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卓祺
下一篇
上一篇

王卓祺:量度香港的社會發展成就——紀念《基本法》頒布29周年

【明報文章】前言

《基本法》頒布有29年。前幾年佔中事件,其間有人用上「民不聊生」、年輕人生於「亂世」來形容香港的社會形態。那麼,香港這29年來的社會發展一定十分糟糕了。筆者是實證主義者,那便要看看客觀、可量度又可作國際比較的社會指標了。

基本法有160條,包含總則、中央和特區的關係、政治體制等,其中與社會發展最直接關係的有兩章,即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及第六章〈教育、科學、文化、體育、宗教、勞工和社會服務〉。若將每一項基本法條款作出時序比較,這會是一個繁複的工程,而且缺乏國際對照,未必可以襯托出香港的成就。還有,基本法落實對香港特區各方面運作產生制度性的規範。我們要區別制度性作用與非制度性作用,後者如中央對港方針政策,特區政府的具體施政如房屋醫療等的效果或成就。筆者講的是前者,即基本法提供的制度保障,包括政治、法律、社會及經濟等方面。

人類發展指數 全球排名第七

社會發展可以理解為一種狀態,一般來說,指社會整體的福祉得到提升,社會階層之間關係和諧,沒有不可協調的衝突,人民的生活得到保障,以及有機會發揮潛能等。社會發展與經濟發展屬於不同範疇,社會發展不能用金錢來衡量,應以社會的狀態,如基本生活保障、社會流動機會及人際關係的和諧、社會問題解決來理解。當然,社會發展有不同定義。我這裏的提法只是其中一種。

社會發展是動態,隨着時間及空間而改變,它的評估並受社會價值的影響。例如在物質富裕的社會,人們對社會關係的評估往往加入平等的概念,如期望減少貧窮人口及收入的差距。若加入後物質主義的觀念,便變得更加複雜,例如公民要有參與,以體現所謂主體性。

在國際社會發展方面,有一個指標是十分權威,它就是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HDI是1990年開始編製,是量度社會發展最具權威及可作國際比較的指標。它包括3個組成的指數——人均預期壽命指數:最終的綜合性量度社會發展的指標,是整體社會條件改善的結果;以就學預期年數及就學平均年數組成的教育指數:以量度人們自理及個人潛能發展的指標;人均國民總收入(GNI)購買力平權指數。

HDI剛好在1990年開始做統計,當年香港得分是0.781,最新得分是0.933(2017年)。2018年香港HDI排名(根據2017年數值)在189國家或地區排第七。香港的HDI高於「十分高」人類發展組別(平均0.894)、東亞及太平洋組別(平均0.733)。

預期壽命 全球第一

促成人類壽命長短的因素很多,但離不開有制度性因素,如醫療衛生及社會保障制度、政策性如房屋政策及公共運輸、地理及社會環境、人際及家庭關係、個人能力及選擇等等。預期壽命不單止是長壽這樣簡單,它還要看婦女保健、幼兒、青少年、成年到老年各個年齡階段的社會條件。所以它是一個綜合性的指標。

29年間中央對港方針由「不管就是管好」,到今天突出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從維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到有利「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大家見到優先次序的改變。29年間香港內部的管治亦出現不少重大的變動及風險。例如土地房屋政策、政治制度的選舉安排、2003年的30萬至50萬人七一遊行,還有近幾年發生的政治風波——2014年的佔領中環、2016年的旺角暴動。這些都是基本法頒布29年來的過程,是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保證基礎上相互關係產生的綜合結果。

2018年3月初,美國CNN報道香港「這個城市人口在預期壽命方面領先世界」。當日CNN用2016年的數字,香港男性預期壽命是81.3歲,女性是87.3歲。CNN奇怪為何700萬人口擠迫在這個只有420平方英里的城市,有如斯的社會發展表現。聯合國2017年HDI內的預期壽命,香港的數字是平均84.1年,日本是83.9年。在統計上,HDI設計的預期壽命由20歲到頂點85歲,香港與日本等已經非常接近現實的最高期望值。

1990年基本法頒布那一年,香港的預期壽命是77.38歲,已經十分高。大家不要以為發達經濟體的預期壽命一定不斷增加。1990年美國預期壽命是75.22歲,2016年只是78.7,2017年卻倒退到78.6。

總結

很多人會奇怪為什麼香港在社會發展這樣出眾——無論用HDI或預期壽命?不過,香港的其他社會指標並不理想,例如貧窮人口,在政策介入後(即再分配後)仍然有100萬窮人,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亦高(介入前是0.53,介入後0.47)。還有,近年來樓價並非一般人能力負擔之內,公共醫院醫生及病牀又嚴重不足。然而,預期壽命是綜合性結果層面,理論上反映了社會所有促進及減弱社會發展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基本法頒布29年來,社會持續穩定,小風波還是有的;但香港絕大多數人都是務實,而且眼睛雪亮,不容易被「標題黨」、一些政客及無知的憤青所蒙騙。這些人堅信香港「民不聊生」,他們「生於亂世」。若然,他們要回答,一個「民不聊生」及「亂世」之地,為何29年來香港的HDI不斷上升及及預期壽命愈來愈長的問題!香港近30年的社會發展成就並非有麝自然香;不然,便不會出現一部分人上述如斯的胡思亂語。

最後一句,基本法只是一個制度性框架,內容由香港人及特區政府填上。很明顯,香港一些人對社會的發展狀况有所不滿是有一定的社會基礎,如房屋及貧窮問題;有的脫離現實,若從本文提供的兩個社會發展指標來看,真的不知所謂!

(作者按:本文是筆者於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及香港發展論壇紀念《基本法》頒布29周年研討會發言部分內容的整理)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王卓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