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朝暉、吳舒景
上一篇

林朝暉、吳舒景:敢問路在何方——大灣區中的香港進退失據

【明報文章】基於香港本地經濟陷入低增長、缺乏產業增長點的長期困局,中央頒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以融入灣區來解決香港經濟缺乏持續穩固支撐的問題,並勾勒了金融、航運、貿易、物流、專業服務等區域經濟中心的定位,支持創新科技在港發展。

正當中央推動大灣區建設之際,建制陣營一如既往地支持香港向大灣區經濟融合,而泛民的反對聲音主要集中在自由權利及法律適用領域上,對灣區的融合大方針一時間也沒有多少建言。然而這並非代表灣區融合進程可讓香港安枕無憂,筆者認為特區及香港各界對以下3點應有清楚認識。

深港競爭 無可避免

首先,香港與深圳間的競爭關係注定無可避免。中央雖然把深港列為灣區的3個極點之一,盼望深港同城發展,但無論中央政府自上而下對兩個主要城市作出何種分工,在市場經濟競爭下,產業所聚集的企業、人才,總是在比較環境資源、發展條件後作出最好的選擇,非此即彼。

今天的深圳,除在金融、航運物流等香港傳統優勢領域上可並駕齊驅外,更聚集了騰訊、華為、大疆、比亞迪等眾多世界性的創新科技巨頭,在創投基金的管理規模、國際專利數量、研發投入等代表發展潛力的指標上獨佔鰲頭。相比起來,雖近年香港高校的大量研究成果得益於中央經濟政策的助推而獲得推及市場的機會,但倘若港府和企業還沒有順勢而為,依舊等着優惠政策救市的僥倖心理,深圳與香港的經濟差距只會愈拉愈遠。

毋庸置疑,對內地資金和人才而言,不論制度及文化上,深圳都比香港更容易適應、更具吸引力。為響應國家灣區一體化的號召,深圳市政府這些年來大力協助港企、港青在深圳落户。君不見前海合作區落實多年,也始終沒有成為香港的產業孵化重點基地?在大灣區的語境下,談深港合作往往是將產業和人才導流到深圳。若要以此來為香港注入動力,恐怕更多是北京和港方的一廂情願。

大灣區規劃會導致人才、資金、產品如何流向,就很取決於香港未來10年的發展戰略。尤其在內地各大城市這些年揭開了產業、人才「搶佔大戰」的序幕下,可以預期香港未來數年發展新產業增長點所面臨的技術、人才資源缺乏問題,依然不容樂觀。

緊握香港的國際都會優勢

其次,國際化程度始終是香港的核心競爭力,香港應捉緊國際大都會的優勢,不宜輕易放手。其實中央已在大灣區規劃對香港國際化優勢有清晰描述: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擁有高度國際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及遍佈全球的商業網絡。

香港在經濟貿易、社會文化、法律制度等層面上,始終擁有內地很多城市無法比擬的國際開放性和包容度。從外國國籍市民佔比、各國領事館駐點、特區護照免簽國家乃至每年舉辦的國際會議和盛事等,都足以證明香港的國際化程度。

更重要的是,香港民間長期與東南亞華僑始終保持密切的經濟貿易和社會文化交流。香港本地保留了這些地區華僑所熟悉的粵、閩、潮、客家等方言習慣和民間風俗,「海上絲路」各國國民都對香港略有印象、曾經到訪甚至有親友在港。更重要的是,在東南亞甚至歐美國家眼中,「香港企業」還是有別於內地公司的(從近日美國熱議的《香港政策法》即可見微知著)。這種國際化程度及城市品牌效應,是大灣區內其他城市短時間無可比擬的。

因此香港於大灣區的發展路徑,應是背靠大灣區的強大產業資源,抓緊香港獨有的制度特殊性和善用國際大都會的城市品牌,協助灣區內企業拓展「海上絲路」各國商機。筆者始終認為,目前大多建制陣營和內地學者積極倡議的內地與香港法律制度一體化,名義上雖是建立協調機制、加強協作效率,但實際是降低了香港作為獨立司法區的特殊性,建議過猶不及,對香港長遠競爭幫助不大。

北上港青只能自求多福

最後,我們要讓港青明白在內地發展並沒有比較優勢,必須從頭來過,不宜再徒添過多期望。一個無可避免的事實是,長期生活於香港的年輕人,實際上並不熟知內地狀况。單從社交媒體的比較便可不辯自明:內地是WeChat、微博所主宰的天下,而香港則與facebook、Instagram的世界接軌。內地最新的社會潮流、時事熱點、市場動態,大多數香港青年一知半解;比較兩地媒體用詞造句,也不難發現兩地並非完全共享一套話語體系。

再者,當前中國宏觀經濟環境變化,更是讓港青北上之路雪上加霜。國內經濟形勢並不明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熱潮退卻,中國創投基金出手相當審慎。於國內畢業青年普遍面對就業困難之時,意圖推動港青到大灣區來解決香港本地就業和向上流動問題,儼然是天方夜譚。這種罔顧客觀條件盲目推動港青北上創業尋夢,顯然是不智的——慫恿沒有社會歷練的年輕人耗費四五年青春去創業,失敗是大概率的,到頭來只會埋下社會問題的伏線。

話雖如此,港青北上發展的成敗,更多是取決於個人的學習意願和適應能力,願意埋首兩三年在內地生活,自然會融入;花四五年在某個行業,自然會有所沉澱。雖然這些年對港部門花費不少心思,降低進入內地發展的障礙及制度成本,好讓港青能踏足內地市場,但港青最終能否成功開闢新天地,還是全憑個人能耐。

作者林朝暉、吳舒景是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理事

[林朝暉、吳舒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