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漢華
下一篇
上一篇

吳漢華:政府應如何處理《逃犯條例》修訂

【明報文章】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條例》)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我在3月18日《明報》撰文(〈政府須說明為何冒險修逃犯例〉),呼籲政府「需用真實個案說明」為什麼值得冒風險去修例,「而不採取反對人士曾提出的其他辦法」。沒有一刀切地要求政府撤回修訂,是相信本屆特區政府不會因為要取悅中央政府而削弱香港法治,我覺得他們可能有難言之隱。

修訂《條例》 目的是達至對等移交疑犯?

現時內地和香港處理逃犯的情况,是不對等的。傳媒時有報道,內地公安用他們的方法,把涉嫌在港犯案者帶到邊境,然後疑犯「自願」步入香港接受拘捕。但若內地向香港提出移交要求的話,香港卻無法作同樣處理。報載國家公安部前副部長曾數次和特區保安局官員商談移交逃犯安排,我沒有內幕消息,但可以想像各省市執法人員可能會對現時的不對等情况或有不滿。而且,在沒有移交協議下,內地現行做法似乎沒有法律基礎。

我相信中央政府會盡量提供協助,維持香港治安,但它總不能對內地執法人員的感受置之不理。萬一內地基於不對等及沒有法律基礎而不再提供協助的話,香港或內地不法者可在港犯案後潛逃內地而避開法律制裁,這會對香港治安構成威脅。要對等,政府可用現行《條例》的程序處理內地執法機構提出的要求,這要通過立法會。部分議員對所有涉及中央政府的事情都高度敏感,縱使立法會用閉門會議方式處理,每次審議內地的引渡要求時,都可能帶來一番風波。

若上文的臆測是對的話,政府不能開誠布公地說出真正理由,一來是不想把中央政府「擺上枱」,影響將來與內地執法機構的關係;亦不想事件被說成為中央給特區政府的「政治任務」,或被市民視為中央威嚇港人。另一方面,若政府說出以上猜測的理由,對一些可能會在港犯案的不法分子,將是喜訊。

政府應正視市民憂慮 尋求人大議決

香港市民的憂慮是實實在在的,特區政府應怎樣回應呢?陳弘毅教授支持田北辰議員建議的「港人港審」,我僅提議多一個方案以供討論。

首先,我贊成政府應用現行《條例》的程序,去處理台灣殺人案。

從長遠計,因應香港市民憂慮,政府應尋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一項議決,制訂一套對等、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都可接受的移交安排。這議決的內容應包括以下幾點:

第一,授權內地相關部門處理特區政府提出的移交要求;

第二,就內地向特區提出的移交要求,內地機構除向特區提供書面證據外,亦應在特區政府的要求下,准許特區政府或疑犯派員審視案中的物證,例如指紋、行兇的武器等;

第三,在香港法院審理移交申請時,疑犯或其律師可以透過視像盤問證人,以質疑內地機構提出的人證物證是否可靠。

如果人大通過這樣的一項議決的話,特區政府可進行立法,就特區向內地提出的移交要求,訂立與上文3點對等的安排。這條法例亦應說明,法院須用香港法律內的原則和規則,決定表證成立後,才可以批准移交申請。

從中央政府的角度,內地官員可能覺得被疑犯公開地質疑他們的證供或證據,會有損尊嚴。但如果中央政府作出這「讓步」,可顯示它體恤香港同胞的顧慮,有助增進同胞對國家的感情。况且,中央政府都不想見到香港的法治受到市民和其他國家質疑。

從香港市民的角度,對政府修例建議的最大憂慮,是法院只可信賴內地提交的書面證據,實質上無法真正把關。如果上述建議獲得接納,法院審理移交申請時,與審理本地案件前半段(即審視控方提出的證據)無異。誠然,疑犯仍未辯護,而「表證成立」並不等於已有足夠證據在「無合理疑點下」把疑犯定罪。無論如何,部分市民對內地法院是否最終會公正地判決,仍沒有足夠信心。

以上建議或許未能百分百釋除市民憂慮,但如果追求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法,結果可能是把現時不對等的情况置之不理。我們強調依法辦事,是否應該在對自己有利時,便祈求對方在沒有法律基礎下協助我們呢?

作者是退休公務員、香港大學法律學博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吳漢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