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庭輝
下一篇
上一篇

楊庭輝:特朗普硬挺以總理 削美國道德影響力

【明報文章】2019年首3個月內,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數度透過推特(Twitter)推翻國務卿蓬佩奧就中東問題所發表的講話。繼敘利亞撤軍風波後,特朗普又於3月21日在推特破天荒地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的主權(此項決定公布前數小時,蓬佩奧才重申美國將維持對戈蘭高地的一貫立場)。據報,這是飽受醜聞纏身的現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近月不斷游說特朗普後所取得的成果。美國白宮前中東問題首席顧問丹尼斯羅斯(Dennis Ross)接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訪問時更斷言,特朗普選擇在這個時刻公布這項極具爭議的決定,無非是為了幫助內塔尼亞胡迎戰即將舉行的以色列大選。

特朗普無鞏固以國戈蘭高地掌控權

平情而論,特朗普此舉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其實際意義,原因是不論他是否作出此項宣布,以色列過往50多年來也對戈蘭高地行使實然上的主權。追本溯源,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擊潰敘利亞、約旦和埃及,自此一直掌控了原屬敘利亞領土的戈蘭高地。雖然聯合國安理會當時迅速通過「242號決議案」,但以色列不但一直無視相關的撤退令,而且在1981年透過修改國內憲法單方面吞併戈蘭高地。多年來,戈蘭高地一直重兵屯駐,阿拉伯世界縱然對這個現狀深感不滿,但亦無力改變這個現實。換言之,戈蘭高地早已由以色列牢牢控制,特朗普在推特的宣言,並無進一步鞏固以色列在當地的掌控權的效果。

無可否認,短期而言,特朗普的舉動無疑對內塔尼亞胡大為有利。不少以色列人民並不理會過往多屆以色列政府在戈蘭高地所作的惡行,例如強迫當地原居民搬遷、迫使他們放棄敘利亞人的身分認同、強拆當地民居、限制當地經濟活動規模等;他們只是單純根深柢固地認為以色列值得擁有當地的主權。事實上,礙於民意的影響力,當特朗普公布這項決定後,以色列的在野反對黨亦不得不附和,其間眼白白看着內塔尼亞胡獨佔頭功。阿拉伯世界固然不可能同意特朗普的決定,但他們一時三刻未必會在這個議題上大做文章。畢竟,他們也無法不首先顧及影響各自最貼身利益的議題。

或令中東更動盪不安

然而,長遠而言,特朗普的決定甚有可能為中東地區帶來更大的動盪不安。阿拉伯世界不可能對他高調地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一事無動於中,甚至可以說,這個挑釁意味甚濃的舉動,令阿拉伯世界往後更名正言順地作出圍堵以色列的舉動。此外,特朗普今年稍早前才表明有意促成以巴和談,但如今他的舉動無疑變相立場鮮明地告訴阿拉伯世界,不可能恢復1967年前的版圖秩序。試問巴勒斯坦會信任這個明顯偏袒以色列右翼勢力的美國總統,擔當和談的中介人嗎?

的而且確,要以色列放棄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可謂難於登天。對她來說,戈蘭高地既是重要的軍事據點,亦是無與倫比的情報收集基地。過往以色列曾嘗試與敘利亞磋商以交還戈蘭高地,作為對方疏遠仇視以色列的伊朗和真主黨,但幾番嘗試均徒勞無功。如今巴沙爾阿薩德政權更極度倚賴後兩者對付敘利亞境內的遜尼派反對勢力,要促成相關交易完全是天方夜譚。美國不難明白到,在這個情况下,以色列絕不可能無條件撤出戈蘭高地這個戰略重地。

可是,默許以色列非法佔領當地,與公開承認以色列擁有當地的主權,始終有明顯分別,尤其當美國大義凜然批評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中國在南海主權問題上違反國際法時,自己亦會牽頭硬挺盟友公然違反國際法。特朗普的做法,除了再一次反映國際法的蒼白無力外,亦進一步削弱了美國在國際社會上的道德影響力。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特朗普硬挺內塔尼亞胡 禍福難料」)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楊庭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