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區諾軒
下一篇
上一篇

區諾軒:逝去的議會尊嚴

【明報文章】這次《逃犯條例》修訂爭議點之一,是立法會秘書處巧妙利用指引,在缺乏法案委員會主席同意下,自行傳閱指引予全體法案委員會委員;只要過半數委員同意,便被視為更換涂謹申為石禮謙主持會議。我留意到立法會前秘書長吳文華評論最近逃犯條例的議會爭端,有點失望,希望替林鄭月娥助選的她,不是因為要「勤王」而說。

為了政治需要更改規矩的議會,不會受人尊重。吳靄儀常說別人做得差,自己反而要做得更好;我所認識的楊森,每每提及立法會,亦嘆息以往當遇到問題,不同政治陣營也同心辯護。他們的光景,我都沒機會經歷,只能從會議記錄窺視。吳文華說,《議事規則》和《內務守則》沒有說明遲遲未能選出主席的情况如何應對,內務委員會便可介入,填補空白;又引前立法局內務會議「慣例」,職責是適時確保法案在合理時間內完成審議。

為政治需要改規矩 不會受尊重

這與我據會議紀錄理解的「慣例」不同。舉例說,2008年內務委員會的第29次會議,劉慧卿要求內會裁決何時於事務委員會討論副局長及政治助理是否合乎廉政公署準則,認為事務委員會處理手法不當,時任主席劉健儀指:「內務委員會不應擔當爭議的仲裁者,或隨便向委員會提供程序指引。」當時反而是民主派議員要求內會提供指引,時任立法會法律顧問馬耀添表示,指引「旨在作一般參考」。吳靄儀認為內委會發出指示屬恰當,但也不同意因此便修訂議事規則,要求指引等於訂立事務委員會開會的程序,還說議會應該循共識及協商處理。

事實上,議事規則第76(11)條已寫得很清楚:「除本議事規則另有規定外,任何法案委員會及其轄下小組委員會的行事方式及程序,由該委員會自行決定。在作出任何此等決定時,法案委員會須考慮根據本議事規則第75(8)條(內務委員會)提供的指引。」相信正常人也認為「考慮」的意思,是不具約束力。《法案委員會主席手冊》第4.27段亦列明:「主席可指示將一項須由法案委員會決定的事宜,藉傳閱文件方式交由各委員研究。若法案委員會的委員有過半數示明批准,而且並無委員表示反對,或要求在法案委員會會議上討論該項事宜,則該項事宜會當作已獲法案委員會批准。」換言之,只要有任何委員表示反對,或要求開會討論,委員會即須開會處理該項事宜,而非直接將該項事宜當作已獲委員會採納。可是,秘書長陳維安卻訛稱未選出主席,所以《法案委會員主席手冊》並不適用,容許秘書處自動傳閱內委會指引,作為考慮、自行決定的做法。

遺害等同廢立法會

短短一個星期,為了強推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建制派對議事規則的曲解,對議會遺害極深。特別內會當天,法律顧問馮秀娟更助主席李慧琼一把,解釋議事規則H部第43條,辯論規則對委員會的適用範圍,只要委員會主席另有命令,則可不適用,賦予主席無限的酌情權,一下子否決所有議員中止議案和提交修正案的權力,同樣匪夷所思。為何2008年劉健儀以至法律顧問對規則的理解,竟和吳文華、陳維安及法律顧問馮秀娟認為內會指引有權介入委員會全然不同?是否有利建制派,便可以成為議事規則的正確解釋?

我必須強調,這些做法得以確立,那以後立法會基本上等同不用開會——議員只需「書面傳閱——過半數支持」便可以執行決定。製作那麼多年的主席手冊,說廢便廢,主席「另有命令」便可以不理規程,以後開會的意義何在?

執筆之際,譚文豪爆出立法會有保安投訴有政治審查、逼保安辭職的不幸事件。種種違反政治中立的所為,「從來反其道而行」(always work against this principle)的秘書長陳維安難辭其咎。

議會的尊嚴,端視乎不同政見的各方有多尊重制度。為了政治利益凌駕程序公義,多久的傳統都可以一下子摧毁。

作者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

[區諾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