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嘉華
下一篇
上一篇

劉嘉華:從法例看海外醫生的「實習期」要求

【明報文章】醫務委員會將於5月8日的會議上,再次討論放寬有限度註冊的海外醫生於通過執業試後的實習期方案。近日醫學會最新的微調方案,建議海外醫生以有限度註冊在醫管局、醫學院或衛生署工作滿3年,並在考取執業試後,要有至少18個月的「臨牀工作」,之後才可以在香港正式執業,筆者覺得是一種倒退和違背立法原意的業界保護主義。

醫學會方案過分強調臨牀工作

首先,據醫學會把「18個月的臨牀工作」定義為相等於在公立醫院全職服務病人的時期為18個月。因此,通過執業試的有限度註冊(limited registration)醫生,在提出申請成為正式註冊(full registration)的醫生時,如果在兩所大學的醫學院從事醫學研究或教學,或者在衛生署從事評估、防疫或公共衛生等醫學範疇但並非直接接觸病人的工作,就不會計算為臨牀工作時間,未能符合註冊條件。又或者他們的工作只能部分取得臨牀工作的認可,因此需要繼續綑綁工作遠超於18個月才可符合註冊條件。醫學會稱,在兩所醫學院及衛生署工作的申請者,需由上司確認其工作性質的從事時間是否等同18個月的臨牀工作,再由醫委會執照組決定是否接受。例如在醫學院工作的海外醫生如只有一半時間的工作被評定為「臨牀工作」,那麼他要在考取執業試後的36個月後才可成為正式執業醫生。

須知道醫療職務有很多個不同種類,在醫院內直接服務病人的臨牀工作是一種,但非在醫院的科研教學、公共衛生、撰寫評估等非直接接觸病人的工作,都是同等重要的醫療職務。醫學會方案最荒謬的地方是過分強調「臨牀工作」,認為只有全職在公立醫院工作18個月,才可以豁免為通過執業試考生而設的「實習期」。根據醫委會網頁,上述「實習期」的目的是為了讓實習醫生了解本地的醫療制度和本地常見疾病,當已通過執業試的醫生完成實習期並獲評為滿意後,便有資格申請正式註冊,成為本地醫生了。其實,很多專業如律師、大律師、建築師、會計師、護士等均有這類實習要求的。實習的目的是希望他們從院校畢業後,先在該行業熟習其工作環境,以僱員的身分去學習和適應該行業的要求,如律師行業要求的實習期為兩年,大律師為一年,但是,在實習期後不需要考試,一般在申請後都能獲得執業資格。

實習期非考核申請人知識、能力

事實上,各專業的實習大多只是為申請人從學生生涯開始過渡到專業生涯的一個適應期,有些實習生實習後不想做這行業。但如果他想做,一般是不會被拒絕的,因為實習期並非考核申請人的知識和能力。因此,在律師行業,申請人只需要接觸3個或以上的法律範疇便可,但其實法律的範疇非常廣泛,從物業買賣、商業文書、婚姻家事、知識產權、司法覆核、租務糾紛、遺產承辦以至各類型的民事和刑事案件,豈止三幾種呢?從事實習大律師的,亦只要求做過刑事及民事兩大範疇,並不會深入要求做民事或刑事中哪一個更仔細的範疇。

規限從事公院臨牀工作 違法例原意

回到醫生的專業上,雖然醫生的專科按醫委會的分類,可劃分成60科,根據《醫生註冊條例》(《條例》)第9條,本地醫科學生只需要在香港大學或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獲得內科及外科學位、受僱於一間由醫委會認可的從事外科和內科的醫院滿一年(一般理解為「實習一年」),獲得「經驗證明書」後,便可以申請正式註冊了,目的類同上述各專業的實習安排。這實習一年的要求,在世界各地的醫學生在當地正式註冊前,都是必須進行的。但關於通過執業試後的「實習」,根據《條例》第10A條,正式名稱是「評核期」,目的如醫委會網頁所列,是為了解本地醫療制度和常見疾病而設。條文並沒有規限在本地公立醫院工作,而是可以在認可的醫療機構工作的。那麼醫生組織又為什麼一定要規限海外醫生必須從事公立醫院的「臨牀工作」呢?這實在有違法例的原意,亦混淆了有關法例第9條及第10A條對「實習」的兩種定義。

有限度註冊表示申請人已具足夠資歷

再者,根據《條例》第14A條,所有海外醫生,如欲在香港取得有限度註冊,必須已獲得一個可接納的海外資格和在取得資格後已經有足夠的和有關的全職臨牀經驗(包括通過等同《條例》第9條的實習安排)。因此,當醫委會批出有限度註冊時,表示這位申請人已經具備足夠資歷,並不會如醫學會會長何仲平醫生暗示,容許海外醫生獨立執業,可能影響市民健康。

上次醫委會議決的方案一建議,海外專科醫生必須先在公立醫院、衛生署或醫學院工作3年,並須考取執業試,才能豁免半年的評核期,取得正式註冊,這方案應該最符合《條例》第10A有關評核期的定義。如果實習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實習生了解香港的醫療制度和本地常見的疾病,那麼申請人在公立醫院、衛生署或醫學院3年的工作不是已經足夠嗎?為何要畫蛇添足多此一舉,要他考取執業試後仍要實習,或者為了豁免實習,用所謂欠缺「臨牀工作」為藉口綑綁於公共醫療機構工作一年半甚或更長時間呢?

因此,醫學會的最新方案,仍然不是以香港市民的健康為首位,反而是千方百計阻礙海外醫生來港及留港工作,以免影響香港醫生的收入。如果醫生們真的認同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就請他們以香港市民的公眾利益為大前提,切勿再行業界保護主義了!

作者是律師

[劉嘉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