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宋小莊
下一篇
上一篇

宋小莊:對逃犯例修訂的疑慮不成立

【明報文章】早前香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防範、避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區成為逃犯天堂。從政府修例諮詢的結果來看,有3000份意見是支持的,有1400份意見是反對的,支持的比例遠多於反對。在多元化的資本主義社會,這反映香港社會對修例是支持的,多數市民希望有關犯罪得到應有懲治,不論有關的犯罪行為是否由香港特區管轄,也都希望香港社會穩定,不希望香港成為疑犯的避風港,更不希望香港成為逃犯天堂。

逃犯條例有缺陷 應當修訂

然而香港社會也還有若干疑慮需要處理和應對,需要釋疑。例如——

一、《逃犯條例》是否有漏洞。在台灣向香港特區提出要求遣返在台殺人疑犯陳同佳時,發現台港之間沒有有關的刑事司法協助協議,又查看《逃犯條例》等有關條例,也找不到相關依據,覺得有必要修訂,修補漏洞。主要有兩點:一是對中央政府的規定有矛盾,例如《逃犯條例》第2條對中央政府的限制與其他有關中央政府的職權有矛盾;二是《逃犯條例》第3條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第4條將立法會的權力凌駕於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之上,這不符合基本法規定的香港特區直轄中央政府的法律地位,也不符合該法規定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既然條例本身有缺陷,就應當修訂。這不是藉口,也不是託辭。

二、遣返逃犯的基本模式。有些人以為遣返逃犯只能採用雙邊協議模式,這也是片面的。懲治犯罪和跨境犯罪、移交逃犯是聯合國和世界各國共同目標,但由於世界各國和國內的社會制度、司法體制和法律制度有差異,就不可能簡單採用一種制度。在世界範圍內,遣返逃犯的模式也有多樣性,不一而足。美國各州之間就有憲法規定的移交模式;世界各國和各單獨關稅區之間就有雙方協議模式、雙邊個案協商模式。

香港特區是自由港,為避免成為逃犯天堂、影響一國兩制下的社會穩定,就需採用各種可能的模式,趕上時代步伐。此外,還有聯合國的國際公約模式等,如《聯合國反腐敗公約》模式,中國大陸就曾通過《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的機制發出100個紅色通緝令,向包括美國在內的數十個國家要求引渡逃犯,大部分個案都得到被請求國的支持。

三、可遣返犯罪的逃犯的範圍。世界各國刑事犯罪的種類可能成千上萬,對可遣返逃犯的範圍,世界上並沒有絕對劃一的種類。為避免過於瑣碎,世界上採用的通常有46種犯罪。香港作為單獨關稅區和其他國家簽訂的雙邊協議,通常也這樣採用。但這不是通用的標準。例如美國憲法第4條第2款第2項就規定:在任何一州被控告犯有叛國罪、重罪或其他罪行的人,如逃脫該州法網而在他州被尋獲時,應根據他所逃出的州行政當局的要求將他交出,以便解送到對犯罪行為有管轄權的州。可見在美國,可遣返、移交的逃犯的犯罪種類就很多了,也沒有確定範圍,美國人也不十分清楚各州所謂的「重罪或其他罪行」到底有多少種。

香港特區採用46種,應當是可以接受的。當然,香港特區略為增加或略微縮小,或將某些犯罪類別合併,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從實際出發,而不能偏袒某些犯罪,失去公正和公平。

司法體制差異 不應影響逃犯移交

四、兩地司法制度存在差異問題。前已述及,世界各國的社會制度、司法體制和法律制度都存在差異,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特區和內地之間也屬於這種情况,但這並不應該影響逃犯移交。上引美國憲法的遣返逃犯規定在1791年就生效,當時美國北方是資本主義社會,而南方卻是奴隸社會,有蓄奴制。美國各州的刑事法律也不完全相同,但並不影響美國憲法的規定。在香港特區,現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和美國商會卻以內地法制與香港不同而反對修訂,是沒有理由的,他們應當看看本國憲法規定。他們認為,如果香港與內地達成移交逃犯協議,外商就不會繼續以香港作為總部基地,這是對香港特區事務的干預和要脅,完全沒有道理。

香港不應以兩岸關係說事

五、台灣不會與香港特區達成遣返協議。台灣會不會與香港特區達成移交逃犯協議,筆者不得而知;但這次觸動香港特區啟動修例,是台灣請求引渡陳同佳引起。實際上,香港不應當以兩岸關係說事,這是「一百步笑五十步」。早在1990年,兩岸就達成了移交一般刑事犯的《金門協議》。迄今為止,兩岸已雙向遣返或遣送數百批、數萬人次的逃犯。如按這種邏輯推理,則台灣應當歡迎與香港特區達成雙向的移交逃犯協議,而不僅僅是個案處理。當然,先做個案處理,等到水到渠成,才達成雙邊制度協議,也不是不可以。

在基本法中,有兩條條文涉及司法協助,第95條規定香港特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香港特區與中國內地、台、澳的司法協助,包括刑事司法協助,應當按該條文的原則和精神辦理;第96條規定在中央政府協助或授權下,香港特區可與外國就司法互助關係作出適當安排。香港特區與外國的司法協助,包括刑事司法協助,應當按該條文的原則和精神辦理。這兩條既有相同之處,又有相異之處。前者涉及中央和香港特區的關係,也涉及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後者既涉及外交事務,也涉及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在逃犯問題上,對前者,可以用「遣返」、「遣送」、「移交」等名詞;對後者可以用「引渡」的名詞。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宋小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