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喜華
下一篇
上一篇

何喜華﹕冀醫生組織勿續挑起各界怒火

【明報文章】醫委會在上星期全數否決4個紓緩本港醫生人手不足的方案,即時惹來各界抨擊,批評醫生罔顧公眾利益,不願開放門戶鼓勵合資格的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到公立醫院工作。連日來醫生組織回應批評,辯稱無意阻攔引入海外醫生,對被指為「保護主義」感到被屈,又把責任推到醫委會主席及投票機制上。是耶非耶?必須先從議決的背景說起。

由2011年開始,醫管局透過有限度註冊引進非本地培訓醫生(又稱海外醫生),申請者必須有至少3年專科工作經驗及具備中等程度的專科資格,如已有專科院士資格,可獲副顧問醫生級待遇。如果他們要取得正式註冊,與本地醫生的權益看齊,必須通過執業資格試,並於公立醫院實習一年(認可的專科院士可豁免半年實習期),目的是要熟悉本地醫療系統及常見疾病。

要求專科海外醫實習 實是苦差

對於那些未曾在港工作的海外醫生而言,實習期是無可厚非。但對於透過有限度註冊、已在公立醫院工作超過一年的海外醫生而言,他們已有本地醫療工作經驗,如能通過執業試,理應無實習必要,因其目的已達。况且實習對已是專科院士的海外醫生而言,實在是苦差;如能放寬實習要求,會增加這些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及留港工作的誘因。也正因此,醫委會當日就是要議決放寬實習期的安排。

當日醫委會投選的共有4個方案,表面上差異不大,但仔細看,卻是在兩項主要議題上有明顯對立:一、綑綁3年抑或更長年期;二、有關安排是否只適用於在醫管局抑或連同衛生署及兩間大學醫學院等4個公共醫療機構。這兩項議題構成投選的4個方案(見表)。由於方案一不需綑綁及可適用於4個公營機構內工作滿3年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可以說是最寬鬆的安排,較能吸引海外專科醫生來港,亦能鼓勵他們長期留港,因此支持公眾利益的醫委會委員(即非醫生選任委員)應會贊成的。

相反,方案四卻是最嚴格,一方面要求通過執業試後須綑綁3年,另方面亦只適用醫管局。試想如有海外專科醫生在醫管局工作了3年,已熟悉本港醫療情况,通過執業試後需再在公立醫院綑綁工作3年,即共以6年時間才能豁免6個月實習期,必不具吸引力,亦於理不合。醫生組織指是醫管局人手不足,綑綁多3年正好讓公立醫院有更多人手,更聲稱綑綁期「愈長愈好」。這種期望實在想當然矣!綑綁年期的安排只會適得其反,窒礙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及留港意欲。

此外,醫管局醫生空缺率高已是人所共知,截至2018年底,空缺率是6%,尚欠近400名醫生。不過,其他公共醫療機構亦同樣欠缺人手。政府醫生協會會長李慧茵曾表示,衛生署亦面對退休潮及青黃不接情况,空缺率至少達10%,有個別服務單位更達14%。醫學院亦需吸引海外醫療專家長期留港教學科研。所以放寬安排只限於醫管局,實在無視其他公共醫療機構的人手需要。

這些道理,醫生組織應該明白的。但他們仍堅持綑綁方案,可能是錯誤評估了綑綁的效果,也可能是帶着業界利益作考慮。私家醫生當然擔心海外專科醫生來港3年後便能出外掛牌,與他們競爭。對公立醫生而言,聘請海外醫生的款項是獨立的,他們亦不會有升遷。他們一天未取得正式註冊,也不屬恆常員工架構,不會和本地醫生競爭晉升及培訓機會。這些業界意見及考慮,正好由醫委會醫生選任代表(包括7名醫學會間選委員、7名醫生普選委員及2名醫專院士普選委員)在醫委會議決時反映。共16名醫生選任委員,在投票當日有15人出席,雖當中有一人贊成方案一,而有一名政府委任委員投反對(極可能是醫專的委任代表,因醫專曾公開表示支持綑綁方案),這就顯示醫生選任委員極力反對對海外醫生來港留港較具吸引力的方案一。

綜合各方資料分析估計,顧及公眾利益的委員支持方案一而反對方案四,是可以預期的。相反,醫生選任委員在顧及業界利益下反對方案一而贊成方案四,也可想而知。但值得注意是,方案四除12票贊成外,亦有4票估計來自醫生選任委員的反對票。這4票代表的可算業界內的強硬保護主義派,連極嚴格的方案四也反對,不願作任何放寬。如果那4票投作贊成,方案四也就會通過了。

解鈴還須繫鈴人

議決後有醫生辯稱是投票制度的技術問題、是主席錯失,甚至反過來指摘非醫生選任委員拒投方案四來「攬炒」,簡直荒謬之至,重演醫生組織最擅長的推卸責任、諉過於人。醫生選任委員令嚴格的方案四不能通過,又不支持寬鬆的方案一,不就是說明了醫學界的保護主義?不就是顯示醫生團體只顧業界利益而罔顧公眾利益?

醫委會主席已表示會在下次會議再次討論放寬方案,到時會按投票方式及各方案涉及的議題原則逐項討論表決,已可預計到時會是公眾利益和業界利益兩大陣營的對決。日前有團體到醫委會請願,表達對醫生維護業界利益的不滿,本來受人尊敬的醫生好應慚愧。醫生組織不是說過他們都願接納方案一嗎?解鈴還須繫鈴人,只要醫委會醫生委員不再反對最符公眾利益的方案一,可望即時消減社會各界對醫生的非議。還望醫生委員不要繼續挑起各界怒火,最終玩火自焚。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醫生應更為開放門戶」)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何喜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