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兆輝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兆輝:削單程證爭議 關鍵在政府未做好應對

【明報文章】每日150個由內地前來香港的單程證配額,近期因為公立醫院的迫爆而掀起爭議。一些公眾人士訴求減少名額以減輕醫院壓力,實是對錯目標。

單程證制度1980年代起實施,目的是讓分隔在內地的配偶子女有秩序地來港與家人團聚。皆因兩地婚姻及內地所生子女人數增加,單程證每日名額由1982年的75個,增至1993年的105個,及後再增至1995年的150個。現在本地每年仍有2萬多宗跨境婚姻,所以單程證制度的設立,是為了避免對本地容量造成衝擊,令家庭團聚可以有秩序地進行。但家庭長期分離導致的問題,如離婚風險增加、親子關係疏離、影響家庭幸福,對社會造成不少傷害。

筆者研究單程證安排對本地的影響,有些子女因輪候時間太長,已在內地上學,突然要適應本地學校制度,尤其是英文科目,可能需重讀甚至降班。他們面對新環境的挑戰,加上家庭支援薄弱,若學校不能提供適切的學習支援,不少單程證家庭的青少年因此退學,一方面未能發掘他們的潛能,浪費了寶貴的人力資源,另方面他們的前途亦受不良影響。隨後到了2000年,因內地人士來港政策改變,內地人士來港變得更方便,也多了內地人士在港出生。根據《基本法》,其所生子女有本地居留權,毋須用單程證排隊來港,申請單程證的輪候情况有所改善。

制度不配合 造成問題

雖然持單程證人士的教育水準不斷改善和提升,但整體而言,仍與本地居民有一些距離。確實,香港面對一個重要的人口議題:遷出香港的人口素質,高過遷入的人口,所以整體人口素質未能相應提升。這是實實在在的問題,需透過培訓、教育不斷改善和自我優化。儘管如此,持單程證的主要是母親及兒童,既可協助本港居民建立家園,亦可補充本地勞動人口。近期削單程證的爭議,問題關鍵在於政府未有做好充足的應對準備。許多國家會透過新移民來補充年輕人口的短缺,增加勞動人口及提升工作效率。有時,造成現時本地的問題,非人口本身,而是制度不配合和發展不足。

站在人道立場,我們需要解除家庭團聚的障礙,同一時間亦需提供足夠支援協助新移民定居香港,提供技能訓練,提升他們的能力,有效地幫助他們融入本地社會。現時的爭論只集中在單程證持有人的負面影響;然而,他們願意從事一些本地人不願從事的工作,有些則留在家中照顧年幼子女。他們的社會經濟價值,未獲得社區應該給予的認同。

公立醫院爆滿與樓價昂貴,並不是單程證所造成的,而是人口老化及高地價所引致的。人口老化造成的壓力,令醫護人員疲於奔命。最近醫委會否決放寬現時制度,限制了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實令人感到遺憾和憤怒。

筆者最不想看到的,是社區有任何群體人士受誣衊,令香港成為一個分化的社會。除一些人在政治上得到利益,對絕大部分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到頭來只是花費時間、兩敗俱傷。新西蘭近期發生的清真寺槍擊案,正是喚醒大家,助長對任何群體人士的歧視行為,只會引起分化、騷亂,甚至演變成悲劇。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宣布禁槍,提倡社會共融是正確的,就算當地持不同政治理念的人士,也不會炒作移民問題。筆者希望,我們的社會可以多點同理心對待新移民。

過去20年有超過100萬內地人移居香港,或許我們的親屬、伴侶、同學和同事,是其中一個。他們需要的是理解、共創和共享,不是誣衊與排斥。本地超過80%的人口增長來自單程證持有人,單程證排隊等候得愈久,他們愈需要更長時間適應。我們較早前亦有一項研究建議,年幼的兒童若要跟上本地學習環境,最好是在入幼稚園以前來港。

需兼顧本地承載力及家庭團聚

中央政府一直支持特區政府,是否可以向內地政府反映本地市民關注的問題?或許需要檢視,給予這些新移民其他定居選擇及支援。由於內地的戶口制度,有些人來到香港後,就算不能適應本地生活,也無法回去內地。

現在需要的是一些可實行的解決方案,一方面顧及本地負載能力,另一方面照顧到家庭團聚的需要。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增加負載能力,提供多點選擇,莫怪新移民」)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葉兆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