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龔阮仁
下一篇
上一篇

龔阮仁:不「綑綁」海外醫生於醫局 才是荒謬

【明報文章】近年社會一直有意見認為本港醫生和未來醫科畢業生不足以應付未來醫療需求,進而提出應引入外勞解決問題。然而招募外勞來港反應冷淡,便將責任歸咎於執業試難度太高和實習期嚇怕外勞之上,提出要豁免外勞執業前的實習期。豁免實習期的提議在醫委會觸礁,想當然就是因為醫學界的保護主義作祟。看似頭頭是道的分析,又是否真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