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智傑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智傑:「陋規」是如何煉成的

【明報文章】一宗老師跳樓自殺的新聞,激發社會連日討論校園內林林總總的「辦公室政治」。傳媒接連報道,有老師被要求寫「悔過書」、為了高層巡訪而如「妹仔」般粉飾校園、因試卷上的影印墨迹而被無端責難、申訴也求助無門等。

自相矛盾概念 卻見諸生活點滴

無論如何改革申訴機制,任何機構和組織內都總會有些「陋規」。「陋規」是一個自相矛盾概念,但卻活生生地體現於生活的點點滴滴。「陋」是貶義字,大意是指缺德陰私之事,大多不會張揚;然而這些陋習卻習非成是,變為人人都得以遵從的規矩。「陋規」,不會明文黑字般寫出來,但在這個圈子或組織內生活的人,大抵都心領神會。故此,再多的申訴渠道、在法團校董會內多加一或兩位老師校董,甚至是由教育局介入校園運作,有時都難以抗衡「陋規」於組織內的文化力量。

規矩本應是革除陋習,讓人們於組織內各司其識、按部就班的依據。不過,在官場、校園,以至不同的職場,或多或少都出現不同形式的「陋規」,諸如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禁忌」、一些大家都要做的「指定動作」,但卻對於組織的業務毫無益處可言。而且倘若有人不「跟大隊」,這些「游離分子」可能便是「職場欺凌」的對象:輕則身邊同事每天於午飯時間「拉大隊走人」,獨剩你一人;再者則於工作上無人援手,被迫獨力奮戰,還落得被眾人暗指「人事有問題」等「莫須有」的罪名。嚴重者,則是近日見諸傳媒報道的種種校園新聞。

跟「集體順從」息息相關

「陋規」的陰影於不同的組織總是揮之不去。這跟社會組織的「集體順從」(collective conformity)息息相關。任何組織,都要做到領導層的命令能夠下達和執行;倘若紀律鬆弛、政令不行,則無組織可言。故此,社會組織或多或少都要有某程度的集體意志和服從性。對組織領導層而言,這種集體服從的重要性,甚至凌駕個別員工的能力或貢獻—— 一旦有人可以於組織內不守規矩、不服從上司判斷,則可能讓其他組織成員仿效。故此任何社會組織,都會有若干的領導權威或道德感召,以培養組織的「集體順從」。組織傳播(organizational communication)的研究中便有一個著名概念:集體錯覺(group think)。由於成員傾向跟組織保持一致的意見,因而導致無人提早指出問題所在,以至組織成員集體地作出錯誤、難以理解的決定。

碰上「邪惡的平庸」 可產生極端惡果

當「集體順從」的社會組織文化碰上「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evil),則可以產生極端的惡果。「邪惡的平庸性」是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出席二戰納粹高官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審判後,對人性的極大批判。鄂蘭指出,她目睹的艾希曼並不是一頭人人得而誅之的惡魔,而是一「顆」十分平凡、順從組織的「齒輪」。每當發生讓人髮指的案件,大家總會覺得當事人必定是作惡多端、無惡不作的「壞人」。然而,鄂蘭在闡釋「邪惡的平庸性」時,卻深刻地勾畫出人性於生活上的順從、於公義上的沉默,以至於思考上的平庸,是如何養成社會上極端的邪惡。故此,一位待人有禮、熱心侍奉的教友,可以於公務上變為制度暴力的一分子;一位關愛家人、與人為善的好鄰居,可以對身邊的惡行或不義視而不見。

不少職場欺凌、組織「陋規」,以至是近日種種的「校園奇聞」,都體現了「邪惡的平庸性」是如何在社會組織的「集體順從」下發揮到極致。也許,一些如今受盡千夫所指的校園管理層,在他們還是校園的一位小老師時,便受盡各種各樣的職場「陋規」所洗禮。春風化雨的那顆初心,隨着歲月的年輪,習慣了辦公室的明槍暗戰、看盡了多少同工含冤離去、適應了官僚制度的指標要求,故此對校園內的眼淚變得麻木。這情况,有點像一位豪門大家族的奶奶看見一位流淚的媳婦,不但沒有同情,反而覺得媳婦們就是不長進。而其他的教員,或為生活餬口、或已看透世事,都習慣了「跟大隊」,作一顆如常運作的「齒輪」。

體現制度漸變空文 反映人性弱點

「陋規」體現了規章制度日漸變為行禮如儀的空文,更反映了人性的弱點:自保為上、羊群效應、順從權威,以至是欺善怕惡、有權便盡用等。這些人性的弱點,活現於林林總總不同的社會組織,成為層出不窮的集體錯覺和「陋規」。

作者是香港恒生大學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智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