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方景樂
下一篇
上一篇

方景樂:如何改善校內投訴機制——回應何滿添校長

【明報文章】拜讀何滿添校長的鴻文(註1),提出了4個方法發展校本管理,其中之一是要求教育局採取更積極角色,處理學校、教師、校長間的投訴。然而,教育局在什麼情况下才可介入?介入的角色應是什麼?這關乎校內投訴程序設計的問題,本文會嘗試提出一個具體的方案供教育界慎重考慮。

教育局早於2004年修訂《教育條例》,要求各校成立法團校董會,藉此使學校擁有更大自主權,更靈活地管理校務及運用資源。誠然,教局推行校本管理惹起不少爭議,但純粹理論的層面上,此舉引入校長、教師、家長與辦學團體共同管治學校,提高了學校的透明度及問責,而且也可以體現教育專業自主,應會推動教育進步,所以教育局自有「義理」不隨便干預校政,希望由學校自行處理投訴。可是,教師墮樓慘案正正揭示了校本管理的巨大漏洞:教師遭到管理層不合理壓迫,雖有向校方和辦學團體申訴,最終也竟得不到妥善處理。

以公平公正原則處理投訴

回顧學校校內處理投訴程序,教育局於2011年推行「優化學校投訴管理安排」計劃,要求學校制訂其校本機制及程序以處理學校有關的投訴,但計劃並沒有涵蓋來自教職員的投訴。而《學校行政手冊》第7.9部分「處理員工投訴」的內容裏,指明要求校董會應徵詢員工意見,建立一套制度以處理不同層級同事的投訴。《學校行政手冊》建議,如果員工投訴的是直屬上司,校方則須委任一名再高一級人員或成立獨立委員會處理;如員工投訴的是校長,則須由校董會處理;文件也建議投訴須從速處理,避免問題擴大;投訴內容也應保密。教育局的提議貌似詳細,其實是忽略了處理投訴的公平公正原則。

事實上,資助學校以公帑營運,而且也實踐着公共教育的任務,乃屬公共機構之一,其行事必須符合普通法裏「自然公義原則」。自然公義原則主要是兩個面向,包括投訴各方均有申辯的權利,及負責投訴的審裁者不應涉有利益衝突或具有偏見(註2)。申辯的權利包括以下的具體安排——

一、通知:必須盡早通知受影響人士,給他知悉具體的投訴內容,使受影響人士可以有充足時間準備之後的申辯;二、有口頭聆訊的機會,各方皆可有申辯機會;三、可由代表陪同(包括同事、律師或工會代表等);四、與訟人士有傳召證人的機會;五、有提供充分的裁決理由。

有關利益衝突或偏頗,關鍵是有否實際偏頗、推斷偏頗及表面偏頗。實際偏頗是端乎審裁者對涉案人是否心懷偏見,然而這一點難以證明,法庭成立的案例罕見。而推斷偏頗方面,在於審裁者有否直接與涉案某方有財務利益,或審裁者和涉案某方同屬某組織成員。假使審裁者是涉案某方的親屬、有朋友關係或生意往來,就屬於表面偏頗。

上述自然公義原則,其實是源自公平公正地處理投訴的常識。如何落實上述原則,將之運用在具體的學校投訴機制中?筆者建議可借鑑英國法定組織「諮詢調解仲裁服務」(ACAS)發布的「紀律及投訴程序實務指引」。這指引旨在給予僱傭雙方處理紀律及投訴的具體程序。其中有些內容值得本港教育界參考,摘錄如下(註3)。

英國ACAS投訴程序實務指引

.僱員若無法通過非正式途徑解決糾紛,就應盡快向管理層(當然不是涉事的上司)提出正式書面投訴;

.僱主收到投訴應盡快安排會面了解投訴內容,不得無故拖延;

.僱員有權要求由同事、工會代表或工會職員陪同出席會面,然而僱員也應給予僱主充足時間準備會面;

.在會面時,僱員應有充分機會闡述投訴的內容及建議的處理辦法,陪同者亦可以當場與投訴者商討,代表投訴者回應僱主;

.會面後,僱主應盡早決定會否採取行動,如僱主會採取行動,也應書面通知僱員;

.如僱員不滿僱主的解決方法,僱主應安排上訴機會,而上訴應由未曾處理這個案的管理層接手,以示公正。

上述程序維護了投訴各方有充分申辯的權利,更顯示在文明社會中,工會有重要角色代表勞方權益。事實上,資本主義社會裏的僱傭關係,勞方往往處於資源上較弱的位置,只靠個人力量爭取勞方權益殊不容易。社會確立工會可代表個別勞方爭取權益的角色,才可稍稍平衡學校僱傭權力的懸殊關係。工會代表陪同僱員出席,不單可提供心理上的支持,更可確保投訴者有充分申辯機會,代為提出合理合法的投訴證據。

第三方獨立仲裁 確保公平公正

另外,在學校的處境中,僱主必然是管理層一方的人員,處理投訴難以完全排除偏頗問題,難免會受到「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質疑。所以建基於上述投訴程序,筆者建議在投訴的上訴階段或之後,引入第三方如教育局或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接手處理投訴。這可免卻利益衝突及可能的偏頗,確保按照公平公正原則處理投訴。

結語

資本主義社會下,理順僱傭關係是維繫社會和諧一大基石。在教育場景下,妥善地處理校長及教師關係,更會締造融洽的學習環境。執筆之際,仍有教師投訴校長高壓管治的新聞。我認為教育局應從速要求學校檢討及修訂由教員提出的投訴程序,以公正公平原則處理投訴個案,更重要的是可以明文程序規範教育局監管的權限,造就優質的校本管理,避免悲劇重演!

註1:何滿添,〈四管齊下 發展校本管理〉,2019年3月22日《明報》(bit.ly/2YF1seQ

註2:林壽康、余惠萍,《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2017年,印象文字

註3:bit.ly/2RonTA1

作者是教協理事

[方景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