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恩灝
下一篇
上一篇

黎恩灝:讀《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

【明報文章】上周四美國國務院發表了2019年《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下稱《報告》),和去年報告相比,措辭明顯更強硬(註1)。單從報告「主要發現」(key findings)可見,今年《報告》除繼續指中國大陸政府連串對港行動偏離《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高度自治的承諾之外,更斥責中央地府加速干預香港事務,走向負面發展的態勢。而且,《報告》和去年不同,指香港自治程度「充分」,但加上「儘管已減少」的字眼。關於「影響美國利益的其他事務」,包括香港民主發展、表達和結社自由進展等,一如以往佔整份報告篇幅三分之一。

美立場非絕對標準 批評中港內容中肯

《報告》除檢視和評價港美雙方在經貿、文化及兩地人口流動的變化外,亦不時分析、批判香港的人權狀况,以及中國大陸政府干涉香港本地事務的影響。這些政策論述報告,實質上是美國政府「人權外交」的一環。從進步社運的角度看,美國政府的人權立場當然非絕對標準;美國政府對人權的言行也非「知行合一」。自特朗普上場後,推動排外的移民政策和邊境政策、高舉「白人至上主義」的修辭和論述、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舉措,不單加深國內種族、族群和性別歧視及衝突,也令人質疑美國政府對保障國際人權有多大承擔。而且今年《報告》仍隻字不提香港移民工、家務工遭剝削,猶如「現代奴隸」的慘况,也未對港府漠視族群矛盾、種族和性傾向歧視提出批判,足證美國政府的「人權外交」關注公民政治權利,遠多於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反映它在反歧視和促進平等權利力度不足、視野保守,符合美國國情。

雖然如此,《報告》批評中國大陸政府干預香港本地事務,又指斥港府迎合中國大陸政府優次,損害香港基本人權自由,內容其實相當中肯。《報告》分析香港人權和自治問題,涉6個範疇:結社及行動自由、表達自由、學術自由、網絡和新聞自由、民主制度發展,及實施「一地兩檢」帶來的問題。具體關注的事件,有政府拒絕為時任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續工作簽證、取締香港民族黨、提交國歌法草案、以政治理念為由撤銷劉小麗參選立法會補選和朱凱廸參選村代表選舉的資格,及一地兩檢容許中國大陸法律實施於香港的問題。

總的來說,《報告》認為上述事件多數折射中國大陸和港府去年針對港獨「紅線」的行動,令香港的政治空間受到新限制,亦令美國在港利益受損。儘管香港在其他方面的自由權利未受損害,但中央政府對港政策已轉向收窄、削弱香港的自由,甚至有模仿中國大陸威權管治的態勢。《報告》明言,香港愈多政治限制,或會削弱國際商界信心。

《報告》亦反映了國際社會和商界憂慮一國兩制只是遮羞布,掩蓋實質人權自由被削弱,逐漸走向大陸化。事實上,中國大陸政府打壓及剝削國民、異見人士、宗教組織和少數族群權利的「成功之道」,往往是透過違反人權的法律、司法不獨立的法院和濫用公權的地方官員。中國大陸的法治、司法獨立和官員問責水平,難以和國際人權公約及法治標準接軌。「世界正義計劃」今年發表的法治指數,顯示中國大陸全球排名第82;各項指標中,以政府不干預司法、權力制衡、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分數最低(註2)。最近《逃犯條例》的修訂爭議,政府和建制派多番巧言令色,亦難以說服政治立場一貫保守的商界無條件支持草案,箇中根本原因,就是中國大陸法治水平遠低於國際標準,從商者的利益、人身安全和權利難以受到司法保障。

保商界利益 須有法治人權自由

當然,誠如文首所述,港人毋須天真地認為美國政府真心誠意關心香港民主、人權發展。《報告》要反映的是美國政府如何看待港美關係,尤其是美資利益。《報告》支持繼續實施《美國-香港政策法》,並繼續港美雙邊協定,如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等。

但要保障商界利益,始終要有穩固的法治和充分的人權自由。也許對不少商人來說,他們享受的自由並未受損,畢竟並非人人都是異見人士,可能擁有消費自由、市場自由和不涉「紅線」的言論自由就足夠。但保障政治異見者的言論、表達、結社自由,本身就有監察和防止當政者貪腐、濫權,保障政府資料透明、程序公正的價值。政府有義務保障民眾知情權,向納稅人負責地運用公權公帑,受代議士、媒體、異見者監察,方能保障公民的自由和政治空間及公平營商環境。司法獨立和限制政府權力的法治精神,就更形重要。

倘真切落實人權公約 何來成話柄?

這些論點其實是政治ABC,對一群剛愎自用、以保障政府和特權階層利益為先的政府官員來說,《報告》的批評當然難以入耳。可是為官者也不妨想想:若中港政府恪守國際人權責任,真切落實國際人權公約,容納異見人士和組織繼續享有平等的公民和政治權利,香港人權自由狀况又何能成為美國批評中國大陸和香港政府的話柄?

註1:bit.ly/2TlLRwF

註2:bit.ly/2T8Wnwl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候選人

[黎恩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