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朝暉、吳舒景
下一篇
上一篇

林朝暉、吳舒景:敢問路在何方——香港經濟走出去 灣區生活走進來

【明報文章】縱使中央對香港國際都會優勢有清楚認識,但無論是港府、建制團體及內地學者,現時所謂的大灣區戰略,就幾近等同倡議香港發展創新科技、鼓勵港青北上創業就業,或各類法律及制度協調步向一體化。但在商言商,上述種種的目標市場,仍只是在盤活國內既有存量市場的手段,與大灣區規劃中提及香港「創新驅動發展」或「支撐海上絲路戰略」的挖掘增量市場的本意背道而馳。

中國大陸高速增長期接近尾聲,內地企業對國際市場有龐大渴求時,我們反過來推動香港加速向內融入大灣區,不止是時機不對,更會顧此失彼,錯過香港拓展國際競爭力的機會。再過10年再談香港經濟轉型,將是捉襟見肘。

經濟走出去:鞏固國際平台優勢

現時港府的大灣區戰略,提及最多就是倡議創新科技。筆者不反對香港發展創新產業,但這種「博一博」的戰略選擇,除意味着大量資源的投入和伴隨大量不確定性外,更是讓香港陷入內地科創行業的「紅海混戰」中。除了高風險且回報未知的創新科技以外,香港應思考如何發揮自身優勢產業,佈局海外,確保本港未來在眾多內地城市可以有別樹一幟的作用,並在國際市場上維持獨有城市品牌及競爭力。

香港一向是中國經濟戰略「排頭兵」。我們不宜遺忘香港經濟發展史一直都是「發國難財」,國家在近代歷史上經歷的磨難,也成就香港經濟在過去日子吸納不少國內精英、資金。同時,在中國大陸現代化道路上由「封閉」到逐步對外「開放」,香港在轉口貿易、商業服務及金融等行業上都吃盡商機。尤其在改革開放40年的今天,我們更能看到不少港商影子,他們都正好在各國難以相信中國大陸政府會「改革開放」時,成為外資投入內地的「排頭兵」。整個北京、上海及深圳等繁鬧商業區仍有不少港資企業資產屹立不倒,當年更是國外資本及華僑相信中國共產黨提出「特色社會主義」不是鬧着玩的證明。

正因如此,作為中國大陸與西方、東南亞的經濟貿易和社會文化交匯點,香港國際化程度是很多內地城市難以企及的。當中國大陸企業迎來全球化浪潮之時,其實灣區內有不少內地企業有發展海外市場的戰略,分散國內業務的經營風險。在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政策和香港本地經濟自由環境下,香港無疑是接通國內產品、服務供給方與海外各國的超級聯繫人。今天不少中國大陸公司也可以用香港企業的名義對外開拓市場,也能緩解各國對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懷疑及戒心。

另一方面,研究發現對長期身處內地的青年人而言,忽然要適應香港或海外環境是相當困難的,加上不願離鄉別井或錯失內地高速增長發展良機,對外派海外的機會多數嗤之以鼻。相反,香港民間與「海上絲路」各國本就有長期聯繫,潮、閩商人在東南亞尤其眾多。

為此,筆者大膽建議對港部門順水推舟,組織有意開展全球業務的國企和內地民營企業,每年暑期在港籌辦聯合招聘會,招聘一些香港本地相關學科畢業生和青年到海外發展。香港的投資推廣署及貿易發展局,也應由守勢轉為積極考慮如何協助香港公司對外投資佈局。我們深信,港青在「海上絲路」沿線積累經驗、資源和信任後,將會成為未來我國在這些國家中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及行業精英,也會育成新一批海外華商企業家在此冒起。

生活走進來:建港珠澳「飛地」

雖筆者主張香港在整個大灣區定位應是具備國際前瞻性,維持香港制度獨特性和文化多元性,輻射以東南亞為主的「海上絲路」國家,但筆者並非主張香港與大灣區完全割裂。隨着高鐵、港珠澳大橋接通大灣區的交通網絡成熟,加上金融機構、電訊服務商等跨境生活服務進一步便利,港人在內地的一小時生活圈已初步成形。香港市民在生活方面融入土地空間廣闊的大灣區中,無疑可提高香港市民生活質素,並且帶動周邊地區經濟發展。

相對深圳的緊張競爭關係,作為港珠澳大橋彼岸的珠海,相反尚有深度合作空間。珠海支柱產業主要還是第二產業,與香港產業結構形成互補。即使珠海去年推出創新產業支持政策和人才落戶新政,但礙於珠海周邊的人口及其形成的市場規模較小,實難以在短時間內爆發新的產業增長點和吸引大量外來人才落戶。再者,珠海尚有大量未開發土地,成為香港「飛地發展」的理想載體。

現在香港公屋一般輪候時間5年以上,小小的居屋單位已足以讓一名市民窮盡一生積蓄,相比毗鄰的珠海市,1500呎的4人家庭3房單位月租不到5000人民幣。在港珠澳大橋完善的交通配套情况下,從珠海到香港上班不單是可能的,也是可行的。與其在香港境內耗費巨資填海,推出一系列青年人窮其畢生精力也買不起的狹窄住房相比,港府何不善用已投入使用的港珠澳大橋等基建設施?

具體來講,先從構築市民的宜居生活空間入手,一方面嘗試聯合港澳珠三地政府興建條件良好的青年住屋園區或「人才公寓」,由港澳兩地政府主導買地、興建及審批,容許港澳青年申請入住,並且預留一定比例予珠海方面吸引外來人才;另一方面,推動兩地生活一體化的建設,完善來往港珠間的交通和月票計劃。此舉不單可緩解香港稀缺的土地資源和生活空間狹窄問題,同時也能帶動珠海人口增長,推動當地配套產業逐步發展,平衡珠江三角洲東岸及西岸城市發展,拉近大灣區各城市的距離。

中國大陸經濟已進入增速放緩的新常態。俗語云「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不能眼見深圳過去10年、20年發展大好就急於融入發展大潮,而遺忘香港獨有的國際優勢。盲目推動制度及產業融合,或僅寄望於不成熟的高風險產業,無疑是死馬當活馬醫,貽誤了佈局香港長遠未來的大好時機。

善用香港擁有的國際資源及城市品牌優勢,帶動周邊經濟,更是為國家始終打開一扇開放的國門。落實一個符合香港實際情况和市場經濟發展邏輯的戰略部署,不止是用一個國家戰略從根本上改善民生,更能為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賦予一國兩制新時代意義。

作者林朝暉、吳舒景是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理事

[林朝暉、吳舒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