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永新:從黃月嫻女士的經歷說起

【明報文章】上月初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討論的是長者就業。事緣今年2月起,政府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從原初60歲改為65歲,即時引起公眾強烈反彈,認為決定將迫使健康欠佳的長者延長工作,尤其政府的「中高齡就業計劃」仍有待改善時,這樣提高長者綜援申請年齡,實在有欠公允。

長者拾荒 為幫補生計

公聽會上,出席的黃月嫻女士訴說自己的經歷。67歲的她,從工作了30年的公立醫院病房服務員退下來後,依靠的是每月3000多元的長俸,並以拾荒幫補生計。黃女士也曾努力找工作,但僱主知道她年過六旬,有些以她年紀大不願用她,有些連申請表格也不給。其後傳媒跟進報道,公聽會過後,黃女士曾依從勞工及福利局長的建議,到勞工處尋求協助,但未得要領,黃女士只好繼續拾荒維生(見2019年4月7日《明報》,〈歷羅致光一役 誓要站得更前 拾荒黃姐:高官最好跟我去執紙皮〉)。

黃月嫻的遭遇,不少公眾寄予同情。有勞工團體認為,個案可見政府必須從速檢討現行退休保障制度,避免市民一旦從工作退下來,只能倚靠強積金和儲蓄過活,但數額往往不足維持基本生活,而一些健康許可、試圖再找工作做的,卻常遭僱主年齡歧視,况且適合退休人士做的工種並不多。

公眾雖寄予黃女士同情,但亦有意見認為:黃女士的情况已不算差,有多少名長者可以如她一樣每月領取長俸?黃女士作為低級公務員,每月領取的退休金雖只有3000多元,但這筆錢不用經收入和資產審查,其他領取綜援或長者生活津貼的,便沒有這麼幸運;而且黃女士可以分配得到恩恤公屋單位,終止過去「麥記」夜宿客的悽愴,她又何必在立法會議事堂上,為了找工作遭歧視而泣訴?

筆者無意對黃女士的遭遇作判斷,畢竟個人對自己經歷的感受,別人應該尊重。無論市民對黃女士的經歷有什麼看法,政府不應以事件告一段落、公眾不再關注,便放軟手腳,忽視長者尋找工作時遭遇的困難;政府應從黃月嫻的經歷汲取教訓,加速改善中高齡就業支援計劃。以下是筆者對相關問題的幾點看法。

政府要反思如何改善長生津

第一,黃女士每月有3000多元長俸,為什麼她的生活還是這麼拮据?這方面,先來看看現今長者如何維持生活。根據社會福利署提供的數字,到今年3月底,領取長者綜援的個案共141,280宗、高額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489,632宗、普通長生津52,434宗、高齡津貼(生果金)250,600宗,還有約2萬名居住在廣東和福建的長者,領取綜援或長者津貼。換言之,香港約120萬65歲及以上長者中,按照政府的定義,約有三分之二有經濟需要,他們必須倚賴政府的現金援助,方能應付基本的生活開支。

筆者不想在這裏討論現行退休保障的得失,但單計算領取高額及普通長生津的長者,估計多達70萬人(部分長生津個案有兩名長者),他們每月得到約3500或2500元的援助,他們可如黃月嫻說的,感覺到自己被「尊重」嗎?長生津最為人詬病的地方,是申請者必須接受收入和資產審查。雖然政府辯說審查只是簡單的申報,但在長者眼中,審查是極其煩擾的措施。筆者知道不少長者為符合申請資格,不惜隱瞞作虛假陳述,或把資產轉交親友保管。結果,本應被市民視為政府德政的長者生活津貼,到頭來卻被長者咒罵,感覺不到自己被尊重,更好像是自己騙取來的。

長生津另一弊端是審查工作繁複,除70萬名受惠者需要覆核外,每年還有萬計的新申請者需要審查,涉及昂貴行政費用。如何改善長生津,不給長者帶來麻煩,又可減省行政費用,政府要好好反思。

政府應視拾荒為回收行業

第二,為什麼長者要拾荒?政府的「中高齡就業計劃」有成效嗎?首先,長者拾荒是很複雜的社會問題,每名拾荒長者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但貧窮是主要原因,應與事實相差不遠。正如黃月嫻拾荒,也是為了「多個錢」生活。雖然拾荒的成因不一,但政府不應因部分長者拾荒是生活習慣,便撒手不理,讓這被世界傳媒形容為香港醜惡一面(the ugly side of Hong Kong)的現象長此下去。這樣,政府可以做什麼?拾荒看似瑣碎,卻是環保工作重要一環。政府是否可以改變思維,給予拾荒正面的看待和價值?筆者認為,政府應視拾荒為回收行業,這樣或可有嶄新的處理方法。

至於政府的「中高齡就業計劃」,黃月嫻的經歷正好說明一切:她依從勸喻,到勞工處尋求協助,但到她前往被介紹的機構詢問時,才發覺空缺不存在了。政府的「中高齡就業計劃」不可多走一步嗎?就如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家,早已設立協助長者就業的措施(見2019年2月3日《明報》,何偉歡、羅金義,〈港府對長者就業與綜援門檻的本末顛倒:東亞視角〉)。

無疑,60至64歲人士的就業率,過去10年增加一倍,2018年12月的數字是47%(男士更高達61%),但上升並非政府加強中高齡人士就業支援的成果;這個年齡人士就業率所以增加,是香港經濟在這期間維持穩定,加上適齡參與勞動的新移民人口減少,60歲及以上人士便較容易找到工作。

年齡歧視與長者形象

第三,香港有年齡歧視嗎?政府應否立法禁止年齡歧視?到目前為止,香港並沒有法例禁止年齡歧視,所以黃月嫻搵工做,老闆就算以她年齡太大不考慮她,並沒有觸犯法例。老闆這樣做,或許有點不近人情,對年長求職者明顯存有偏見,但政府就漠視無睹嗎?平機會於2016年發表的調查也顯示,香港雖是較平等和開明的社會,但年齡歧視並沒有隨社會進步而消失。

筆者過往做的研究發現,年齡歧視與長者的形象實在有密切關係。在市民眼裏,香港的長者有什麼形象?城中巨富,上了年紀的佔多數;但市民看到的長者,不是窮的,就是弱的;不是需要別人扶助的,就是缺乏自我照顧能力的。近日傳媒多了關於長者正面的報道,但整體來說,長者的形象還是負面居多,不是形容他們是社會的沉重負擔,就是人口老化將如海嘯般「災難性」的——這樣,老人怎會不被歧視?

黃月嫻女士的經歷證明:香港的長者未能安穩地生活,長者拾荒或搵工被歧視,長者是社會的沉重負擔。總的一句,他們並未得到社會的尊重。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