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甘文鋒
上一篇

甘文鋒:沙特秩序重組對香港的啓示

【明報文章】筆者於3月8日《明報》發表了一篇關於沙特阿拉伯的文章後(〈沙特阿拉伯也準備「一國兩制」〉),很多人奇怪為什麼要關注沙特變化。第一當然是沙特希望推行一國兩制,這點在上篇文章已詳述,另一點則是沙特作為中東大國,情况可能有大幅改變,從而影響整個中東區域秩序,因此亦值得我們提早關注這個國家的變化。

當然在討論中東秩序前,可能我們要思考一個問題,就是這個世界有秩序嗎?可能大家一下就會想到聯合國及世貿等組織,但這些組織是否真的能維持秩序?還是只是大國控制秩序的手段及平台?只要稍不如意,一個主權國家實力足夠,即可無視甚至退出這些平台,所謂世界秩序只是有實力國家之間的協調及博弈。

自冷戰結束後,本來由前蘇聯及美國領軍的兩個秩序,只剩下美國秩序。而中國在冷戰後選擇了和前蘇聯不一樣的道路,不是另建新秩序,而是主動積極加入美國主導的秩序。所謂加入,不是每事均以美國馬首是瞻,而是勇於在現存秩序中找出突破口。俗一點說就是把現存遊戲規則玩熟,甚至比創造這個規則的國家還要玩得更好,而非直接要求改變規則。

世界秩序趨碎片化

冷戰後美國是世界唯一超級國家,這情况相信在中短期也不會有大改變,美國綜合國力包括經濟、軍事、文化、科技等各方面依然會是龍頭,即使有部分國家可以在一方面接近甚至超越美國,但也不可能在每個方面綜合勝過美國,所以很顯然她仍會是國際秩序的主導國家。但另方面,前蘇聯解體後,美國要獨力維持整個世界的秩序已愈來愈吃力,因此亦看到現屆政府希望將資源重新放回國內,即使可能會減少美國在不同地區的影響力,也不願再花巨大資源做太多維持秩序的工作。

筆者認為這個做法將會造成秩序的碎片化,即美國因應自身需要,調整全球策略,導致不同地區的區域秩序有所改變。雖美國在各地區仍佔主導地位,但卻會被迫與其他國家合作,共同制訂該地區的秩序,而現時的沙特將是一個重要個案。美國因國內頁岩氣發展,對石油的需求大跌,沙特對美國的價值大減,多個大國希望趁這機會加強在中東的影響力,因此作為中東大國的沙特必定會受到多個大國「垂青」。

舉例來說,中國「一帶一路」與沙特「2030願景」是兩國的發展策略,可進行策略對接。2月兩國簽訂35份協議,內容圍繞石油化工、文化旅遊、教育醫療等多個範圍。此外,亞洲另一大國印度亦提出「Look East Link West」政策,其中「Link West」正是針對印度與中東關係,很明顯印度亦已將中東納入他們視野,雖然暫時的對象仍未及沙特,但相信在「2030願景」驅動下,沙特與印度進一步交流只是時間問題。當然亦不能忘記俄羅斯高調介入中東事務,相信他們的目標亦非僅在某個國家,而是整個中東的影響力。

中東現時是多個大國的目標,但同時亦有一個特點,就是各國在當地並沒有不能放棄的利益。舉例說,台灣及南海權益,中國大陸是絕不讓步;印度洋對印度而言亦是如此;本來石油對美國也是,但因美國國內的能源技術發展,石油對美國的價值亦有減弱。這個特點亦可能是各國有機會追求到一個平衡秩序的契機,因為在這情况下,中東的秩序才可能透過其他非軍事手段如貿易、科技、金融等去達至平衡。

而作為區內大國,沙特其實亦打出兩張牌,主動的一張牌是沙特國家石油公司上市,現時各股市皆希望吸引該公司,雖有傳紐約、倫敦及香港最有機會,但花落誰家仍未可知。而被動的一張牌則是位於西北的新發展區「NEOM」,現時該城的發展仍缺資金,正準備開放讓各國投資者到來投資。

維持香港獨特性 對中國未來非常重要

可以預料,到NEOM的投資愈大,對沙特的經濟也更有影響力。相對其他大國,中國有更多國企可調動到沙特投資,甚至有可能換取沙特國家石油到香港上市的機會。若能調動內地國企投資,換取在沙特國家石油公司到香港上市,可說是善用一國兩制為中國爭取國際影響力,也說明維持香港獨特性對中國未來發展是非常重要。

正如上文所言,美國單獨維持整個世界秩序的負擔太大,必定會在某些較次要地區慢慢減少投放資源,世界整體秩序因而會慢慢碎片化,不同地區的秩序會因應美國不同策略而有所調整。「一帶一路」是中國增強國際影響力的國策,一國兩制是應善用的工具,而保持香港的獨特性則是這個制度是否可長久的核心因素。對制度是否有自信,要看這個制度對國家是否有實際作用,而非沒來由的自我良好感覺,一國兩制在中國增加各地區影響力的作用,可能正是其中一個指標,而沙特的秩序重組也許正是試金石。

作者是新民黨屯門區議員、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

[甘文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