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感謝學生除了交功課,還交了心

【明報文章】這學期在校任教一門通識新聞寫作課,30多名學生主要都不是主修新聞或傳理的。他們有讀統計、化學、社工、工商管理、宗哲、公共行政、語文、翻譯、中國研究等,背景多元,五湖四海,集成一班。

本來,跟通識的同學就不會太熟,因大家一星期只有3小時一課,緣來緣去,平常心相待。

誰知,這班外系學生一直十分投入,而到最後兩周,筆者聽罷各同學的分組報告,心靈深受震撼,久久未能平復,所以特此撰文,與讀者分享點滴。

學生所報告的題目是「從父母的出生說起……」,做法參考港大錢鋼老師的「生日報」,各人要找父母出生當天的中、港舊報紙,從中發掘一宗值得分享的新聞,之後與父母訪談,從小事見大時代,兩代人話當年、說今日。

一名單親的學生在籌備訪問期間,父親不幸因為肺癌離世了。她婉拒延期提交,堅強生活,盡力透過親戚、舊照、舊物和回憶去了解父親的往事,希望將這報道作為對父親的一份禮物。

這名女生找來1964年9月爸爸出生那天的《工商晚報》報道。當天,香港正在打風,懸掛一號風球,立法局正討論徙置及廉租屋政策,而一批危樓的居民就到港督府請願,主題都環繞住屋問題。風雨中,她爸爸當天就出生在葵涌的一個寮屋區之中,開啟了一段起起落落的人生。

1980年代,她父親中五畢業後努力掙錢,由做熨衫工人,到開清潔公司、搞魚檔、做「行街」、貿易公司老闆,生意起起跌跌,但中間有起色,令他足以成家立室,住處亦由住木屋變成住私樓,再搬進獨立屋。好境不常,2008年金融風暴,學生父親生意失敗,轉做的士司機、校工等,直至最近因病辭世。

學生感觸地說:「最後的個人專訪給了我一個好好的機會了解爸爸的人生,對我來說也是少了一個遺憾,更多的是一種釋懷。」

我對學生的回應是:「多謝你真情和用心分享你爸爸的故事,我看到了一位努力拼搏、勇於嘗試、愛錫女兒和家庭的父親的故事。從你的堅毅、努力和善良,作為父親的我知道,這已是一個爸爸最大的成就。」

一個個家庭際遇 組成香港大歷史

除此之外,有同學分享父母的文革見聞。文革時,這名男同學的爸爸正讀小學,他看見另一名小孩在沙地上寫了「毛主席」3個字,之後打了一個交叉。有紅衛兵發現了,於是要全校停課對字迹,最後揪出了這個大逆不道的小孩。孩子謊稱是爸爸教他,連累他爸爸連日要被兒子當眾批鬥。

另外,又有來自內地家庭的學生,父母因為逃避一孩政策而來港誕下次女的自己,從此努力成為香港人。一些沒有逃港的親戚,則因為「超生」而被強制打掉胎兒。

又有要走難來港的同學父親,由於是地方游泳冠軍,所以快人一步抵港,沒像他人般被浸死、游得慢或要走回頭等遭遇。

有兒子說媽媽在安老院照顧長者的趣事。話說兩張睡牀分別躺着了近百歲的國民黨老兵和年輕一截的共產黨員,他們日日上演口舌的國共內戰,「烽煙四起」,勾起了國民黨背景母親對身世的感懷。

同學在分享時說:「只知道他們做了20年的父母,但其實他們還有30年的人生我們不知道。」

又說認識了一個有經歷、有真名實姓的邱××、蔡××、潘××和許××等,他們就是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有人說很久沒和父母拍照,有人說不知多久沒和爸媽詳談。

聽着聽着學生們真誠和私密的分享,一個個香港家庭的際遇,組成了香港的你我他和香港的大歷史。

父母口述歷史?有得問,其實是一種福氣。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