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港美關係的風險

【明報文章】政府提出的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民主派固然反對,連建制派內部也有不同意見,商界中產私下(恐怕不敢公開)反對尤其激烈,法律界也有不同建議,希望政府有所改變,但本周二政府的反應是「No」,確實令局勢火上加油。但另一方面,外國同樣需要注視「送中」條例的修訂,特別是美帝的態度。

京港區別如變含糊 美需調整政策  

日前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肥唐)曾經出遊北區,網上亦見他大談美食。但轉頭市民卻見到他接受電視訪問講港美及中美關係。肥唐提到,在「送中」條例上,港中兩地的司法制度不同,政府不應對本地及國際的關注視而不見。肥唐說,恐懼(fear)就是恐懼,不能視而不見。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他指出,《香港政策法》是美帝的法律框架,容許美帝在本國法律下,對香港與內地(mainland)有不同的待遇。肥唐說到,這些分別之對待,不單止是關稅的不同待遇,此法律也容許美帝在其他範疇,包括簽證政策、執法部門合作,以至投資法例等,對港中兩地有不同的待遇。他說,美帝關注到,如果香港與北京的區別(distinction)變得含糊(blur),以及「一國兩制」的框架不太清晰(less clear),那麼美帝的政策有需要作出調整(adjustment)。

這相信是上周肥唐接受訪問時所表達的重要信息。

筆者不是中美關係專家,對於尼克遜訪華後美帝對中政策的走向及演變也不甚了了。而在港美關係方面,學術界的相關討論,多是從1950年代英國管治下,美帝如何在冷戰之中利用香港(當然主要是英國在背後支持),作為美帝推動其亞洲地區利益的橋頭堡。但今時唔同往日,情勢有了新的變化。由於美帝總統特朗普(侵侵)上台後,美帝對中政策轉為強硬,美帝對港的政策也因此出現了變化。這個美帝對港政策的轉變,筆者在過往本欄的幾篇文章也提過。

簡單而言,美帝對港政策的背景,是要從美帝對亞太政策及地緣政治的看法談起。自侵侵上台之後,美帝一反奧巴馬總統的「重返亞洲」(拉動區域經濟合作孤立中國的做法),轉為更進取,以「印太經濟秩序」為主軸的強硬壓制中國的政策。三言兩語,當然無法完全解釋印太秩序的內涵。但最重要的,「印太經濟秩序」不單止是針對北京的「一帶一路」,而是美帝借經濟合作為名,重新擘劃亞洲國家的角色及定位,以及拉動這些國家納入其印太新秩序之中。這裏不單止經濟上的區域合作,而是在國家發展的道路上,印太各國要搞什麼政策,配合美帝的戰略需要。而且,在這個新秩序下,印太國家就需要向美帝交心:一方面要配合美帝在印太秩序的戰略需要,另一方面亦要自我地位,如何更好地主動及協助美帝推動印太經濟秩序的發展。例如台灣的蔡英文總統,就在3月27日,與華盛頓智庫作視像交流時就說,綠營政府在確保印太自由開放的做法有3個主要原則:民主、區域繁榮與集體安全。這就是綠營政府向美帝交的印太「功課」。

美帝由「狼來了」變成「玩真的」

因此,肥唐在2月27日的發言,提及香港在印太地區的可以扮演的角色及作用,這就是美帝對香港在印太經濟秩序下的要求。當中,美帝提到一個關鍵詞:風險(risk)。這是指,香港發展的態勢,會否導致美帝公司在香港做生意出現了疑慮以及風險。當時,美帝提到的「風險」,其實是指一些政治事件,包括馬凱事件等。其實,當時美帝明示及暗示也好,就是當香港出現政治風險的事情上,美帝就會介入。不過,肥唐就沒有提到,將會如何介入。而且,在《香港政策法》報告之後,由於美帝報告提到香港的自治情况,雖然有所損害,但仍然是sufficient,足夠可以延續特殊待遇,因此有些人士,特別是商界會以為,美帝只是「狼來了」,認為香港對美帝來說是生金蛋的鵝,只是隨便說說,不會亂動矣。

但大約兩個月,肥唐的說法,卻出現了變化。3月時《香港政策法》報告只是提到政治經濟的風險,但今時今日就提到會對《香港政策法》作出調整(adjustment),是一個相當大的政策轉化,即是說,美帝由「狼來了」變成「玩真的」。從字義上,調整可以是向好的調整,也可以是向壞的調整,而且,美帝過往都不會公開干預香港,可能只是「得把口」吧?但觀乎政府在「送中」條例上的勇猛進取,反駁任何建言,會否對美帝的壓力置諸不理呢?美帝會否對此強硬立場有進一步的宣示及動作呢?這一點需要密切注視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