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戚居偉
下一篇
上一篇

戚居偉:推搪建屋計劃 如在劏房戶傷口灑鹽

【明報文章】早前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表示預留20億元支持非政府機構興建過渡房屋。近日有非牟利機構提出,申請在荃灣海興路與海角街交界設置過百間水管屋,每個單位可容約1至4人,受惠人數估計在5年內介乎500至700人。

相比其他類型的過渡房屋如組合屋或貨櫃屋,水管屋予人的感覺更陌生,有人擔心結構安全問題,也有人疑惑為何使用管道屋設計等。作為一居住場所,安全當然放在首要位置,並必須符合包括防火、結構等安全要求,這點相信之後有關機構會進一步詳細解釋技術問題以釋公眾疑慮。

不過,水管屋計劃尚在構思階段,但已有區議員指收到居民反對意見,擔心加重荃灣負擔。但要留意,水管屋規模遠低於公共屋邨,加上水管屋住客會有流轉,估計同一時間內只會有不多於400人入住,與一座單幢式樓宇人口相若,相較近32萬荃灣人口,難以想像會對當區帶來明顯的交通擠塞或負荷。

作為區議員,當然有責任反映當區居民聲音及疑慮。我們明白,任何一個地區興建房屋,總會引致對當區資源的需求增加,市民有所擔心,令人理解。不過現時房屋問題嚴重已是不容置疑,如果當區有合適地方可用作發展房屋,哪怕不是大規模的房屋供應,起碼「救一個得一個」。尤其相比現時的劏房環鏡不但存在安全隱患,還面對租金昂貴、年年加租的風險,過渡房屋至少能帶給劏房居民一點希望。

我們歡迎更多非政府機構一同參與社會房屋發展,讓更多有需要人士得以受惠。不過,上述的反對現象並非單一事件,也隨時影響公屋供應。事實上過去數年,地區上有不少包括公屋在內的建屋計劃,但在區議會或城規會均面對若干反對聲音而遭到縮小規模,甚至因而擱置。但在每一次建屋爭議中,當一個計劃落空,又或項目規模縮減的同時,也代表着一個改善住屋環境的希望因而幻滅。而過往的反對聲音,主要來自當區居民及區議員,反對理由也主要以交通壓力或缺乏配套設施為主。

無人認可劏房戶是主要持份者

通常我們的第一印象,就會聯想到當區居民是相關計劃下最大持份者,因大家會認為他們是有關政策下最受影響的一群,故會對相關意見更為重視。而事實上,過往城規會在改劃為公營房屋所收集到的意見中,也主要是來自地區的反對聲音,他們認為自己在計劃中受害。但這些房屋的潛在受惠者,往往並不是當區居民,而是整個房屋政策下的最大受害者,包括數以萬計的劏房戶,但其聲音反而未被重視,亦無人認可他們其實是計劃下另一班主要持份者。而當計劃落空時,他們就是最受影響的一群。故此,擱置或縮窄建屋計劃,並非一個「無痛」選擇,只是我們並未有理會誰人真正受到傷害。

我們相信,包括當區居民在內,也承認香港面對嚴重住屋問題,增加房屋供應是社會共識;可是到真正落實建屋計劃時,大家卻擔心選址設立在自己所生活的社區,當中包括擔心影響景觀、樓價以至交通壓力等。有人稱之為鄰避症候群(NIMBY)。這些來自地區的壓力再也不是新鮮事,估計未來只會愈來愈多。

在這情况下,增加房屋供應僅僅流於口號表述,到真正落實執行時大家卻諸多推搪,無疑等同在受害者傷口上灑鹽。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從水管屋看地區反對聲音」)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

[戚居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