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林鄭的「廢話」

【明報文章】特首答問大會,怒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意見、擔憂為「全部都係廢話」。而當議員批評特首「講大話」,卻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評為「嚴重冒犯」。敢問梁君彥:特首的「廢話」,難道不是冒犯嗎?

逃犯條例修訂和以往政府推行政策遭遇的反對聲音不同,不止是政治上的泛民反對,而是連一向被視為管治團隊一部分的商界甚至建制派的法律學者,都同聲反對。

所以我們見到荒謬一幕: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貶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的「港人港審」意見只是「學術討論交流」不切實際,似乎忘記了當日「一地兩檢」時陳教授如何為政府保駕護航。

而商界從來最務實,這次也表達了對修例的擔憂。換言之,最有政治忠誠以及最不講政治的,都反對這次政府修例。

政府認為回歸後,只是將港英年代本身沒有包括中國其他部分的引渡法例作本地化立法,並非刻意剔除中國其他部分。

這個講法一點都不合邏輯。為何特區政府要跟隨港英的法例,而不另立新法填補漏洞?

北京連立法會「直通車」都可以拉倒重來,另創臨時立法會;區區逃犯引渡的法例,如果要把中國其他部分納入範圍,豈非舉手之勞?

為何這麼簡單的事不做?特首真的不知道原因嗎?

2001年,立法會秘書處進行「中港移交逃犯協定研究」,報告提到「中港引渡」的法律爭拗,其中一項是「未來中港逃犯協定中應否顧及兩地之間在刑事審訊中對公平審訊保障上的差異,相信亦是一項十分具爭議性的問題。有意見認為兩地應採取互相尊重的原則,不應干預兩地各自的刑事司法審訊程序。但亦有意見認為,《基本法》內對這些權利的保障,應該是雙方移交逃犯協定談判的底線」。

這便是解釋了,為何回歸後沒有把「漏洞」填上了,因為中港兩地司法制度的確有巨大差異。林鄭月娥是否要把這份立法會秘書處的研究報告也斥為「廢話」?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