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添生
下一篇
上一篇

林添生:為何對公器私用者視而不見?

【明報文章】反對派經常站在自己的政治立場上,批評建制派、商界和既得利益者公器私用,政治尋租。然而,社會上和市場上經常也出現類似情况,濫用公共資源為自己牟利。這些情况更貼近、更影響日常生活,為什麼又不見很多人出來嚴辭指斥?​

大眾對反對派的邏輯不會陌生:建制派把持選舉委員會和功能組別議席,有些借助業界優勢或背後力量零票當選,選出來的特首和通過的政策法例為他們利益服務;建制派和商界利用影響力繼續獲委任公職和委員,社區上利用政府資源繼續派發蛇齋餅糭籠絡選票;退休高官及政客獲取延後利益,收取大企業及中資的顧問費和非執行董事酬金。​

不論以上理論成立與否,總結一下,就是有人利用制度的漏洞或不公,霸佔了本應是公平開放予大部分人的資源,從而繼續剝削制度弱點,輕而易舉地、永續地享有有關利益。筆者不禁要問:若以上指控成立,我們身邊有相類似的行為,也是否需接受同等的道德譴責?

例如出租自己的公營房屋單位,經營Airbnb分租牟取私利;例如有人利用康文署場地租用系統以往沒有實名制的特點「炒場」,預先代訂場地,然後把價格炒高4倍;又例如「排隊黨」輪候運輸署公共停車場大廈的廉價月租車位,然後放售輪候名額。最近,申訴專員揭發海事處提供的「指定船隻」繫泊設備也被違規分租,有人牟取幾倍利潤。

分租優惠地皮 創科局科技園監管不力

顯而易見,當政府部門和監管機構沒有足夠能力或資源進行監管時,公器私用的行為便會出現。更加嚴重、規模更大的,竟然出現在政府為推動創科而優惠創科企業使用土地的政策之下,例如有跨國企業以優惠地價,獲得在科技園公司工業邨的土地資源興建數據中心。在標準地契條款中有「不能分租」的條文,但最近竟被發現地皮被「分租」給其他客戶(註)!這是明顯的違約之舉,更是有營運商利用公共資源加上欠缺監管的弱點,刻意構成反競爭行為。

創新及科技局和負責管理的香港科技園公司責無旁貸。香港科技園公司是法定機構,主席由行政長官委任,其他董事由財政司長委任,政府是科技園公司唯一股東,公司架構內有常務委員會檢討及執行批租事宜。有租戶違反批地條款,濫用公共資源為自己牟利,創科局應督促科技園公司進行適當監管;平日喜歡監管政府的政客和傳媒,也不應噤若寒蟬。​

有效杜絕市場上公器私用的行為,不單確保公共資源不會被違規使用,影響有效資源分配,更涉及社會公義。但監管也牽涉成本,監管不到位就會誘發這些自私行為。這些現象比政治制度上的缺陷更直接、更觸及市民利益。議會、傳媒及公民社會應花更多時間和資源揭發有關失當,加以鞭撻。

註:〈科技園容許分租 新意網申覆核 指屬違規操作 多次去信不獲正視〉,2018年9月12日《明報》

作者是公共政策及事務顧問、前政府公務員

[林添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