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濼生
上一篇

何濼生:從三隧分流到修逃犯例 看政府如何自困愁城

【明報文章】政府提出的三隧分流方案本來是挺不錯的建議,而不少議員的反建議亦非全盤反對政府建議,而堪稱合情合理的微調而已,卻因議員不肯照單全收,政府又寸步不讓,最終政府無功而返。資源浪費了,市民得不到好處,又損害了行政立法之間的互信基礎,十分可惜。使筆者大惑不解的是:為何政府就是不肯把紅隧的加價幅度稍為降低?這樣做既可減輕紅隧的擠塞、提高西隧的使用率,又可視為比原方案更謹慎地減低「三隧齊塞」的機率,政府更可擺出聽議員意見的姿態,藉此改善和議員的關係。况且行了第一步,往後還可看清楚數據的變化行第二步。何樂而不為?

至於今次修改《逃犯條例》,政府其實也應認真看待市民的憂慮,嘗試改善建議,以行動爭取議員的支持。我且提出一個建議,希望政府考慮。

設「可能遭引渡人物市民審核委員會」

我建議若政府擬引渡某人往大陸,先要按照選陪審團的機制,從符合陪審團資格的人口隨機抽8個市民代表,另加兩名立法會議員,包括泛民和建制陣營各一,組成「可能遭引渡人物市民審核委員會」。該會自行選出主席一名,經詳細考慮和討論後要有三分之二以上成員通過,才會轉送法院審理是否移交內地。我並建議委員可附加條件,如必須公開聆訊和不能判處死刑等。

我相信三分之二是很高的門檻,而絕大多數委員都是講道理的,亦會反映一切合理的憂慮才投票。有了多重保障,市民放心多了,修例通過的機率必會大增。

我相信在有市民支持下通過修例,比夾硬來通過修例好得多。筆者的建議不一定最好,但政府做實事,提出具體的能減低市民疑慮的方案,的確十分重要。

作者是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何濼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