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凱文
上一篇

陳凱文:他們也曾依靠「外部勢力」,又如何?

【明報文章】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連同民主派議員郭榮鏗和莫乃光,日前接受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訪美,惹來親中人士和媒體抨擊,批評她「勾結外部勢力」、「告洋狀」。為此,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撰寫〈他們也曾依靠「外部勢力」〉一文(2019年3月27日《明報》),指出中共和國民黨當年也是靠「外部勢力」起家。

不諱言,蔡子強之言讓人覺得他在演繹「臭蟲論」。「臭蟲論」是一種非形式謬誤,詞源來自中國作家魯迅在〈外國也有〉一文中的名句:「凡中國所有的,外國也都有。外國人說中國多臭蟲,但西洋也有臭蟲。」簡而言之,便是利用對方也曾做過他所批評的事,藉此指斥對方「沒資格」批評自己,從而為自己辯解。

是故,我們應先探討「勾結外部勢力」究竟有無問題,例如:這樣做是否真的能夠達到目的,能否捍衛香港的本土利益,又或者純粹是泛民本身的利益。當然,蔡子強重提這段歷史,可能只是想說中共嚴人寬己,或者是雙重標準;但「勾結外部勢力」若有問題的話,則不論中共是否也曾做過,不論批評者本身是否支持中共,是否嚴人寬己,是否雙重標準,泛民「勾結外部勢力」依然是有問題的。

那麼,「勾結外部勢力」究竟有無問題?或者更功利地說,是否弊大於利呢?蔡子強談歷史,我們也借古鑑今,用中共的血淚教訓說明。中共自1922年二大正式決定參加共產國際,成為它的一個支部,直至1932年,共產國際派遣德國人李德進入蘇區,並成為最高領導層3人團的成員之一。當時中共面對國民黨的第五次圍剿,李德及中共3人團放棄了毛澤東過往主張的游擊戰術,改用正規陣地戰,最終造成嚴重損失。

可以說,共產國際派來的人罔顧實際,胡亂干預和瞎指揮,是中共失去蘇區,被迫展開「長征」的主因之一。最終,中共召開遵義會議,李德被剝奪軍事指揮權,共產國際失去了中共的直接指揮權,其政治和軍事形勢才逐步扭轉過來。由此可見,即使撇開「勾結外部勢力」是否愛國的問題不談,純粹從泛民的黨派利益和發展來看,爭取「外部勢力」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違反效忠誓言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泛民跟中共和國民黨的最大不同之處,是中共和國民黨是革命黨,自建立的一刻起,便主張使用武力革命的手段,推翻當時的統治者,甚至是建制。泛民以及今次訪美的陳太、郭榮鏗及莫乃光,則從不承認自己是革命黨。他們不但從未反對一國兩制,而且一直宣稱自己在捍衛一國兩制,捍衛中共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此外,他們還曾宣誓擁護《基本法》以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如此說來,中共和國民黨由於從未宣誓效忠當時的掌權者,所以她們儘管曾經「勾結外部勢力」,也不涉及效忠和誠信問題。可是,陳太等人若真是「勾結外部勢力」的話,便涉及違反效忠誓言的問題,因為根據基本法第23條規定,「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是港府應自行立法禁止的事項。即使23條尚未完成立法,但是3人做出23條禁止之事項的話,又能否真誠地擁護基本法呢?

作者是學研社成員

[陳凱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