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下一篇
上一篇

劉進圖:港人港審 合理可行

【明報文章】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兼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撰寫長文,質疑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若把只在極例外情况下才使用的單次移交安排,變成中港之間的恆常交人機制,是違反法例原意。他認為中港之間若必須訂立移交犯人安排,應只限於少數最嚴重的刑事罪行,沒有追溯期,以及豁免引渡香港永久居民,可安排在香港審訊這些在內地觸犯嚴重刑事罪的香港人,確保港人享有《基本法》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的公平審訊權。筆者認同陳教授的意見,這建議合理可行。

陳教授建議的機制,傳媒稱為「港人港審」。這並不是說所有香港人在境外犯了法,都授權香港法院去審理,而是針對少數特殊情况,即港人在境外犯了嚴重刑事罪後潛逃回港,犯法地方的政府尋求引渡逃犯,但香港與該地方沒有簽訂引渡協議,而該地方的司法審訊制度又未達到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要求,若啟動單次移交,會損害香港居民獲得公平審訊的基本人權,因此授權香港法院審理這宗港人境外犯罪案件。用的是香港刑事法律,只是部分證據由境外執法機關提供,或者由香港警方派員到當地錄取。

其實,這類涉及境外犯罪行為的刑事審訊,過去也有發生。香港的刑事法律有小部分具有域外效力,例如性侵兒童罪行、商業詐騙、賄賂等,法院有經驗審理港人境外行為。以引發整個修例風波的陳同佳案為例,如果立法會願意修訂法例,授權香港法院審理港人在境外干犯殺人案件,香港法院完全有能力處理這宗謀殺案。案件受害人是香港居民,疑兇也是香港居民,並且在香港警方警誡下錄了供辭,只要台灣當局能合法地把現場證據交付香港法院,完全可以在香港執行司法公義。

把疑犯送去台灣受審需要修例,把證據送來在香港審訊也需要修例,技術上的難易程度差別不大。因此,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都向政府建議,修例容許香港法院審理陳同佳案,這樣較全面修訂逃犯條例更快捷可行,也較少爭議。既然兩個法律專業組織都提過「港人港審」建議,說明這建議在法律操作層面是合理可行的。

可達到中港雙贏

把疑犯送去內地受審,問題比送去台灣更大,因為內地司法水平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的公平審訊權,仍有頗大距離。如果疑犯作案時並非香港居民,而是內地居民,把人送回去理據較強,但也只限於涉及少數最嚴重的刑事罪行、有清晰的表面證據、有足夠的訴訟權利保證、不違反人道考慮,才值得考慮單次移交。如果涉案的是香港居民,就不應移交;若內地能交出證據,可改為在香港審理。這套安排大致上能達到中港雙贏,內地要捉回去的貪官,合規範的可送回去,香港居民則繼續受香港法律保障。如果連這樣溫和合理的安排,政府也不願接受,堅持要把香港居民送去內地審訊,那就難怪市民大眾群起反對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