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台灣不想做第二個香港

【明報文章】賴清德參選台灣總統,還放話:台灣不能做第二個香港、西藏。究竟香港、西藏在台灣眼中,是什麼樣的定位?

其實西藏才是最早的「一國兩制」例子。

今年是1959年西藏騷亂事件60年。1950年當共產黨在昌都打敗藏軍,並沒有直入拉薩,反而簽下「17條協議」,包括西藏「自治」、「對於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

這幾個重心條款幾乎就是「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內容,同樣現行制度不變、實施高度自治。

但最後為什麼未能成功?有說中共不守承諾,正如賴清德所擔心的,一紙和平協議不能保障和平。但也有研究西藏的學者相信,這是客觀上「一國兩制」注定失敗。

王力雄寫的《天葬:西藏的命運》,便分析西藏的「一國兩制」為何失敗。他認為並非共產黨不守信用,因為共產黨相當克制,大體遵照「17條協議」,沒有把席捲全國的「民主改革」在西藏實施,甚至「17條協議」某些內容如成立「西藏軍政委員會」,毛澤東都沒有急於實施。

毛澤東的態度是:「你們害怕,只好慢點執行。今年害怕,就待明年執行;如果明年還害怕,就等後年執行。」

香港市民是否非常熟悉?這不就是「23條立法」的處境嗎?香港人如毛澤東所說「你們害怕」,所以不想立法;而共產黨對待香港,也和當年對待拉薩一樣——拖字訣。愈是拖延愈不可能實施,既然長時間不執行也無事,便沒有誘因執行了。

不可調和的「兩制矛盾」

另一個更重要原因,是「兩制」存在先天不可調和的矛盾。西藏實行政教合一,但偏偏共產黨是無神論。毛澤東認為宗教就是精神鴉片,絕不容許有另一個權力中心以宗教和自己分權。如果實施「一國兩制」,便要容許自己領土有部分人民可以吸食精神鴉片。

這些都是本質上的矛盾,所以才要用「兩制」妥協。但亦由於是本質的矛盾,所以注定不能妥協。

香港也有不可調和的「兩制矛盾」,便是「民主」與「專制」。這些年在普選議題上,這些矛盾完全突出。

王力雄在《天葬》總結:「如何設想……這邊生活在中共的集權專制下,另一邊則生活在達賴喇嘛的西方民主制之下呢……惹怒了中共的異議人士,只要抬腿跨過兩制的邊界,進入實行了民主制的西藏,中共的秘密警察是否就再不能對他們進行追究?」

最近的移交逃犯協議修訂風波,簡直就是最佳註腳。

所以西藏的「一國兩制」失敗並非某一方不守諾言,而是設計上便注定失敗。香港步其後塵,台灣看在眼裏,自然不想做第二個香港和西藏。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