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你知我知官知中共都知 修訂《逃犯條例》信不過

【明報文章】中共建政70年,至今仍是一個沒有註冊的政黨/社團,沒有法人地位。但它大搞依法治國,叫人依憲守法,自己卻凌駕法律。

就移交逃犯協議,香港多年來一直與內地談不成,問題癥結就是大家對內地司法制度無信心。

無信心的原因,不外乎內地司法不獨立,講黨治、政治、人治多於法治,當事人在內地的法律權益和人身安全往往不受保障,司法程序每有不公,冤假錯案、政治案時有發生。

香港的官員、商人其實十分清楚內地法治不彰,他們只要設身處地,想想如果有家人、朋友在內地遇事惹上官非,他們所寄望的一定不是法院公正的審訊,而是希望找到有權勢的人幫手擺平事件。

港區人代、政協對此更是清楚不過,只要他們細讀不同港人事主對他們的求助案例,就會發現這些司法不公十分普遍,再也說不出什麼「內地司法陽光透明,受最先進民主國家認可」之言。

這些港人求助個案,保安局、特區駐內地辦事處都收到不少,官員清楚明白內地法治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可是,現在為了修訂《逃犯條例》,特區政府不停為內地法治說項。此間,內地是否已經「司法大躍進」,制度健全,能與港人要求的法治水平接軌?

既然一直都做不到,究竟內地法治目前有什麼「質的變化」,突然水到渠成,足以達成協議?請特區政府務必清楚解釋。

對於移交逃犯,有內地學者透露更多接近北京官方的看法。

以往華東政法學院的流泉和澳門大學法學院的上海籍教授趙國強在內地的論文不約而同指出,在移交問題上,要突出「一國」原則,不能以「兩制」或高度自治犧牲國家至高無上的權益。

具體執行方面,要以國家安全優先,不能因為所謂的「政治犯」、「軍事犯」而不移交。兩位學者解釋,中國刑法沒有「政治犯」,中國政府亦從不承認有「政治犯」,只是境外的人將以前的「反革命罪犯」和現在的「危害國家安全罪犯」稱之為「政治犯」;他們其實是中國的「刑事犯」。

香港與內地同屬一個主權的國家,在中國任何法律區域從事反政府活動,就會危害國家統一,危及各法律區域的共同利益。香港應依法對中央承擔起打擊反政府活動的司法義務,移交「危害國家安全」的逃犯回內地。

香港不能以「政治犯」的理由拒絕移交,否則「兩制」將凌駕「一國」,會破壞國家統一,不利國家安全。

對於「死刑不引渡」原則,趙國強認為,如果強加內地,等於干涉內地有關死刑的法律制度,顯然是干涉和不夠尊重國家。華東政法學院的流泉則指,香港還有部分民眾支持死刑,嚴懲罪犯是兩地人民的共同願望。

總而言之,香港必須承擔維護國家統一、主權和安全的職責,彼此要「以和為貴」,多一點合作,少一點限制。外有外的做法,內有內的做法,展開司法互助。

以上的文字,某程度很反映北京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看法。

倘港府都不信內地 市民憑何信任?

至於有關剔除商業罪行,筆者認為,商界如果對內地的法治和執法有信心,大可不必要求剔除,應該支持政府原有方案;如對內地法治沒有信心,那麼涉及其他罪行的移交亦沒理由通過了。

在此問題上,特區政府應強力撐內地法治,不可為商界製造特權,否則,這樣會顯示特區政府某程度也不信任內地。如果特區政府都不信任內地,那麼香港市民憑什麼信任?

特區政府一方面說不要讓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但卻剔除商業罪行,一手讓香港成為商業犯罪的避風港,做法與說法自相矛盾。特區政府如對內地法治投下信任一票,香港從今以後不宜再搞什麼「國際仲裁中心」,應全力支持大陸成為「國際的仲裁中心」才對。

從宏觀看北京治港的法治觀,中央一直視法律為武器,治港希望「要槍有槍,要法律有法律」,一直尋找各種方式「法律武器化」。法律在北京而言並沒有凌駕性,更不是憲政,它只是為黨服務的一種工具。黨為先,人民為次,法律排最後。

領導人的有關思考包括:

「要拿起法律武器,佔領法治制高點。」(習近平,2019年《求是》)

「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必須着力建設一支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法律的社會主義法治工作隊伍。」(習近平,2018年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講話)

「以強大的法律武器和勇於開拓的創新精神去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張德江,2017年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

「要善於通過法定程序使黨的主張成為國家意志、形成法律,通過法律保障黨的政策有效實施,確保黨發揮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黨的政策成為國家法律後,實施法律就是貫徹黨的意志,依法辦事就是執行黨的政策。」(習近平,2014年中央政法工作會議)

跟內地談法? 如出賣靈魂

以前沒有移交逃犯協議,內地已多次疑在港跨境執法,擄人/企圖擄人回去(1995年,蘇志一;2004年,摩星嶺事件;2013年,潘維曦;2015年,銅鑼灣書店案;2017年,肖建華)。廣東警官學院的論文甚至承認,有公安曾託香港警察,想強行抽港人DNA回內地鑑證,以作執法之用。(詳見本人拙文〈內地公安都承認過的越境執法〉,2016年1月5日《明報》)

無移交協議都可以無法無天,日後如果有法律在手,等於北京在港擁有「隨意門」,任何人都可以「被某些罪名」捉回去。

叫港人對內地法治有信心,上一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中國前首席大法官王勝俊,從沒讀過法律,但可成為中國法治第一人;中國證人出庭率世界數一數二的低,只有大約2.3%,證人不時被屈證言。

跟內地談法?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這有如出賣靈魂的勾當。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