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下一篇
上一篇

劉進圖:佔中案量刑過重須上訴

【明報文章】區院法官陳仲衡上周頒布佔中案量刑裁決,陳健民和戴耀廷兩位教授雖自始至終堅持和平非暴力,仍遭判處即時監禁16個月;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和社民連黃浩銘被判監8個月。這4名被告人的量刑都明顯過重,應該盡快安排上訴聆訊,讓上級法院早日糾正。

區院量刑 犯了4個錯誤

區院法官的量刑起點,參考了英國一宗案例:該案3名被告人為環保人士,因反對灌漿開採地底頁岩氣,跳上運載鑽探設施的貨車上,阻塞了一條高速公路數天,被控公眾妨擾罪,分別被判監15個月和16個月。法官認為佔中案情節較此案嚴重,阻塞道路的日子更長,決定用18個月監禁作陳和戴的量刑起點;基於兩人品格良好、背景清白,扣減兩個月刑期。區院的量刑決定,犯了以下4個錯誤:

(1)英國的案例去到上訴階段得出截然不同的結果,上訴庭考慮到被告人的行事背景和動機,不涉任何私利,只是為了抗議,並且沒有使用暴力,只是在公路上非法佔領空間,按慣例應判社會服務令,以彰顯英國自1932年以來從未把和平抗議者監禁的司法傳統。因案中被告已坐牢3周,上訴庭改判即時釋放,守行為兩年。區院法官為何不採納這上訴裁決作量刑準則?

(2)終審法院在「公民廣場案」裁決中,清楚表示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是減刑因素。佔中案各被告人的行為,百分百符合公民抗命的定義,理應獲得減刑。但區院法官指公民抗命包含被告人克制自我元素,主動減輕抗命行為對社會影響才能獲輕判,而案中被告沒有這樣做。其實,終審法院說的自我克制,主要是指克制不使用暴力,避免對他人身體或財物造成破壞,而非收細集會範圍或縮短集會時間。再者,佔領運動的領導者實際上有努力克制,減輕佔領對市民的影響,例如方便在政府總部工作的公務員如常上下班。

(3)區院法官以被告人沒有表達歉意為理由,拒絕減輕刑罰。他說表達歉意並非要求放棄信念原則,只是向受影響民眾表達抱歉。按照法院考慮的案例,這不是量刑的重要因素。而事實上,案中數名被告人在佔運期間有公開向受影響的市民致歉,也動員參與者向受影響的商戶和住戶解釋致歉,這些都有案可查。

(4)區院法官一面說,無法量化被告人的煽惑,造成了多少人參與佔領街道,或造成了多少天的阻塞,但在衡量刑期時,卻把長達79天涉及數十萬人參與的非法集會,統統算到被告人頭上。這樣做既不合常理,也違反事實。眾所周知,刺激民眾大規模上街投入佔運的,是警方在非必要情况下施放了大量催淚彈,而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以專家證人身分作供,亦清楚指出各種不同因素對佔運的影響比重,三子的呼籲佔比不足一成,遠不及人大8.31決定。法官衡量被告人行為的客觀效果時,明顯偏離了以事實為準繩的原則。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