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綺晴
下一篇
上一篇

林綺晴:內地「碼農」的覺醒——抗議「996」 還我加班費

【明報文章】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同學求職最喜歡去的還是寶潔、聯合利華、恒大等外企和房地產大公司。短短幾年,形勢大變,時下年輕人最流行的選擇已變成互聯網公司,最好是巨頭「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小巨頭「TMD」(今日頭條、美團、滴滴)也行。

內地互聯網公司加班多,是平常事,電腦程序員自嘲為「碼農」,即寫代碼的工人。不過最近一場反對「996工作制」的討論突然爆發。「996工作制」指的是朝九晚九、一周六天,往往還沒有加班費。爆發的直接原因是3月底,一名匿名網友發起了名為「996.icu」的項目,意思是「工作996,生病要進ICU(加護病房)」,抗議互聯網公司的加班制度侵犯員工權益。

行情變差 自願加班變強制

項目沒有發在國內社交媒體上,而是在小圈子平台「GitHub」。這是微軟名下的代碼託管網站,供全球各地程序員分享代碼、交流心得。項目最初只有對996工作制的簡單介紹,但很快在程序員群體中一呼百應,共有20多萬人點了「星星」以示支持,幾百人為項目添磚加瓦。

有人製作了基於匿名投票和舉證的996公司黑名單,包括華為、阿里巴巴、京東等,也有對應的「955」(正常上下班)的公司白名單,包括微軟、谷歌等在內地的外企,和豆瓣等一些本土公司。在GitHub的項目頁面上,你可以看到在不丟工作的前提下如何抗議的建議,也有勞動仲裁和訴訟的攻略;更進一步,還能找到去美國、荷蘭、新西蘭等出國做程序員的工作機會。

那麼互聯網公司是如何應對的呢?4月11日,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在公司內部活動上說:「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麼時候可以996?」

而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儘管最近深陷涉嫌性侵明尼蘇達大學生醜聞,仍不忘發聲,在微信朋友圈貼了一篇寫滿感嘆號的〈地板鬧鐘的故事〉。他回憶創業初期,自己是公司的一名客戶服務員,在辦公室裏睡了4年,把老式鬧鐘放在耳邊,每兩個小時就響一次,他從睡夢中爬起來回覆客戶的問題。劉強東喜歡以兄弟稱呼員工,當然這是有條件的,他說:「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去年以來,互聯網行業大環境變差,各大公司紛紛裁員,開源節流,一些以往對加班遮遮掩掩的公司開始把996擺到枱面上,吃準了員工不敢跳槽。例如今年初,一家叫「有讚」的電商公司,在年會上公開宣布996工作制,稱工作家庭平衡不好可以離婚,招聘1985年之前出生的員工要經過行政總裁審批。這麼高調的言論,終於引來杭州勞動監察部門宣布會去調查。

強制996、不給加班費,確實違反了《勞動法》,但為什麼現在才爆發?我做996抗議的報道時,一名之前在百度工作、現在自己創業的採訪對象指出,996不是新鮮事,10年前互聯網公司996真的很少有人抱怨;不過當一個新興行業變成常規行業,超額的收益沒有了,試圖維持以前那種自覺996是不現實的。

不要工會 不要示威

和傳統的勞工運動不同,這是一場完全發生在線上的抗議。程序員發揮所長,在社交軟件上溝通合作,設計T恤、貼紙、表情包、桌面壁紙,開發普及法律知識的小遊戲,抵制屏蔽996.icu頁面的國內瀏覽器等。整個行動秉持去中心化、社區貢獻的模式,沒有明顯的領導者,巧妙地引發討論,同時使用安全匿名的工具平台,不組織工會以免有明確的打擊對象,規避政治風險,甚至連自己老闆都不會發現。

這種抗議方式有創意、精明、謹慎,參與者明確知道罷工和遊行在國內根本想都不用想。如何能在不踩紅線、不激怒政府的前提下,有效爭取自己的勞工權益,可謂絞盡腦汁、邊走邊看。在聊天群裏,時不時有人說想上街抗議,馬上有人否決,說在中國遊行要申請的。

從目前情况來看,這個策略確實取得了小小的成功。抗議活動的新聞沒有受到明顯的審查,群體聲音獲得社會輿論支持。這次抗議也許會帶來更長遠的影響——有互聯網公司已擱置了996工作制的計劃,正盯着抗議的風向和結果。

當然,和工廠工人、快遞員、建築工人等藍領階層相比,互聯網從業者的狀况好太多——他們普遍有大學學歷、會「翻牆」、工資高,選擇權、話語權要多得多。年景好的時候,互聯網圈子充滿一夜暴富的傳說,普通員工也享受到行業的紅利。大家當時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成為了要維權的一員。大部分理科生背景的程序員,少有社會經濟學方面的教育,突然也要睜開雙眼,學習和平抗議及勸說。

(作者電郵:qiqinglam@gmail.com

作者是上海媒體記者

[林綺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