有不同看法。我們認為這個事是一個很嚴肅的事,不能輕易改變。

第三就是文本的平衡性。我們知道,任何國家有自己的尊嚴,所以文本必須平衡,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現在正在做一些工作。總體上來說,大家雙方相向而行;但在一些關鍵的問題上,還有一些需要討論的地方。

我們認為這些事都是重大的原則問題,所以任何國家都有重要的原則,我們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能讓步,這個態度是非常清楚的。當然了,我們也希望雙方能夠展現靈活性,因為任何談判都必須有一定的空間,展現靈活,現在正處於過渡階段。美方認為,我們好像過去在文本上承諾了一些事,你們怎麼現在變化了。我們認為雙方沒有成交之前,任何變化都是非常自然的,它是整個過程中必然發生的事。所以我們不認為中方後退了等等,renege(食言),我們是不同意的,我們沒有後退。我們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麼寫,產生了分歧,我們希望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做出過度的反應,我們認為是沒必要的。

若美國加徵關稅 中國必須反應

首先加徵關稅,我們強烈反對。我們認為不利於中國,也不利於美國,不利於世界,不利於解決雙邊的經貿問題。從中國來說,首先作為一個國家,如果美方加徵關稅,我們必須作出反應。當然我們希望美方採取克制的態度,中方也會採取克制的態度,不要無限升級。給定這個前提,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從中國經濟來說,中期來看,從經濟周期的角度,從去年有點觸底,然後現在走入上升期。從中長周期的角度,非常樂觀;從近期的角度,從需求側來看,中國國內市場巨大。巨大的消費市場、巨大的投資市場,不但中國人看到了,全世界都看到了。

從整個供給體系來看,我們正在推動供給體系的改革,所以產業的競爭力、產品的競爭力、企業的競爭力全面提升。從政策角度,宏觀層面,我們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還有充分的空間,政策的工具很多。從微觀來看,我們的企業、企業家們也是有信心的。所以儘管會有一些壓力,但我相信,中國經濟將保持平穩健康發展良好的態勢。

這裏可能最核心的一個問題,是信心和預期的問題。只要我們自己心裏有信心,我們什麼困難都不怕。在大國發展的過程中,出現一些曲折,這是好事,正好檢驗我們的能力。我相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黨中央的領導下,經過大家共同努力,就應該沒問題。

中美經貿合作不僅有利於雙方,而且有利於世界,所以鬥則兩傷,和則兩利;如果雙方鬥,沒有贏家。現在不要算你這損失幾個百分點,我那損失幾個百分點。我們應該整體地看,都是一個產業鏈條,大家都會輸。

反過來說,如果雙方合作,那能創造更多的機會,不僅兩國受益,整個世界都受益。所以我們認為,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我也相信,在未來兩個國家必然合作。

我想,現在雙方,從貿易代表這個層次,都有誠意解決我們存在的問題。現在的談判可以說,已經進入很具體的文本階段,所以我們會一條一條、一個文本一個文本不斷地努力。

我認為,目的是最重要的,目的決定一切,你到底要什麼。從中方來說,要的是一個非常平等的、有尊嚴的前提下很好合作的協議,這一點希望美方同事能夠理解。

在這個前提下,我想,我們需要一步一步地努力,確實像馬拉松賽跑一樣,跑到最後階段是比較艱難的階段,這會兒需要挺住,需要度過黎明前的黑暗,所以希望得到各個方面的理解和支持。

而且涉及到很多問題,我們認為也有必要做出澄清。比如,美方認為中方貿易順差過大,需要對中方加徵關稅,我們認為這個事兒是需要商榷的。首先,我們認為,解決雙方貿易不平衡問題非常重要,我們願意解決。但不平衡的起因可能有諸多原因,我們需要科學地、認真地進行分析。

再比如說技術轉讓問題。在合作初期,技術轉讓不斷發生,是雙邊自願行為,很難說是強制技術轉讓。這個問題爭來爭去,我們認為真理非常清楚。

再比如說,所謂知識產權盜竊問題。中國是一個守信的國家,一個國家指摘這個國家盜竊,我們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當然可能有個別案例,但個體案例需要進行分析。

中國反對貿戰 但已做好全面應對準備

所以,在總的方向上,我們並不是向後看,而是向前看,向共同合作,根據中國高質量發展要求,根據中國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需要,我們全面跟美國進行合作。過去很多爭論我們覺得大家需要保持非常清醒的認識,我相信經過一段時間後,這些道理會愈來愈明確、清楚的。

我們現在需要共同努力,跨過這一段暫時的困難期,然後走向比較光明的未來。我再說一遍,就是中方堅決反對貿易戰,但是中方已經做好了全面應對的準備。我們會最理性地對待,為了中國人民的利益,為了美國人民的利益,為了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我們會理性地對待。但是中國不怕,中華民族也不怕。

[劉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