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不是一年一度的事

【明報文章】上周美帝國務院提交了關於《香港政策法》的報告,認為過往11個月香港的自治程度,足夠(sufficient)給予延續《政策法》下,香港的特殊待遇。這個結果,未必太意外,因為現時中美仍然在貿易談判,如果美帝在此刻對香港事務「開火」,隨時會破壞兩國比較和緩的談判氣氛。但從內容來說,報告有另一重意義。

美帝認定香港自治程度在減退

首先,美帝指出,過往11個月發生的自治程度,足夠(sufficient)給予香港特殊待遇。但和去年不同。上年發表的報告,字眼是more than sufficient,即是足夠有餘。換言之,美帝由去年的more than sufficient之說法,向下調整,僅認為是「足夠」,似是改變了過往正面的語氣。而且,今年美帝在sufficient(足夠)之後,加上although diminished──雖然在減少中,卻是可圈可點。此部分美帝認定,香港的自治程度,在減退之中,對香港未來是否享有高度自治,持比較負面的態度。

這裏,究竟何謂sufficient呢?何謂足夠呢?當美帝以sufficient來考慮是否繼續給予香港,享有《香港政策法》下的特殊待遇之時,究竟在此語境下,美帝用什麼準則來評核香港的自治情况呢?翻查去年及今年的報告,美帝從來沒提過任何準則。在《牛津字典》裏,sufficient一字解作enough for a particular purpose,即是足夠達至某些目的。在法律上,有sufficient evidence之辭,係指有足夠的證據支持法庭作出某些決定。即使如此,一般老百姓亦未必理解怎樣為之「足夠」,究竟是美帝政府主觀地認為,根據其官員的認知,而達至一個香港有沒有足夠(sufficient)的自治程度之結論,抑或美帝是有一套客觀準則,一籃子條件及標準(用北京的術語就是「紅線」),以驗證香港的自治情况呢?如果沒有一套客觀驗證,只是憑某些美帝官員的主觀認知,只是憑美帝某些官員與香港某些特定黨派人士會面及接觸,從而達至自治程度是否「足夠」(sufficient)的結論,似乎有些偏頗,即是龍門任擺也。

美總統可隨時改變香港特殊待遇

其二,美帝政府是否會根據《政策法》的報告結論,然後作出會否延續或取消香港享有特殊待遇的建議呢?外界有一套想法,認為一俟美帝公布《政策法》報告之後,直至下一份報告(即最遲2020年3月31日)之前,美帝會繼續維持給予香港享有特殊待遇,為期一年吧。但是,翻查《政策法》之條文,卻不盡然。第一,美帝總統享有給予、取消及恢復香港特殊待遇的權力。即是說,侵侵(特朗普)是可以根據《政策法》賦予的權力,作出相關的制裁。第二,此行政權力並沒有與《政策法》的報告周期掛鈎,換言之,美帝總統可以隨時決定改變香港特殊待遇,而毋須等候《政策法》的報告。

這個總統的行政權力,特別是後者,可謂懸在香港政府頭上的一把刀。因為剛才已經說過,美帝在衡量香港有沒有「足夠」自治的情况時,是用其主觀驗證,沒有所謂客觀因素或紅線。其次,若美帝總統需要作出制裁,亦毋須依照《政策法》的報告而作出,而是當他認為香港自治程度不足以賦予特殊待遇時,就可以作出任何制裁的決定,用最極端的說法,即是幾時都得。最後,必須要說的是,這個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做法,是美帝總統根據其美帝國內法律而作出的決定,而非美帝透過聯合國或其他國際組織而作出的。所以,外界可以做的,極為有限,頂多去美帝的相關部門、國會以及政治組織等,進行游說而已。

有外商告訴筆者,香港修訂引渡的相關法例,已經令到他們在珠三角營商,感到擔憂。而如果《政策法》又為營商帶來不穩定因素,其在珠三角的發展及部署,需要重新評估。當然,直至現在為止,暫時未見有表面迹象,美帝政府正利用《政策法》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又或者利用《政策法》,建立一種特殊的「美港關係」,將香港事務從中美關係之中拉出去,製造「三腳櫈」。但觀乎美帝近期頻頻向香港民主派招手,在引渡法修訂方面,美商會又提出相當大的聲浪,這個趨勢需要密切注意。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