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佔中九子案側記

【明報文章】成了,快要成了,這班義人,甘願為香港和大眾,捨身成義。

昨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4樓的3號庭,與戴耀廷同齡的法官陳仲衡,以英語一一對「佔中九子」宣讀判罪,各人全部有罪,9人共20項罪名,17項罪成,3項不成立。

宣讀判決後,等待求情,中午休庭,9人暫准離開。步出法庭時,群眾由衷鼓掌致意。

昨日等候期間,一名中年、戴眼鏡的先生,以誠懇的態度對戴耀廷說:「你是為我們而坐牢的,多謝你。」說罷,這人面上泛起悲傷的表情。

戴耀廷以招牌式暖男笑面回應,老套地說八股,「這是公民抗命嘛,預咗啦,大家加油呀」。

未幾,這帶罪的戴教授可能自知「時日無多」,突然「風雲」上身,與身旁的其他人討論今年底區議會選舉的情况,操心非建制派是否夠人在「有機會」的選區出戰。

之後,再有人跟他道別、道謝,戴耀廷竟又安慰人、鼓勵人。

去年底的庭審自辯,戴耀廷曾說:「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

在將要失去自由之際,這名被左報稱為「戴妖」的人,似乎仍在散播希望。

另一個令人動容的情景,是陳健民在庭外除下結婚戒指的一幕。在3號庭的門外,有陽光灑進的那邊牆,陳健民靠在一旁,掛着甜蜜的笑容,一點一點扭着這盟誓之戒。妻子伴在身旁,溫婉地凝視這個腰背筆直的丈夫。

大部分夫婦的婚戒回憶,都是在婚禮時,在聖堂中給另一半戴上戒指的一刻,二人合一,從此永記。這一雙戒指永遠戴在牽着到老的雙手上,愈戴愈緊。絕少夫婦會有這種除戒指的笑容,但這笑容蓋不住分隔的內心傷感。

我見陳健民除了一會都除不出,相信這婚戒絕少機會除下,一戴就是一生。

「他們說什麼都要除下來,我讓太太好好保管。」這隻難脫之戒,終於慢慢除了下來,陳太珍而重之握在手裏,再將它好好地收藏起來,日後見物如見人。

朱耀明:如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人心敲鐘

等候期間,又見朱耀明牧師。75歲的朱牧,曾接受大腸手術,近年經常腹痛,檢查時又曾被刺穿腸壁,很多人擔心他的身體,與他相擁,為他打氣。眾多擁抱中,以兩個阿伯的相擁最為動人:87歲的陳日君樞機與朱耀明牧師,兩個七老八十,雙雙正能量一番,白頭人撐白頭人,被撐又互撐。這兩個衰老的身軀,以眾人之事和公義為己任,每天都在燃燒自己的生命。

戴耀廷及陳健民昨午向法庭陳情時,特別關注朱牧的健康,請法庭不必關注他們兩人,只望不要判朱耀明即時監禁。

在最後陳辭,朱牧說良心、說香港多於說自己的健康。這個老者說,「雨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

歷史和港人會記着你們。

「真正嘅審訊呢,其實唔喺法庭裏面,真正嘅審訊呢其實係喺歷史嘅長河裏面,係喺每一位大家嘅日常生活裏面、生活嘅實踐。」

鍾耀華曾如是說。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