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立:「剔除商業罪行」也救不了你們

【明報文章】最近政府利用一宗在台灣發生的涉嫌謀殺案件,去提出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賦予特首毋須透過立法會許可,就可啟動單次引渡請求;若法庭發出拘捕令,就可引渡逃犯到未有引渡協議的台灣、中國大陸和澳門。

雖然事件發生在台灣,但這個修訂卻包括了中國大陸和澳門。有人聲稱是台灣提出要求,而台灣陸委會則直斥是「胡說八道、推卸責任」,並表明不接受逃犯條例的修訂方式,不接受香港以「一個中國」作為前提去交涉。結果很可能是修訂之後台灣並不接受,這意味着,這處理不了當初聲稱拿來當修訂理由的案件。

除此之外,商界代表對此表達疑慮。他們表示,擔心中國大陸司法制度不透明,害怕在中國大陸營商時會不慎「觸雷」,而導致自己有在香港被拘捕引渡的危險,而不敢貿然支持修訂。除此之外,美國警告這會影響美港之間商業雙邊協議的實施,這無疑也對香港的經濟產生威脅。

根據《明報》報道,經民聯林健鋒表示,工商界擔心修例後誤墮法網,問政府會否調整修例,希望剔除涉及商業和經濟過失的罪行。

提出要剔除商業及經濟過失的罪行,自然就是認為自己很容易就會在這部分「觸雷」,甚至不少香港商人在中國大陸的生意,早已經踩進了灰色地帶,甚至已經違法,只是未有被追究。

假設剔除了相關的罪行,商界是否就可放心?

犯了何罪或有否犯罪 根本不重要

如果我們信任中國大陸的司法,那麼自然不存在這些爭議。我們會有這些爭議,是很多人不相信中國大陸的司法,覺得司法有問題的國家,是那種法律寫得嚴苛漂亮,執行起來卻完全是看心情的、沒有標準的國家。通常這樣的司法系統,會導致不公正的審判、違反條例的判決、自相矛盾的法律、莫須有的控罪。

司法不可靠的一個常見迹象,就是「先射箭後畫靶」,先想拘捕或檢控一個目標,再去找令檢控與拘捕成立的罪名。換言之,你犯了什麼罪,或者甚至有沒有犯罪,根本就不重要;他們想要治你的商業犯罪或經濟犯罪,檢控你的理由卻可以是涉嫌危險駕駛。

銅鑼灣書店事件的桂民海,並不是因為出版任何刊物而被捕的,而是因為「酒後駕駛導致女大學生死亡」而被捕的,整件事就只是一個交通意外。所以,剔除商業及經濟罪行,真的必要嗎?其實真的以商業及經濟罪行移交,是會驚動國際的,所以各位不用擔心。

但在中國大陸做生意的商人,假如因為「別的罪行」而被移交,再在當地被檢控商業或經濟犯罪呢?那麼,很抱歉,這是救不了你們的。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