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名過其實」的權貴

【明報文章】上月有兩宗新聞,因為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而為人所忽略。其一,先前有一個青年智庫團體「青年創研庫」,公布一項關於香港特區政府的授勳及嘉獎制度的調查。這個調查的主要結果,本來不會有太大「驚喜」:因為相信在地球上,沒有一個國家的人民,會反對政府嘉許及表彰對社會有貢獻的市民。不過內裏一個調查結果頗為有趣。調查問到,受訪者如何形容對獲授勳或嘉獎人士的整體印象。此條問題的總體結果是,有61.1%的受訪者認為是「實至名歸」,有38.9%的受訪者認為是「名過於實」。這數據表面上是「六、四」之比,不過不失。但在年齡分組方面,其結果比較有意思。在18至29歲的組別方面,有49.1%的受訪者覺得獲授勳或嘉獎人士是「實至名歸」,有50.9%的受訪者認為獲授勳或嘉獎人士是「名過於實」。

當然,這個問題的設計,應該可以更好。例如兩個選項之中,受訪者只能「二選其一」,用平民的說法,這個答案是逼受訪者,在兩個極端之中,選擇其中一方,沒有其他中間或交叉的選項,其實不太穩妥。但是,此數字反映了一個現象:有一半青年認為這些獲授勳或嘉獎人士──相信應該是社會賢達兼且是香港人的楷模,是「名過於實」。

說到這裏,大抵不少人會即時批評,調查機構是黃絲機構,又或者指香港青年是黃絲廢青,大學老師像筆者都是黃絲學棍反政府,所以青年被誤導,才會出現這些結果云云(老實說,這個青年智庫是比較傾向政府的)。 但撇開這些「逢民必反、逢青年必黃絲」的民粹式批評及膝蓋反應,究竟為什麼香港青年,會認為這些獲政府嘉許的社會賢達,是「名過於實」呢?其實,每年獲授勳及嘉獎的市民,素來都是由各政策局向有關委員會推薦人選,再由政府最高層拍板的,過程應是相當嚴謹。換言之,這些由政府揀選的賢達,在青年心目中,並不「實至名歸」。筆者相信,這些受訪青年,也未必知道每次獲授勳的人士,姓甚名誰,但這個印象,反映的是青年對於現今社會賢達的想法。不要忘記,近十年八載獲授勳及嘉獎的社會賢達及政客,大都是建制派人士。

近八成青年反對特首

另一單消息相對簡單。港大民調周二公布了特首的民望。在最新的民調數據(4月23至25日的調查),特首的支持率,對比起對上一次的調查,回升了2.6個百分點,稍為有些少好轉,但上一次的支持率(即4月8至11日的調查)是33.6%,是她上任以來第二低。近兩次的支持率,距離30%只有幾步之遙。所以,難怪特首在上月20日被問及現時行政立法關係時說,她現時無能量改善現在立法會情况云云。

但我們關心的,卻是周二公布的數據之中,18至29歲組別方面,特首支持率的結果。在這個青年組別之中,特首的支持率(包含「唔知」及「難講」)是23%,反對的比率是77%,即是說,有近八成青年反對特首。對比3月26日公布的數據,當時這個組別的結果是,特首的支持率(包含「唔知」及「難講」)為29%,反對的比率是71%。青年怎樣看特首?一清二楚。

有些動作 令青年離心力愈來愈大

去年10月的《施政報告》,特首花了17段,大講青年政策,而且更把相關論述,放在報告末端,以示重中之重。另一方面,近半年來,政府落足猛藥,強力推銷香港未來經濟出路的政策,包括明日大嶼、大灣區發展、土地房屋政策等等,目的都是希望讓青年看見未來。但從上述調查可見,這些政策似乎打不進青年的心坎。上周關於佔中九子的判刑,只會重新喚起青年對於4年多前雨傘運動的回憶。近幾日,建制派的賢達,在立法會內利用手上權力不斷為「送中」條例護航。這些動作,只會令青年的離心力,愈來愈大。

習近平主席在五四運動100周年的講話,提到青年工作。他說到,「即便聽到了尖銳的甚至是偏頗的批評,也要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成為青年願意講真話、交真心、訴真情的知心朋友」。現在香港特區政府的種種拙劣施政、立法會內獲授勳的權貴之種種有權用盡的操作,青年看在眼裏,的確是對這番話的最大諷刺。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