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立:維持單程證配額 正導致人道災難

【明報文章】最近有醫護人員發表意見,認為要停止醫療超載問題惡化下去,就必須檢討及削減單程證。這刺激了很多相關的團體與個人反對,包括部分高官。他們不約而同地主張,之所以必須有那麼多單程證配額去讓中港婚姻在港「家庭團聚」,是基於「人道理由」。

單程證是否在促進人道?

人道,就是主張人類應該關懷與尊重每一個人類。而人類文明與社會整體的責任,就是令每一個人類都變得更幸福,及盡可能消除人類的不幸。

這是為何為飢民提供糧食是人道支援,因為不想有人因飢餓而痛苦;為何我們要提供乾淨的食水,是因為污染的食水會令人生病而痛苦;為何要令人類不再有人做奴隸,因為要維護人的尊嚴;甚至我們在敵國遇上天災時也願意派出拯救人員,也是因為我們把消除別人的不幸當成一種責任。

那麼,單程證是否真的在促進人道?可見,標準是單程證本身到底令人類的生活條件改良還是惡化?能夠促進幸福、減少不幸,還是反過來增加不幸、減少幸福?

首先,香港的租金昂貴、居住環境狹窄,已是世界頂峰。香港人的人均居住面積,在人類世界是數一數二的小。本地土生土長的基層,人均居住面積相當狹窄,很多人成年後也必須與父母同住,沒有獨立的房間,也沒有什麼私隱。這種擠迫也激化了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令家庭不和,甚至引發悲劇。

而不斷的移民進入,導致本地人居住環境更難改善。而移民上了公屋,居住環境也通常比移民前惡化,因為香港未能提供足夠能負擔的居住空間,本地人與新移民的生活,都同時惡化。這樣明顯就是違反人道。

而最近的公共醫療問題,就更加明顯。現在基層輪候公共醫院,需要排以年計的隊;急症室,則也要多個小時;病房有如戰地醫院,病人要睡在臨時牀位。

等候醫療不僅漫長而且痛苦,公共醫療資源的難以取得,會令病人病情惡化甚至死亡,這也絕對是違反人道的。前線醫護人員的壓力爆炸,變成非人生活,不也是人道問題?這不僅是本地人,新移民——特別是他們的下一代——也是受害者。

其實有一個數據,我建議大家重視一下,就是家庭團聚之後離婚的個案數量。這反映了有多少家庭在團聚後反而更不幸。

不應令幾百萬人的人道問題惡化

家庭團聚是幾萬人的人道問題;居住環境與醫療,則是幾百萬人的人道問題。我們重視人道,就更不應該令幾百萬人的人道問題惡化。只要比較一下,全世界的移民家庭團聚的制度,都比香港更人道,因為他們會重視團聚後的生活品質不下降。

而且,中港婚姻要團聚的話,還有多個選擇,不一定要在香港,也可以是香港以外的大灣區。政府既然鼓勵香港人上大灣區發展,就應該鼓勵中港婚姻在大灣區團聚,也能讓他們能夠迎接大灣區的發展機遇,同時紓緩香港公共醫療與房屋的負擔。這才能促進人道。你找個人來看看大家住的環境和公立醫院的情况,他們只會感到香港正經歷人道災難。

在香港的房屋供應以及公共醫療系統游刃有餘的情况下,香港才能夠承受那麼多的單程證。而今天,香港已明顯飽和。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