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立:剔除商業罪行 是此地無銀三百両

【明報文章】最近熱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政府刻意剔除一些商業罪行或經濟罪行。這個行為,在道德家眼中是「不公平」、「偏袒商家」,他們在意的是有違平等正義;但在敏銳的商人眼中,他們可能會看到另一個意思,那就是此地無銀三百両。

雖然民主派發動了遊行,憂慮這個修訂會導致有人因為政治理由被移送中國大陸,但其實他們恐怕並不是受最大威脅的群體。第一,反政府的人,本來去中國大陸的需要就較少,甚至根本不去;第二,移送程序畢竟需要政府參與,政府脫不了政治責任,不如像銅鑼灣書店事件一樣「自願上去協助調查」,港府實在不需畫蛇添足。

而真正受威脅的是需要經常往來外國的人,因為他們比民主派更有可能惹上當地官非。這包括本地商人及來自外國的國際商人,特別是以香港為基地,在中國大陸市場做生意,而頻繁來往中港的商人。也影響到那些與中國較親密的國家,例如北韓、伊朗、巴基斯坦和非洲諸國做生意的商人。

比方說,有加拿大商人在伊朗做生意,因惹上當地麻煩而不再去伊朗,某天路經香港時,港府便有可能在香港把他強行移送到伊朗受審。當然,大家最憂慮的對象還是北京政府與澳門政府,因為當他們想引渡時,港府不太可能違抗不配合。

即使你不去中外各國,完全避開法律風險,但是那些風險較高的人,例如在中國經營多年、多少有碰過灰色地帶的生意人,或是跟中國有貿易爭議的國家,例如美國、加拿大的商人與他們的員工,如果他們因為逃犯條例的修訂,不信任香港的制度,認為會增加留港風險而變得不願意留在香港的話,他們在此營商與投資的意欲就會下降,在香港投資時比較保守,甚至直接撤離香港。

這意味着商人所受的威脅,很可能並不僅限於自身。如果外國商人與人員對駐港產生憂慮,就會直接威脅整個香港營商環境,終致每一個商人都會直接間接地受影響。

反顯示港府意識到條例威脅商界

刻意剔除商業罪行,向商人表示此條例「無害」,反而顯示港府意識到這條例對商界的威脅。就像一隻野狼刻意大聲對小豬宣稱,最近信了不吃豬肉的宗教一樣,這只會欲蓋彌彰。特別是近年,不論是范冰冰被查稅,還是華為人員在北美被檢控的事件,都顯示這種憂慮絕非杞人憂天。

事實上也真的有商人對此提出了司法覆核,表達不信任,沒有相信自己會被偏袒。明顯地,道德或者平等的問題,並非事情的重點。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