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家洛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家洛:如何應對本港大學「跟黨走」風險

【明報文章】清華大學在一個剛發表的高等教育排名榜上跳升至「亞洲第一」,諷刺的是,在同一所大學的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今年3月被勒令禁止上課及輔導學生、停止科研活動,並撤銷所有職務,近日更有消息指他被拒出境。許教授未經調查已遭受懲罰,有指是他自找麻煩,撰文公開發表了自己對習近平時代的管治及中國前路憂慮的評論〈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低頭致意,天地無邊〉、〈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所致。

另外,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近日因講授魯迅時遭學生舉報「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被校方降級處分。此前,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教授,貴州大學的楊紹政教授,山東工商學院政治系主任、煙台市芝罘區黨校教授李默海,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杰鵬,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大學副教授許傳青,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等,都因課堂或網上言論遭到不同的開除、停課、解聘、開除黨籍等處罰。

為什麼今天本應是中國的大學攀爬排名榜上「最好的時代」,卻是對學術自由的一個「最壞的時代」?事實上,中共獨裁政權一向視教育為意識形態及思想鬥爭陣地,大學要「聽黨話、跟黨走」,獨立自主的地位毫無保障,也捍衛不了學術自由。弄權的黨委書記甚至不惜踐踏學術自由,針對當權者認為「不聽話」的教授或研究進行報復,從事法律、人文、社會經濟研究的學者特別敏感,人人自危。

筆者本來準備在7月到上海參加亞太地區歐洲聯盟研究學會的理事會年會及國際學術會議,但主辦的友會1月中至今遲遲無法確定細節。追問之下,原來是中國外交部要求對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士及論文建議「預先審核」(pre-approval),同時教育部又要求主辦者進一步提供補充資料。這些中央政府層面的介入和干預,令籌辦一個學術會議過程出現被審查和自我審查的複雜情况,令主辦單位面對完全失去自由和自主地位的威脅。如果最後筆者「被恩准」入境,必定赴會,並且自由地行使表達意見的公民權利,不作自我審查的愚蠢行為。

學術自由本是普世價值

早在199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以《世界人權宣言》及國際人權法律作基礎,就學術自由提出一個完整定義(註1),包括不受教條規管下自由教授及討論、自由進行研究及發表結果、自由表達對教育機構或制度的意見、不受機構審查,乃至自由參加相關專業或學術組織的權利。教科文組織並提出一系列關於高等教育界教學人員地位的建議,明確指出教學人員有權參與對教育質素及環境構成影響的政治辯論和決策。

同樣重要的是,教科文組織認為學術自由從來不限於象牙塔。該建議第26條表示,教學人員享有的公民權利包括為促進社會改變而自由發表針對國家政策的意見,而他們不應因行使這個權利得到任何處罰;第34條針對教學人員的職業保障,清楚指出解僱教學人員應只限於教研專業範圍內的不正當行為(professional misconduct),並必須提出公正及充分的理據。這個極具分量的聯合國建議,以及1988年的《利馬宣言》及2016年的《烏得勒支宣言》,均提醒我們學術自由的本質和初衷,在不同時代回應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面對的挑戰和打擊(註2)。

今天中國對付學者的手段和對學術自由不尊重的態度,可謂完全違背聯合國的標準及對學術自由這個普世價值的合理期望。今年3月18日習近平親自主持「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要求教育工作者在講授思想政治理論課時要「傳導主流意識形態,直面各種錯誤觀點和思潮」,並要求思想教育「從娃娃抓起」。我們不禁質疑:負責大學排名的機構,對不擇手段破壞學術自由的暴政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真的以為無損該些排名機構的公信力?排名機構聲稱做「高等教育」排名,卻完全不考慮各地學術研究的文化,也不過問各地學術自由狀况,對中國等國家以言入罪的做法不發一言,有意無意之間令這些排名玩意異化成連道德底線都沒有的競逐,實在令人遺憾。

勿讓政治報復在港發生

在香港,對學術自由似懂非懂的特區政府總是強調「學術自由是香港一直推崇的重要社會價值,受《基本法》(第137條)保障,更是香港高等教育賴以成功的基石。香港特區政府一直致力維護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註 3)。但近年有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和團體,不止一次要求大學革除發起參與2014年「和平佔中」運動的戴耀廷和邵家臻,或要求趕絕一些所謂「政治不正確」的討論,將中國大陸政治報復的一套搬來香港。此舉等同叫大學自行「大陸化」,脫離國際社會的行列,自毁長城還沾沾自喜。

這幾年香港的大學的自由氣氛和空間面對內外箝制,如果說「自由是相對的」、「政府應有底線」,那麼我們有必要知道大學本身的自由和底線又在哪裏?

基於正在服刑的兩名學者很可能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大學管理層現階段大可不必理會這些政治雜音。筆者認為,更理性和適當的做法,不能只靠指望管理層的智慧,也是大學仝人藉此向社會和政府展現對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的堅持和自信。要秉持學術自由精神,把聯合國建議化為實際行動,香港的大學絕對不能「跟黨走」,絕對不容許向學者施行中國大陸式的政治報復,絕對不容許或明或暗的「中共幹部治校」。

註1:UNESCO, 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Status of Higher-Education Teaching Personnel, 11 Nov. 1997(portal.unesco.org/en/ev.php-URL_ID=13144&URL_DO=DO_TOPIC&URL_SECTION=201.html)

註2:《利馬宣言》(bit.ly/2vCxfjl)及《烏得勒支宣言》(bit.ly/2WoMwQg

註3:〈教育局回應外國組織有關香港學術自由的報告〉,2018年1月23日(bit.ly/2J1zDZI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

[陳家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