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家豪、羅金義
下一篇
上一篇

王家豪、羅金義:烏克蘭素人政治:沒有承諾的新民粹主義

【明報文章】澤連斯基一如所料在烏克蘭總統選舉中大勝,素人政治又添一例。2004年烏克蘭經歷「橙色革命」,10年後再有「獨立廣場革命」,但始終未能確立民主和法治,國民的政治無力感漸強,渴望澤連斯基帶來轉變。香港的議會選戰也偶見政治素人身影,近年特別多,也許烏克蘭經驗能帶給我們一點聯想、反思。

國民感政治無力 冀素人破悶局

自2013年爆發烏克蘭危機以來,國家經濟疲弱,人民生活水平未見改善。烏克蘭經濟由寡頭商人壟斷,當中近六成活動以非競爭形式進行。現任總統波羅申科曾推出各種貿易優惠待遇,但未有改革經濟結構和營商環境(諸如司法制度、稅制、反壟斷法等),海外投資始終未被吸引,不少國民甚至跑到海外工作以博取較理想待遇。

民眾渴求建制以外的新面孔創造希望,這種想法建基於大眾的政治無力感,寄望政治素人打破悶局。烏克蘭這一屆總統大選的首輪候選人多達44名,為歷屆之冠;其次是2004年的一屆,也只有24人。參選人數創新高,反映民眾對政治機構和管治階層信心大失——波羅申科的反對率高達七成,對議會和內閣成員的不信任程度分別為80%和74%。其實,「外來者」成功介入選舉政治,在國際社會近年屢見不鮮,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巴西總統博索納羅、斯洛伐克自由派女總統卡普托娃等。

澤連斯基毫無政治經驗,只有在電視劇《人民公僕》中飾演總統角色的「履歷」。他反而大膽地以「缺乏從政經驗」、清晰理念或政綱為賣點,更揚言只會挑選政治素人加入管治團隊。他摒棄傳統競選工程,鮮有舉行造勢大會和接受傳媒採訪,卻善用新媒體作宣傳,在社交媒體公布政綱。這些技法深得年輕選民支持,近半在首輪投票支持他的選民年齡正是介乎18至39歲。

競選期間,前總理季莫申科聲言當選後將提升工人薪酬和降低公用事業開支(結果她未能躋身決選);波羅申科更揚言要重奪俄羅斯吞併的克里米亞。有別於民粹主義政客隨意開出政治支票,澤連斯基的競選口號卻是「沒有承諾,就不會令人失望」(No promises, no excuses);他的「政綱」焦點是推動公投,體現直接民主精神,表示會還政於民,讓國民就烏克蘭加入歐盟和北約等議題投票表決。公投看似能彌補代議民主的缺陷,但實踐上往往事與願違,可能帶來過分簡化議題、激化社會對立、低投票率等弊端。年前的英國脫歐公投,迄今幾近尾大不掉,暴露了直接民主的缺陷。

在經濟事宜上,澤連斯基只能扮演倡議者的角色。烏克蘭行「議會-總統制」,根據2004年的新修憲法,總統決定國防和外交,經濟政策由總理主持;如何改革疲弱的經濟,將更多取決於本年底舉行的議會選舉。外界預料新議會將由8至10個政黨瓜分議席,很有可能出現聯合政府。

烏克蘭當務之急應是實行政商分離,阻止寡頭商人操弄政治。烏克蘭貪風橫行,也應歸咎於議員享有司法豁免權——不少富商參選,甚至用錢「購買」議席,以躲避刑責、扣押及逮捕;他們樂於與政府打交道以換取個人利益,同時阻礙經濟改革。澤連斯基聲言將褫奪總統、議員和法官的司法豁免權,且看他的新政府是否真的放棄特權,實踐他這大膽的倡議。要知道澤連斯基似乎跟寡頭商人關係密切,推動改革的決心存疑。流亡以色列的烏克蘭富商科洛莫伊斯基(Ihor Kolomoisky)是銀行大亨,也涉足石油、鋼鐵、航空和傳媒業。他早已預言澤連斯基會參選總統,其智囊亦有參與澤連斯基的選舉工程。儘管兩人否認有任何政治關聯,但外界質疑澤連斯基將成為科洛莫伊斯基的傀儡,協助他垂簾聽政。

「親歐不反俄」可能嗎?

跟其他候選人的論調大同小異,澤連斯基主張維持跟西方融合。烏克蘭危機以還,民眾大多傾向西方,去年更將加入歐盟和北約寫入憲法。以往選舉由親俄和親歐候選人爭持不下,然而近年民情轉變,打破了以往傳統的東西對壘情况。這次選舉,俄羅斯的背書反而成為惡魔之吻,親俄候選人Yuriy Boyko在首輪投票的得票率只得第四位。

有別於波羅申科的強硬反俄立場,澤連斯基傾向以外交渠道跟莫斯科對話。兩個月前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的民調發現,近六成受訪者對俄羅斯態度正面。既然民眾的反俄情緒軟化,澤連斯基主張以溫和手段處理對俄關係,顯然更得民心。他會說俄語,演藝作品也以俄語為主;曾批評波羅申科政府打壓俄語,只會加劇社會分化。烏克蘭的俄語人口集中在東部和南部地區,他們政治上反俄,但同時抗拒以烏克蘭語主導的民族建構工程,澤連斯基包容俄語的立場,正取悅到這群俄語選民。

對於澤連斯基勝選,俄羅斯民間反應正面,而官方則持觀望態度。根據全俄民意中心(VTsIOM)的民調,逾三成俄國人支持澤連斯基當選,支持波羅申科的只有1%。他們期望新總統能為烏克蘭政壇注入新元素,改善兩國關係。克里姆林宮早已明示不願跟強硬反俄的波羅申科打交道,而澤連斯基掌權則可能為俄烏關係正常化帶來轉機。不少評論指澤連斯基缺乏外交經驗,俄國將乘機佔便宜。不過,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特朗普同為政壇新人,但法俄和美俄關係至今未見翻盤之狀。

前景:民情的載覆之力難料

前總統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在「橙色革命」時不乏豪言壯語,但反貪運動只打蒼蠅不打老虎,鮮有觸碰腐敗高官;波羅申科是身家億萬的富商,但經濟改革卻也乏善可陳,甚至貪污醜聞纏身。澤連斯基聲言要撼動寡頭勢力,怎不讓人生疑?他的親西方立場充其量是附和今天的民情而表態,烏克蘭與西方融合要有實質突破,談何容易——烏克蘭經濟跟歐盟標準仍有一段距離,烏東地區和克里米亞等「凍結衝突」(frozen conflict)也阻礙它成為北約成員國。更重要的是,德國和法國等傳統歐洲大國不願進一步與俄羅斯交惡,對歐盟和北約吸納烏克蘭甚有保留。當年波羅申科上場,何嘗不是乘「獨立廣場革命」的親歐反俄之勢(尤其年輕人)?今天也落得慘敗下場,民情可恃多少,可思過半。

有專家預料莫斯科可能會向澤連斯基伸出橄欖枝,短期內雙方的敵對關係或得緩和。可是就在決選前3天,莫斯科在毫無預警之下公布對烏克蘭實施能源禁運,起始日期正是烏克蘭新總統就職禮的前兩天,這能不算是給澤連斯基的下馬威嗎?其實,受到國內親西方輿論掣肘,烏克蘭要復建昔日與俄國的親密關係,也難言樂觀吧?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烏克蘭素人政治:希望還是迷思?」)

作者王家豪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王家豪、羅金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